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八章 穷途末路(六)
    外城的北城上已是战火滔天了,可后方的长街上,冀州军虎贲中郎将鲁浩却只能勒马率部列阵待命着,道理很简单,骑军根本上不了城头,而下马上城的话,下马骑兵的战斗力根本不值一提,手下这两千骑兵就算全部压上,也济不得甚事,正因为此,鲁浩心急归心急,却也自无可奈何得很。

    “不好啦,贼军大举杀来了!”

    就在鲁浩打算派人上城探个究竟之际,冷不丁却听背后的长街上突然响起了一阵隆隆的马蹄声,这都还没等鲁浩搞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就见一名浑身鲜血淋漓的骑兵已疯狂纵马冲将过来,隔着老远便已是声嘶力竭地狂吼个不休。

    “全军上马,备战,备战!”

    城防既已告破,幽州军迟早会从长街杀来,对此,鲁浩自是心中有数得很,只不过他却是没想到幽州军会到得如此之快,事已至此,在退无可退的情况下,鲁浩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准备死战到底了的。

    “全军突击,杀过去!”

    幽州军到得很快,就在鲁浩所部方才刚整队完毕,就听马蹄声急中,迭摩达已率四千骑兵沿着长街狂飙而来,这一见城下的冀州骑兵尚来不及纵马加速,迭摩达自不会错过这等破敌之良机,但听其一声咆哮,挥舞着手中的方天画戟,就此开始了疯狂的加速冲刺。

    “蟊贼,受死!”

    眼瞅着幽州铁骑如此狂猛而来,鲁浩的心顿时便沉到了谷底,可也不打算就这么束手就擒,厉吼了一声之下,也自拍马舞刀便迎着迭摩达冲杀了过去,显然是打着擒贼先擒王之主意。

    “啊哈!”

    这一见鲁浩鼓勇前来送死,迭摩达又岂会有甚客气可言,纵马便迎上了前去,大吼了一声,双臂一摆,手中的方天画戟便已是猛然挥击了出去,势若奔雷般劈向了鲁浩的胸膛。

    “斩!”

    鲁浩虽是有着拼死一战的决心,可真到了面对迭摩达那霸猛绝伦的一击时,瞳孔还是不免为之一缩,心神瞬间便乱作了一团,奈何此际两马已将相交,再想退避已然是来不及了的,无奈之下,鲁浩也只能是咬紧牙关地劈出了全力的一刀。

    “铛!”

    螳臂又岂能当车,饶是鲁浩都已将吃奶的力气全使出来了,可惜其之力量比起迭摩达来说,差得实在太远了些,刀与戟只一个对撞,鲁浩顿觉虎口一麻,手中的斩马大刀便已被震得飞上了半空。

    “噗嗤!”

    这都还没等鲁浩从惊悸中醒过神来,就见迭摩达双腕一翻,本已被震得略略抬起的方天画戟陡然便是一个加速下沉,急速地掠过了鲁浩的脖颈,但听一声闷响过后,鲁浩的咽喉便已被锋利的戟面划拉出了一大道的血口。

    “扑通!”

    脖颈处的鲜血狂喷而出之下,鲁浩的生命力很快便随着鲜血的流失而丧尽,只见其魁梧的身子在马背上晃动了几下,便即一头栽落了马下,旋即便被汹涌而来的两军骑兵生生践踏成了一滩烂肉。

    “不降者死,杀,杀,杀!”

    一戟击杀了鲁浩之后,迭摩达根本不曾回首朝其尸身望上一眼,纵马如飞一般地便冲进了奔腾而来的冀州军骑阵之中,咆哮如雷间,手中的方天画戟运转如飞,招式大开大阖,所过处,人马的尸体倒扑了一地,竟是靠着一人之力,冲得冀州军骑阵一派大乱。

    这根本不是一场战斗,而是一场不折不扣的血腥屠戮,饶是冀州骑军上下都已在拼命了,奈何兵力不如人,战斗力也不如人,加之军心士气又正自处在谷底,哪堪得四千幽州铁骑的疯狂冲杀,双方只一个对冲而已,冀州骑军便已被杀得个落花流水,大批的士兵惨嚎着跌落了马下,开战不过半炷香时间而已,敢于一战的冀州骑兵纷纷横死当场,余者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再也没了抵抗之勇气,乱哄哄地全都丢下了兵刃,乖乖地当了幽州军的战俘。

    “快,杀上城去,休走了审配老儿!”

    一举全歼了鲁浩所部之后,迭摩达根本不等己方步军赶到,翻身下马的同时,紧着便狂呼了一嗓子,提溜着方天画戟便往梯道口处狂冲了过去,可怜百余名把守梯道口处的冀州步军早就已被己方骑军的迅速溃败吓破了胆,这一见迭摩达有若神魔下凡般地冲将而来,哪还有甚抵抗之勇气,不是赶紧跪地求饶便是慌乱地顺着梯道往城头上逃了去。

    城头上的血战依旧在持续着,尽管冀州军一方已处在了绝对的下风,可在审配的督率下,依旧死硬无比地与幽州军丁屯所部拼死抗争,纵使节节败退,也自不肯就此认输,在这等韧劲下,进攻一方的幽州军伤亡渐大,攻击的势头也自不免越来越缓,眼瞅着即将难以为继之际,迭摩达已率下马骑兵咆哮如雷地从梯道处杀了上来,狠狠地从背后捅了冀州军一刀,只一下便将冀州军冲得个阵脚大乱。

    “死战不退,亲卫队,上,挡住,挡住了,给我杀啊!”

    审配浑然没想到己方的骑军竟会败得如此之快,待得惊觉不对,已然来不及变阵了,无奈之下,也只能将压阵的数百名亲卫全都派往了梯道口处,试图强行封死迭摩达所部的冲城行动。

    “挡我者死,杀,杀,杀!”

    审配手下的亲卫队都是从军中精选出来的好手,战斗力自非寻常可比,这一骤然杀出,还真就暂时遏止了迭摩达所部的强攻,甚至仗着过人的战斗技巧,连杀了数十名冒进的幽州军下马骑兵,一见及此,迭摩达的眼珠子当即便泛了红,也自顾不得指挥之重责了,挥舞着方天画戟便往战团里冲杀了过去。

    “不许退,挡住,后退者,杀无赦!”

    迭摩达的武勇可不是寻常将领能相提并论的,他这么一亲自上了阵,审配的亲卫队当即便被杀得个人仰马翻,不可遏制地节节败退不已,眼瞅着形势要坏,审配哪还能稳得住神,不顾自身武艺低劣之事实,竟是咆哮着持剑冲上了前去,试图通过以身作则来强行提振手下将士的军心士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