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一章 恩怨一刀了(四)
    “你不会,这一点,从尔密令华彦残杀三哥一家便可知尔就一薄情寡义之人,某没说错罢?”

    饶是袁谭都已是尴尬得无地自容了,然则公孙明却并未因此而放其一马,毫不客气地便道破了他不敢说出口来的心思。

    “某该死,某该死……”

    在性命即将不保之际,啥体面之类的,袁谭已然是顾不上了,再不敢以大舅兄自居,只顾着拼命磕头不止。

    “你是该死,然,上天有好生之德,某也不愿梅儿伤心,就给尔一个机会也罢,后日一早,在数十万邺城百姓面前,行公审之事,若是邺城父老认为尔不该死,那尔便能活,反之么,那就怨不得某无情了,尔可服气?”

    公孙明将袁谭唤进帐中,可不是为了炫耀一下胜利者的荣光,而是为了攻破袁谭之心防,以为接下来的收拢冀州民心奠定个基础,他本以为这会是一场艰苦的心理交锋,却万万没想到袁谭的内心居然是如此之脆弱,根本不堪一击,心下里难免有种一拳打到了空处的歪腻感,不爽之下,自也就懒得跟袁谭多费唇舌,随口便定下了决定袁谭死活的安排事宜。

    “啊,这……”

    这一听公孙明搞出了公审这么个古怪的审判方式,袁谭一时间还真就不知该如何作答才好了——袁家在冀州经营十余年,往昔也自没少行些善政,说起来在民间的威望自是不小,也勉强可称颇得民心,问题是民心这玩意儿素来善变,尤其是在袁家已然彻底败落之际,袁谭实在不敢保证邺城那数十万百姓能心向着自己。

    “某也不刻意为难尔,后日之公审便由高柔为主审官好了,来人,将此獠押往后营,严加看管。”

    于公孙明来说,袁谭的价值就相当于一件工具而已,能起作用固然大佳,不能,那也没啥太大的关系,大不了多花上些时间而已,有着已接近完善的政治体系在,彻底收复冀州之民心不过是迟早的事罢了,正因为此,在确认袁谭心防已崩溃的情况下,公孙明自是不打算再与其多谈下去了,挥手间便已下了道命令,自有凌锋等人轰然应诺之余,紧着便一拥而上,将袁谭架将起来,不管不顾地就此拖出了中军大帐……

    尽管公孙明只给出了一天的准备时间,然则在高柔、韩松等随行文官们的竭力操持下,公审前的各项准备工作倒也不曾出啥岔子,当然了,之所以能如此顺遂,关键还在于当初被袁尚驱逐出邺城的二十余外平民百姓如今还不曾回城,都被幽州军安排在了离城十数里外的十数处收拢营中,众百姓们极其感念公孙明的收容之恩,一听闻要公审试图谋杀公孙明的袁谭,群情激奋不已,在军情局诸多暗桩的鼓动下,“自发”地组织了起来,挖土筑高台、搭建观礼棚等事宜都被热情洋溢的民众们给包圆了去。

    公审本身同样顺利得很,袁谭虽试图为自身的“罪行”开脱,奈何华彦、郭图等关键同谋者皆已招供,再加上辛评、辛毗兄弟俩的指证,袁谭根本没办法矢口否认诸般指控,为求活命,当庭嚎啕告饶不已,可惜却未能打动旁观公审的众邺城百姓们,在军情局的巧妙安排下,二十余万百姓齐齐高呼喊打喊杀,最终,主审官当场宣判袁谭当受大辟之刑,然则公孙明却并未顺势就这么杀了袁谭,而是宽宏大度地下了赦免令,改大辟为全家流放辽东,冀州百姓闻此,皆称赞公孙明仁义无双,冀州原本散乱的民心登时大定,各郡、县官员纷纷明确表态并入幽州一系,短短十日之间,冀州全境连同青州平原郡皆已被幽州军就此纳入了版图之中。

    “诸公且都议议看,如今这等局面下,朝廷当何如之为宜?”

    冀州一夜变天的消息传到许都,曹操的偏头疼病当即便又复发了,没旁的,他本以为公孙明就算是拿下了邺城,可要想彻底掌控冀州全境,与袁谭间少不得还须纠葛上一段不短的时日,却不曾想公孙明居然就这么以霹雳手段解决掉了袁谭,如此一来,关中的局势可就真令曹操狠有些坐蜡之感了——自打张郃夜袭蒲城之后,韩遂便与曹军起了隔阂,不管钟繇等曹军将领如何劝说,韩遂就是不肯再向前进兵,这都蹉跎了近两月之久了,不单没能解决掉盘踞在夏阳的幽州军,反倒让马超趁机收拢了不少的残部,兵力再度恢复到了一万五千余之规模,如今已成了尾大不掉之势,正因为此,纵使头疼得厉害,曹操也不得不抱病将众谋士们全都唤了来,就在病榻前就时局之变化展开紧急磋商。

    “明公,今袁家兄弟既已先后败亡,河北一统之势恐已难阻,刘延所部若是再迁延黎阳不退,恐遭公孙明小儿骑军突袭,当尽快撤回为宜。”

    利用袁家兄弟拖住幽州军主力以便平定关中的战略构思乃是郭嘉的主张,只不过他并未能料到公孙明行事居然如此果决老辣,浑然不似一刚年过弱冠之人,倒像是个久历宦海之老手,以致于己方的谋算到如今有着彻底落空之可能,这个过失,郭嘉显然是责无旁贷的,有鉴于此,他一改往昔最后发言已定乾坤之习惯,头一个便站了出来,朗声提议了一句道。

    “嗯,那就着刘延即刻撤兵,将汤阴周边之百姓一并撤往黎阳,与河内太守孙观联兵一道,严防公孙明小儿突出奇兵之可能。”

    刘延所部在兵进河北之后,虽是以朝廷的名义,征召了万余新兵,总兵力已达两万六千余众,可相较于兵强马壮的幽州军来说,就这么点兵马,连给公孙明塞牙缝都不够,为防公孙明手下那机动力惊人的铁骑之突袭,撤走刘延所部乃是必然之事,只不过曹操却又不打算将黄河以北的地盘全都让给公孙明,故而并未完全采纳郭嘉的意见,而是折中地将刘延所部撤向了河内郡,以保持随时可以进兵骚扰邺城之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