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二章 步步为营(三)
    “大都督,末将惭愧,未能识破贼军阴谋,以致兵败至此,末将……”

    司马懿溜得实在太快了些,饶是庞德所部皆骑军,也愣是没能抓住其队尾,无奈之下,也只能匆匆打扫完战场,掩护着达达尔古的残部撤回到了大营中,此一战下来,达达尔古所部死伤竟是多达近千之数,对此,身为主将的达达尔古自是惭愧得不行,不顾身上箭创未曾包扎,满脸羞愧地便跪在了张郃的面前。

    “此一败与将军无关,是某小觑了司马小儿所致,某自当向主公请罪,将军身上有伤,且先回营包扎,日后自有报此血仇之时。”

    张郃向来便不是委过于人之辈,自不会真去计较达达尔古的败仗之罪,好言好语地安抚了其一番之后,又着令身旁亲卫将达达尔古护送回了其本部驻扎地。

    “大都督,如今司马小儿既是率部麋集于此,想来轵关城中必是空虚无比,末将请命率部连夜赶了去,当可一举拿下关城,到那时,司马小儿不过是瓮中之鳖尔,且看其又能嚣张到几时!”

    这一仗下来,虽是基本全歼了**所部,又击退了司马懿的伏兵,可论及战损比的话,幽州军虽占优,却也算不得理想,庞德对此自是难感满意,待得达达尔古去后,忍不住便提议了一番。

    “不妥,轵关城虽有空虚之可能,然,那司马小儿既是敢来袭击我军,于关城处必会有所安排,我军若是轻兵前去,恐未见得便能一举攻下关城,倘若此獠突然袭我先锋军后路,战必不利,与其如此冒险行事,不若照计划平推而进,结硬寨,打呆仗,纵使司马小儿再如何油滑,也必难逃一败。”

    听得庞德这般建议,张郃的眼神陡然便是一亮,可略一思索之下,又觉得不太适宜,左右己方所领受的将令只是一个月内拿下轵关即可,如今时间还充裕得很,根本没必要去冒险行事。

    “如此也好,待得抓到了那司马小儿,老子定要给其好看!”

    庞德本来还有些不甚服气,可一想到今日一仗中,司马懿的连环计之妙,庞德的警惕心也自大起了,并未再坚持先前所提出来的奇袭之策……

    “报,禀大人,贼军日行只三十五里,申时四刻便即安营扎寨,周边明暗哨密布,小人等实无法靠得稍近。”

    司马懿逃得飞快,在摆脱了庞德所部的追击之后,便即又钻出了山林,连撤了百里之距,而后便又埋伏在了轵关前的山林间,准备等幽州军轻兵来取关时,再从后给幽州军来上个致命一击,这等想法无疑很美,可惜张郃并未上当,司马懿等来等去,都愣是没能等到幽州军的分兵前来,等来的却是己方哨探传回来的不祥之消息。

    “传令下去,全军撤回关城。”

    听得报马这般说法,司马懿的心顿时便沉到了谷底,不得不悻悻然地下达了撤军回关之命令,此无他,在张郃平推稳进的战略面前,司马懿手中的筹码有限,就算再如何花样翻新,也断然不可能奈何得了幽州军,一旦稍有不慎的话,反倒有着全军覆没之危,到了目下这般田地,除了回关备战之外,司马懿已是再无甚旁的法子好想了的……

    建安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巳时正牌,公孙明所部八万主力进抵白沟,隔河与屯于黎阳的刘延所部四万两千大军形成对峙,而此时,一路向白马急赶的郭嘉所部八千精锐步骑还尚在半道上,最快也须得七日后方才有可能进抵黎阳,有鉴于此,公孙明决定次日一早便发起强渡,争取在郭嘉所部赶到前,先拿下黎阳,以绝郭嘉增援刘延所部之可能。

    白沟,黄河未改道南移前,一直是黄河的支流之一,因其河水一年四季皆清澈透亮,有别于黄河的浑浊,加之河面并不算太过开阔,故而得名白沟,当然了,白沟的不宽只是相较于黄河而论的,实际上么,哪怕是隆冬时分的枯水季节,白沟的河面也足有着百余米之宽,河水湍急且冰冷,人马根本无法涉渡,早在幽州军进抵前,刘延所部便已将河面上所有的民船全都收拢到了南岸,公孙明所部大军要想过河,唯有伐木造筏一条路可走。

    隆冬的天亮得迟,这都已是辰时三刻了,也就才刚大亮而已,天阴沉沉地,一反前几日暖冬的和煦,寒风刺骨,真有了几分隆冬之景象,似这等天候显然不太适合发动渡河之战,然则幽州军偏偏就出动了,只不过出动的兵马并不多,也就只有偏将军丁屯所率的四千步骑而已,个中步卒不过三千罢了,虽也扛着木筏、木桨等渡河用具,可看起来并不像是要强渡,倒像是要勘察水文的情况居多,对此,曹军显然不是太在意,也就只派出了偏将军李尊率五千步骑到河边监视幽州军的行动,至于主力么,根本不曾做丝毫的备战之准备,主将刘延甚至还在中军大帐里摆上了宴席,以犒劳手下诸将。

    “全军听令,卸甲,脱衣!”

    丁屯率部进抵河边之际,曹军步骑也已几乎同时赶到了对岸,隔着滔滔的河水,不时地发出一阵阵谩骂之声,然则丁屯根本不加理会,集结好了队伍之后,便见丁屯一把拽下身上的甲胄,往地上重重一掼,厉声便断喝了一嗓子。

    “疯子,一群傻瓜!”

    “幽州大傻,滚回家去罢。”

    “哈哈……,蠢货,幽州小儿,有种的就游过来,爷们等着尔等来战。”

    ……

    随着丁屯一声令下,三千步卒齐刷刷地便解下了身上的甲衣,尽皆赤着上身,按着丁屯的口令,就地打起了拳来,动作倒是整齐划一,可在这大冷的天里锻炼身体,怎么看都是傻子之行径,一阵曹军将士先是愕然,而后尽皆轰然大笑了起来,不断地以污言秽语挑衅个不休,闹腾得个欢快无比,然则丁屯一概不加理睬,依旧不紧不慢地喊着口令,引领着手下将士有条不紊地做着热身运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