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一章 步步为营(二)
    “呀哈!”

    于飞驰中的骑军而论,一里之距不过就只是眨眼间事而已,不等营中的幽州军将士有所部署,**已率部高速冲到了简陋无比的栅栏前,但听其一声大吼之下,双臂猛然一送,手中的长枪便已若闪电般地刺出,准确无误地挑在了栅栏横隔上,再用力一挑,竟然借着战马的冲劲,生生将稀疏的栅栏挑得就此散了架。

    “突进去,放火,给我烧!”

    见得己方如此顺利便冲进了幽州军后营之中,**当即便兴奋得几乎难以自持,大吼连连地纵马便要向后营中央堆砌着的那些粮车直冲而去。

    “放箭!”

    **显然是得意得太早了些,就在其吼声未落之际,却见粮车堆砌处前方的一排帐篷突然被人从内里掀开了帘子,露出了内里密集排列的大批弓箭手,那一张张弓赫然皆已拉得浑圆,这都还没等**反应过来呢,就听一声大吼突然响起中,众多的幽州军弓箭手们立马齐齐松开了扣在弦上的手指,刹那间,无数的雕羽箭密集如蝗般便向高速冲来的曹军骑兵暴射将过去。

    “中计了,撤,快撤!”

    措不及防之下,呼啸而来的曹军骑兵中箭者当真不在少数,就连**也没能幸免,好在身中的四箭都不在要害处,**勉强还能端坐在马背上,眼瞅着情形不对,他哪还有胆子再纵马向前,强忍着伤痛,拼命地一拧马首,便要掉头向营外逃了去。

    “张郃在此,蟊贼,哪里逃!”

    **的反应倒是不慢,可惜既已中了伏击,要想逃出生天,又哪有那么容易,这不,就在**刚勉强完成调转马首的动作之际,却听一声大吼中,张郃已率两千骑军从右翼杀出,与此同时,更有大批的幽州军步卒从左侧包抄而至,可怜曹军骑兵们正自纷乱不已间,除了队尾处那寥寥数十骑见机得快,趁乱逃出了幽州军大营之外,余者不是死在了乱箭之下,便是被幽州军两翼伏兵彻底困死在了场中。

    “突出去,杀啊!”

    尽管已陷入了绝境之中,可**却依旧不肯束手就擒,也自不顾身上的箭伤之疼痛,拼命地打马在乱军中冲杀,试图仗着个人之武勇,杀出一条血路来。

    “狗贼,受死!”

    **的武艺虽只是一般般,可毕竟是员战将,手底下还是有的真本事的,这一发狠狂冲之下,还真让他连连挑杀了数名冲上去拦截的幽州军骑兵,竟是凭着一己之力,杀到了包围圈的边缘,可惜他的好运也就到此为止了——早就在盯着其的张郃终于快马赶到,斜刺里便是一枪挑向了**的左肋。

    “呀……”

    **此际已是杀红了眼,这一见张郃挺枪刺来,竟是不避不让,反手一枪便捅向了张郃的胸膛,浑然就是一派以命搏命之打法。

    “噗嗤!”

    **倒是想拼命,可惜他根本不够格,哪怕其出枪也自果决得很,却又哪能及得上张郃的神速,没等其招式放尽,张郃刺出的枪势便已若闪电般杀到,只一击便已捅穿了**的小腹,再一挑,就见**残破的身体已是猛然飞了起来,一路洒血地横飞出了两丈开外,这才重重地砸在了地上,一口气没能喘将上来,便已是口鼻鲜血狂喷地歪了脖子。

    “杀,一个不留!”

    哪怕都已是一枪挑杀了**,可张郃心中憋着的邪火却并未稍减多少,冷声便下了格杀之令,可怜众曹军骑兵在幽州军两路伏兵的打击下,本就已没剩下多少人马了,哪怕再如何顽抗,也经不住幽州军优势兵力的围剿,一炷香不到而已,除了最先逃走的六十余骑之外,余者全都横尸当场……

    “儿郎们,撑住了,援军须臾即至,杀贼,杀贼,杀贼!”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就在张郃挥军围杀**所部之际,达达尔古也已陷入了开战以来的最大之危机——其所部将士大多已在乱战中被冲散,而紧跟在其身后冲杀的亲卫队也已是越打越少,两刻钟的冲杀下来,还能跟随其后的亲卫骑兵也就只剩下百余骑,余者不是战死,便是被冲散得不知去向了,至于步军么,大部分都已溃逃了去,只剩下千余人马,还大多被曹军分割围杀着,纵使如此,达达尔古也自不肯撤退而逃,依旧率部往来冲杀着,试图将被围攻着的己方将士聚集在一起。

    “一体举弓,射死那厮!”

    达达尔古的奋勇冲杀自然不是没有效果的,随着其不断地在乱军中突击而进,被分割开的幽州军步兵有不少被其救出,渐渐汇集成一股,虽尤显被动无比,可好歹算是勉强有了一点自守之力,一见己方数次强突,都未能再度将达达尔古所部分割开来,司马懿可就不免有些急了,匆匆招来了近百名弓箭手,瞄准奋勇冲杀的达达尔古便是一通子乱箭射将过去,浑然不顾这等乱箭是否会殃及正与达达尔古缠斗不休的己方袍泽。

    “啊……”

    司马懿这一招着实狠辣无比,与达达尔古缠战着的数名曹军百人将皆被乱箭射下了马去,而达达尔古同样身中数箭,虽尚能勉强稳坐马背,却已是疼得惨嚎不已,再也握不住手中的长枪,只得伏鞍退避回了手下亲卫群中,再无一战之力。

    “贼将已死,诸军用命,杀光贼子!”

    达达尔古这么一伤重退后,幽州军刚刚有点起色的势头立马便被遏制住了,一见及此,司马懿自是不会错过这等痛打落水狗之良机,狂吼着便指挥手下将士对残存的幽州军将士发起了围剿之战。

    “呜,呜呜,呜呜……”

    就在达达尔古所部败亡在即之际,却听一阵凄厉的号角声暴然而响中,庞德已率五千骑兵打着火把高速从大火冲天的东恒城东处狂飙而来。

    “全军撤退,进林!”

    见得幽州军援兵大至,司马懿便知己方歼灭达达尔古所部的战机已然丧失,虽是不甘得很,却也没敢再恋战,一声呼喝之下,率部掉头便逃,不多会,便已隐入了林子中,再也难觅其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