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八章 郭嘉出马
    “啊……,痛煞老夫了!”

    许都,丞相府的大堂上,三两眼看完了青州急报之后,曹操猛地便摁住了左侧太阳穴,嘶声地便惨嚎了起来。

    “快,快传医官来!”

    曹操这等痛苦之状一出,随侍在侧的诸般文武们顿时便全都慌了手脚,唯有荀彧反应最快,紧着便高呼了一嗓子,旋即便见数名医官匆匆从外而入,抢着便要为曹操诊治上一番。

    “老夫没事,尔等退下!”

    尽管已是双眼血丝密布,然则曹操却并不打算任由众医官们施治,这都还没等众医官们靠近呢,就见曹操已是不耐至极地猛挥了下手,跟赶苍蝇般将众医官们全都赶下了大堂。

    “明公,您这是……”

    这一见曹操的反应明显不对劲,荀彧哪敢放心得下,赶忙试探出了半截子的话来。

    “唉……,文则中途遇伏,水师全军尽墨。”

    在场的都是心腹手下,曹操自是不会有甚隐瞒,但见其满脸苦涩地摇了摇头,声线暗哑地便将水师惨败的消息道了出来。

    “嗡……”

    在这等河内郡的战事即将大起之际,倚为水上长城的水师居然被幽州军给全歼了,这等噩耗当即便令众文武们皆为之心慌不已,乱议之声顿时便就此大起了。

    “明公,水师既墨,河内已是难守,今,贼军尚未大至,不若且将军民皆撤到河南,空遗一片荒芜,公孙小儿便是取了去,也无甚大用。”

    陈群有心要表现一下自己的战略之能,此际见得众文武们只顾着私下乱议,却无人站出来言事,自以为得计,这便紧着从旁抢了出来,朗声便进谏了一番。

    “不可,河内若失,贼军水师便可在大河上往来纵横,再难有钳制之可能,贼军随时可以优势兵力从各处渡河南下,我军处处设防等若处处无防,积重难返之下,势必衰矣。”

    陈群话音刚落,还没等曹操有所表示,荀攸便已紧着从旁抢出,旗帜鲜明地表明了反对的意见。

    “公达所言正是老夫所虑啊,公等且都议议看,可否将公孙小儿诱过河来。”

    在没有水师之强力掩护的情况下,河内郡就是块飞地,补给艰难,根本无法在强悍的幽州军面前守上多久,更为麻烦的是河内郡地势平坦,极其适合幽州军发挥骑兵众多之优势,曹军纵使将主力都投入河内郡中,怕也难有太大的胜算,有鉴于此,曹操自是又起了再发起一场官渡之战的心思。

    “明公,那公孙小儿自掌军以来,所向披靡,战功确是赫赫,然,其心必骄无疑,我军若能于黎阳设谋大胜其一回,而后再假意示弱,全军撤回白马,此獠若是盛怒来追,官渡之战或有重演之可能。”

    曹操话音刚落,就见李典已从武将队列里昂然而出,高声进谏了一番。

    “嗯,曼成(李典的字)所言不无道理,诸公看可行否?”

    目下曹军的主力虽尚在许都一带,可手下猛将却是大多派去了外地,个中夏侯惇、徐晃还在关中蒲城一线,而曹仁、张辽等大将又远在青州,以手头之实力,攻不足,守有余,跨河作战固然不成,可若能将公孙明的主力骗过黄河,曹操还是有信心凭着地利之优势,跟公孙明好生周旋上一番的,而一旦己方分散各地的大军能及时回援,一场官渡之战的辉煌旧事或将重演,正是出自此等想法,曹操心下里其实已有了决断,只不过为了慎重起见,还是多问了众心腹们一声。

    “明公,请恕某直言,那公孙明实非志大才疏之袁绍可比,纵使我军如何设谋,怕也难诱其仓促过河,一旦事有不谐,反倒易遭其算计,此万不可不慎啊。”

    这一听曹操有意要跟公孙明来上一场大决战,郭嘉可就稳不住神了,赶忙从旁闪了出来,语出谨慎地进谏道。

    “唔……,那依奉孝看来,我军当何如之为宜?”

    这一见是郭嘉站出来反对,曹操原本已定下来的决心自不免又动摇了,尤其是想到前些日子,郭嘉可是曾劝说自己不要轻易调动水师,以免遭幽州军之算计,结果竟是一语成谶了,一念及此,曹操心底里的惭愧之意不由地便大起了,一张老脸登时便烧得个发红。

    “死守河内,但消轵关、天井关不失,再能稳守黎阳数月,敌军师老兵疲之下,怕是不得不退,如此,朝廷便可转危为安,一旦水师得以重建,彼此隔河对峙之格局即成,假以时日,未必没有北伐之机会。”

    前番郭嘉之所以提议放弃河内郡,那是因着曹军水师尤在之故,能以此来遏制幽州军的渡河攻击,故而河内郡是否掌控在手都无足轻重,可眼下形势已然更易,河内郡便已成了不得不争之地,对此,郭嘉显然有着清醒无比之认识。

    “死守黎阳?唔……”

    重镇黎阳若是能守得住,幽州水师便没了驻节之点,自然也就无法长驱直入,纵使强自闯入,也无法持久,从战略角度来说,黎阳自是不能轻弃,问题是眼下幽州十数万大军即将压境,兵微将寡的刘延与孙观怕是根本抵挡不住,而己方主力若是贸然过河的话,却又恐被幽州水师乘虚袭了后路,真到那时,不单守不住黎阳,怕是连许都都有可能不保,这等险,曹操实在不敢去冒。

    “明公若是信得过,某愿往黎阳一行。”

    只一看曹操的脸色,郭嘉便知其究竟在担心些甚,但并未说破,而是昂然自请了一句道。

    “嗯,好,有奉孝愿去,老夫无忧矣,就不知奉孝可要带多少兵马前去?”

    曹操对郭嘉之能自是深信不疑,此际听得其自告奋勇,老怀自是大慰。

    “兵不在多而在精,某只要许褚之虎豹骑并五千精锐步军足矣。”

    郭嘉并未狮子大开口,只略一盘算,便提出了个不算太高的要求。

    “好,老夫准了,河内诸军政事宜皆一体由奉孝节制,敢有违逆者,无论何人,奉孝皆可先斩后奏。”

    郭嘉这等自信之言一出,曹操登时大喜过望,毫不犹豫地便给了郭嘉专伐之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