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章 穷途末路(八)
    辰时将至,太阳已从地平线上探出了个头来,又是晴朗的一天,然则袁谭的心情却是烦躁而又晦涩得很,此无他,邺城里的战事都已进行了一个半时辰了,可他袁谭却是啥情况都没能搞明白,游哨倒是派去了不少,却都被幽州军给挡了回来,别说进城了,便是连城墙都难以接近,而派去幽州军大营联络的辛毗又迟迟未归,战况不明之下,袁谭不得不担心公孙明会否顺手将自己也消灭在城外。

    “报,禀主公,辛大人回来了。”

    就在袁谭患得患失之际,却见一名帐前亲卫匆匆从外而入,冲着袁谭便是一躬身,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快,传!”

    这一听辛毗已归,袁谭的精神立马便是一振,赶忙便下了道命令。

    “主公,好消息啊,公孙将军所部连夜发动攻击,东门守将审荣弃暗投明,幽州大军已然顺利拿下了外城四门,如今恶贼审配已授首,袁尚小儿被困内城之中,已是瓮中之鳖,再无逃生之可能矣。”

    帐前亲卫应诺而去后不多久,就见辛毗已是大步从外头抢了进来,于行礼之际,满脸喜色地便将战况简单地陈述了一番。

    “哦?”

    袁谭目下关心的已然不是袁尚的死活,担心的是公孙明会不会对自己不利,正是出自这等思绪,他对辛毗所言诸事自也就提不起太大的兴致,仅仅只是不置可否地轻吭了一声了事。

    “好叫主公得知,某回营前,公孙将军有交待,言称将于巳时正牌对内城发起强攻,现已将南城腾空,交由我军驻防,并提请主公准时从南城发起攻击,务求一战而歼敌于内城之中。”

    辛毗兀自沉浸在大仇得报的兴奋之中,并未注意到袁谭的神情有所不对,自顾自地便又将公孙明那头的提议道了出来。

    “嗯,诸公且都议议看,此事当何如之为宜?”

    这一听公孙明居然将南城让了出来,还邀请自己一道攻打内城,似乎并无趁机向自己动手之意,心中的不安登时便少了几分,可依旧不敢彻底放心下来,自然也就没敢轻易下个决断,这便将棘手的难题丢给了帐中文武们。

    “主公明鉴,此番讨逆乃是我袁家之家事,自不可全委于他人,然,内城坚固,非轻易可下者,窃以为我军进城可以,强攻却是不必,姑且做做样子便好。”

    袁谭话音刚落,郭图便已昂然从旁闪出,自以为得计地进谏了一番。

    “公则所言甚是,邺城乃我袁家之邺城也,若不及早进城,却恐将来别起纷争,为大计故,此事刻不容缓,宜速行。”

    辛评显然是猜到了袁谭的心思之所在,但并未出言开解,而是从另一个方面提点了几句。

    “嗯……,那好,传令下去,全军集结,准备兵进南城。”

    这一听辛评提到了大计,袁谭立马便想起了数月前曾议定的诛除公孙明之谋划,心念电转间,便已有了定算,自不会再有甚迟疑,挥手间便已下了最后的决断……

    “城上的人听着:袁尚矫造袁公遗命篡位,实属大逆不道,又屡屡排挤忠良,滥杀无辜,以致天怒人怨,我家主公吊民伐罪,以彰正义,现如今外城已被我大军攻克,尔等已再无路可逃,若不早降,城破后,必成齑粉,给尔等一炷香的时间考虑,过时不候!”

    辰时三刻,公孙明留庞统率三万大军在大营中压阵,自统万余精锐步军从北门入城,与赵云所部会师,屯兵内城北门外,在清楚内城前已空无一人的大批民房后,将所携带的大批攻城器具安置就位,巳时过半,一切皆已准备就绪之后,便见一名大嗓门的士兵从幽州军阵中昂然而出,沿长街奔到了离城门不足七十步的距离上,中气十足地冲着城头便是一通子狂吼。

    “嗡……”

    幽州军的最后通牒一出,城头上的守军将士们当即便起了一阵骚动,乱议之声大作间,军心明显见乱。

    “公孙小儿,尔这狗贼,安敢血口喷人,欺人太甚,神箭手何在,给老子射杀了城下那条狂犬!”

    尽管已到了穷途末路之时,然则袁尚却并不打算束手就擒,这一见手下将士大起骚动,登时便急红了眼,不管不顾地便从城碟处探出了头去,恨声咒骂之余,咆哮着便下了道格杀之令。

    “嗖、嗖、嗖!”

    袁尚的命令一下,立马便有三名神箭手从城碟后头冒了出来,快速地拉圆了弓,瞄着那名喊话的幽州军士兵便是毫不客气地三箭齐射。

    “哎呀!”

    喊话的幽州军士兵也就只是嗓门大而已,武艺却是寻常得很,哪怕已瞧见了箭矢的高速激射而来,却根本无法及时避让,当即便连中了三箭,好在身上穿着重铠,伤得倒不算重,只是受惊却是难免,哪敢再在原地挨打,慌乱间一拨马首,便已是疯狂打马向本阵逃了回去。

    “哈哈……,公孙小儿,有胆子便来攻,某就在此等尔前来送死!”

    尽管只是吓跑了一名喊话的士兵而已,可袁尚却是宛若得了一场大胜般,竟是乐得个哈哈大笑不已。

    “开始罢!”

    所谓的最后通牒不过只是要确定一下袁尚所在之方位罢了,而今一见袁尚居然傻乎乎地在城碟前狂笑不已,公孙明的嘴角边立马便绽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冷笑,也自懒得去理会袁尚的狂态,挥手间便已声线冷厉地下达了攻击之令。

    “嘭、嘭、嘭……”

    随着公孙明一声令下,中军处的战鼓立马便骤然大响了起来,旋即便见早已做好了准备的一百二十余架轻便投石机以及排成前后三排的六架配重式投石机几乎同时开始了轰鸣,一枚枚已点燃了的燃烧弹就此腾空而起,有若雨点般向城头砸将过去,个中又有近三分之一是以袁尚所在的城门楼处为攻击之目标的。

    “主公小心!”

    “快躲!”

    “不好,快保护主公!”

    ……

    幽州军的燃烧弹已然不是第一次亮相了的,众冀州军将士们自不会不知这玩意儿的威力有多大,这一见漫天的燃烧弹呼啸而来,十数名袁尚之亲卫顿时便全都急红了眼,齐齐狂呼着便抢上了前去,张开生牛皮,将袁尚牢牢护在其中,屁滚尿流地便要往城门楼里退了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