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三章 复仇之战(一)
    闻知袁谭一家被袁尚余部所杀,公孙明为之“震怒”不已,着令将袁谭一家厚葬之余,下令彻查此事,言称不管涉及到何人,都必将严惩不贷云云,当然了,那不过只是在做表面文章罢了,实际上,所谓的彻查也就只是雷声大雨点小而已,尽管每天都有不少人被军情局传讯,可最终查来查去也就只查到了一名收受贿赂的袁尚之旧部文官身上,然后,没有然后了,随着公孙明下令将此人处斩,以慰袁谭在天之灵后,便再也没了后续下文。

    “报,禀军师,主公密令在此,请您过目。”

    就在邺城声势浩大地展开调查内奸之际,一名信使却是飞马从邺城赶到了蒲山城,给徐庶送去了封密信。

    “来人,即刻去请何都督到此议事!”

    密信不长,也就只有几行字而已,然则徐庶却是看得很慢,良久之后,这才长出了口大气,眼神凛然地断喝了一嗓子。

    “末将参见军师。”

    水师大营离蒲山城还是有段距离的,尽管一接到传讯,何崇便已是快马一路急赶了,可待得到了城守府中,也已是半个时辰之后了的,这才刚一行上大堂,入眼便见端坐在上首处的徐庶浑身满是不加掩饰的杀气,何崇的心不由地便是一突,哪敢有丝毫的怠慢,赶忙紧走数步,抢到了文案前,恭谨万分地行了个军礼。

    “居山来得正好,主公有密令:曹军水师不日必将撤往上游,着我水师寻机出击,务必重创贼军,尔可能办得到否?”

    前番败于曹军之偷袭,徐庶一向引为平生之耻,这两个多月来,可是没少上本要求反击,奈何总被公孙明所制止,弄得徐庶都有些个心灰意冷了去,却不料就在冀州之战刚刚落幕的空档,居然来了这么封出击的密令,徐庶的心情当真是振奋得很,哪怕都已是过了大半个时辰了,脸上的潮红依旧没退,这一见着何崇已到,竟是连寒暄都顾不得,便已是急吼吼地将密令之内容简要地道了出来。

    “末将敢立军令状,不胜则死!”

    不止是徐庶日思夜想地要报一箭之仇,何崇又何尝不是如此,这两个多月来,为了能报仇雪恨,他可是没少琢磨破敌之策,从正面硬战到奇袭之法,全都想了个遍,求战的本章也早已不知上过几回了的,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出击之许可,何崇又哪会有甚含糊可言,亢声便亮出了态度。

    “好,居山能有此志气便是好的,然则曹军水师之实力恐并不在我方之下,此一战终归须得仔细部署了去才是,不知居山可有甚妙策否?”

    徐庶于荆州时倒是曾钻研过水战之法,去岁更是曾亲率水师作战过,可真要说到水战的能力么,也就只能说略懂而已,在这等大战将至之际,他自是不敢任性擅专。

    “军师明鉴,于禁那厮用兵谨慎,恐难以奇袭之策谋其,然,若是安排得当的话,或许能打其一个措手不及,于正面对决中一举败之。”

    这段时日以来,双方虽不曾再有过大战,可小规模的遭遇战却是没少打,双方各有胜负,总体来说,幽州军一方虽是略占上风,却也没太多的优势,个中于禁的谨慎用兵无疑是整体战斗力稍弱的曹军能扛得住幽州水师的根本原因之所在,对其人之能耐,何崇自是不敢掉以轻心了去。

    “哦?说说看。”

    双方在青州对峙了如此之久,徐庶又怎可能会不去精研曹军水师的特点,自是清楚己方无论是战舰的装备等硬实力还是将士的实战能力其实都比曹军水师要强出不少,真若是双方正面大决战的话,己方的胜面无疑居大,问题是于禁却是从来不给幽州军事正面大决战之机会,而今一听何崇自言有办法逼曹军水师决战,徐庶当即便来了精神。

    “此事说来也不难,我军既是知晓曹贼水师要撤往上游,自可提前出发,半道拦击,破之不难,所虑者,唯不知何贼军何时方会撤走尔。”

    何崇显然对手下水师舰队的战斗力有着绝对的信心,根本就不曾去考虑正面对决一事,所担忧的仅仅只是无法抓住战机罢了。

    “应该就在这几日了,按主公来信所言,曹贼既是要死保河内郡,必会尽快调其水师北上以为策应,只是具体日期尚难确定尔,某倒有一策,当得……,如此,定可叫于禁那厮放心大胆西向。”

    具体指挥水战一事,徐庶并不算再行,可要说到设谋坑对手么,那绝对是徐庶的看家本领,这不,只寥寥数语而已,便听得何崇为之眼珠子发亮不已……

    “末将参见大都督。”

    正所谓无巧不成书,就在徐庶紧急将何崇招来之际,于禁也恰巧被曹军大都督曹仁唤到了中军大帐之中。

    “文则来得正好,丞相来了密令,招水师尽快赶回白马,以策应河内郡之可能战事,调令在此,文则看何时动身为宜?”

    曹仁于摆手示意于禁免礼的同时,也自无甚寒暄之言,开门见山地便将曹操的调令道了出来。

    “大都督明鉴,此一路西进,途中唯有泺口古渡能有大寨可依,依我军战船之行程,逆水而上,须得四日,贼军船大风帆多,船速远较我军为快,若是被其侦之我军动向,一旦大举来追,恐难摆脱,若正面而决,我军实不占优,故,若欲西撤,还须得从容部署了去方好。”

    这一听曹操欲调水师西进,于禁的眉头不由地便是微微一皱,满是忧心地便给出了个说明。

    “嗯,那倒也是,文则打算如何行了去?”

    曹仁其实是满心不愿水师主力撤走的,此无他,己方水师一撤,就再难挡幽州大军的渡河,要知道对岸的幽州军可是有着近五万的精锐步骑,无论是兵力还是实际战斗力,都比他曹仁手下这四万五千余拼凑起来的杂兵要强得多,真若是幽州军大举来犯,曹仁可不以为自己的下场会比当初的夏侯惇强到哪去,奈何调令出自曹操之手,曹仁尽管不情愿,也自不敢有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