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 穷途末路(九)
    生牛皮确实可称得上应对燃烧弹之利器,若是有足够的生牛皮在手,自是能最大限度地降低燃烧弹之效用,在明知幽州军大量装备此物的情况下,袁尚自是不可能没有准备,早在幽州军杀至邺城前,他便已下令大量囤积生牛皮,以应对幽州军的强攻,问题是所囤积的生牛皮基本上都在集中在外城,至于内城中么,根本就没多少存货,实际上,也就只有仓促找来的寥寥数张罢了,还全都集中在了袁尚的亲卫队手中,值此幽州军大举攻击之际,袁尚本人倒是靠着手下亲卫的拼死掩护,总算是有惊无险地躲回了城门楼中,可其余将士们显然就没那么幸运了。

    投石机的命中率并不高,发射的频率也不算快,可架不住幽州军布置在北城处的投石机密度实在是太大了些,不停地轮番攻击之下,城头上很快便烧成了一片火海,温度高得惊人,在这等情形下,不管是手中的大盾,还是身上的甲胄,都无法给冀州军将士们提供站稳脚跟的帮助,没等幽州军的燃烧弹攻势停歇下来,连同袁尚在内的近三千守军将士已是不得不退下了城头。

    守军将士们虽是被逼下了城头,可心底里其实并不甚忧心,此无他,城头的火势太旺了些,守军将士们固然无法在城头上立足,可城外的幽州军也自没法子乘虚枪登,待得火势消停将下去,有着梯道可资利用的守军将士们完全可以抢在幽州军冲城部队杀至城下前冲上城头,也自无须担忧会有措不及防之虞的。

    “嘭、嘭、嘭……”

    确实,这等冲天火势之下,幽州军是没办法发动登城战,可乘着冀州军无法在城头守御的空档,自有数十名幽州军敢死队官兵扛着燃烧弹冲近城门,不间断地将点燃了的燃烧弹往包了铜钉的城门上砸,顷刻间,木质的城门便已被烧得个噼啪作响。

    两扇城门确实很是厚重,厚度将近一尺,又是铁木所制,极其之坚固,可再坚固的木门终究还是木门,哪能经得起燃烧弹的持续燃烧,偏偏大火又是从外头燃起的,哪怕城中的守军已然发现了不对,却根本没法用水去浇灭外头的大火,更没胆子开门杀出城去,只能是无奈地坐视厚实的大门渐渐被烧灼得个焦黑酥软。

    “咣当,咣当……”

    没等城中守军想出个应对办法来,就见幽州军阵中一辆巨大的冲车已在数十名身强体壮的士兵之推动下,高速向城门处冲撞了过去,十数次的撞击下来,兀自燃烧着的城门很快便被撞得个摇摇欲坠——粗大的铁门栓倒是还能管用,可两扇大门的门轴处却因受热过巨而扛不住了,城头上的大火都尚未消停下来呢,大门便已被幽州军的巨大冲车给撞得轰然倒下。

    “全军突击,杀进城去!”

    城门方才刚倒下,这都没等幽州军的冲车让开通道,早已在阵前待命多时的幽州军第一步将张武便已是厉声咆哮了一嗓子,率三千精锐步卒有若潮水般向城门洞处狂冲了过去。

    “上,快上,挡住贼军!”

    这一见城门已然洞开,袁尚登时便急红了眼,他自己是不敢亲自上阵的,可却是用刀背胡乱地抽打着身旁的将士,逼迫手下步卒冲向了城门洞,试图以此来拦阻住幽州军的攻势。

    “轰……”

    冀州军有离城门近的优势,而幽州军一方却占着先前发动冲锋之利,两道人浪几乎同时冲到了城门洞的正中位置上,彼此对撞之下,当即便暴出了一声惊天巨响。

    狭窄的地形下,双方将士根本没太多的施展空间,只能靠着血勇之气彼此对耗,毫无疑问,握有心理优势的幽州军一方自然更占便宜,一番激烈的短兵相接过后,冀州军渐渐被打得立足不住了,战线不断地向城内推移了去。

    “快,甲、乙二营即刻上城,投檑木滚石,阻断敌后续部队!”

    这一见城门洞处的战事明显不利,袁尚可就真稳不住神了,不顾城头上的温度依旧高得惊人,嘶吼着便喝令两个营的士兵赶紧顺着梯道冲上城头。

    “弓箭手准备,轮番攻击,放箭!”

    张武乃是幽州军中最擅步战之人,又岂会不防着敌军从城上发动攻击之可能,早将两千弓箭手分别安置在了城门楼的两旁,就在守军将士们扛着檑木滚石准备往城下投掷之际,张武第一时间便下了道将令,旋即便听弓弦声暴然狂响间,密集的箭矢有若倾盆大雨般不断地射上城去,生生压得守军将士连头都难以抬将起来,虽是胡乱砸下了不少的檑木滚石,给幽州军步军造成了些损失,却不足以彻底阻断幽州步军的冲击脚步。

    消耗战考验的便是一支部队战斗意志,在这一点上,冀州军明显不如幽州军将士敢于牺牲,双方在城门洞里对耗了一炷半香的时间下来,伤亡惨重的冀州军终于支撑不住了,硬是被幽州军打出了城门洞,溃败的苗头一出,便已是无可遏制之势,很快,不止是城门洞失守,麋集在城门洞周边的冀州军将士也都被打得个抱头鼠窜,战火很快便向内城纵深蔓延了开去。

    “擂鼓!”

    这一见己方步军已然顺利冲进了内城,公孙明立马毫不犹豫地断喝了一嗓子,旋即便听中军处鼓声隆隆暴响不已间,赵云已率三千精锐铁骑冲出了本阵,有若奔雷般顺着城门洞杀进了内城之中,只一个冲锋,便将兀自在拼死顽抗的冀州军残部杀得个七零八落,到了此时,冀州军的抵抗意志已是荡然无存,上至将军,下至普通一兵,都只顾着四散溃逃,至于袁尚本人么,更是早在大溃败出现之前,便已领着数百亲卫惶惶然地逃回了大将军府,关上了府门,妄图靠着大将军府的高墙深院作最后的抵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