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七章 穷途末路(五)
    激战至此,天色已然微明,加之两军阵中都有着不少火把在,目力虽尚难及远,视物却已是不难,值得丁屯高呼之际,冀州军排在前头的将士们自是都能瞧得清丁屯手中那颗兀自在滴血的人头赫然正是己方主将苏由所有,原本尚算高昂的斗志瞬间便有若被扎了个孔的气球一般飞速地瘪了下去。

    “追上去,杀啊!”

    打仗打的就是气势,一旦军心动摇,战事自然也就再难有逆转之可能,很快,随着前排的冀州军将士力不能支地溃败将下来,后头依旧等着上前厮杀的冀州军将士也就再难立足原地,溃败之势一出便已是无可收拾,大批的冀州军士兵丢盔卸甲地沿着城墙便往城门楼处疯狂鼠窜了去,一见及此,丁屯自是不肯放过这等痛打落水狗之良机,一声咆哮之下,率部便在后头死追着不放。

    “稳住,不许后退,违令者,斩!”

    城门楼处,审配集结了三千步卒正自列阵待命,这一见东面部队溃败而回,眼珠子当即便泛了红,一边声嘶力竭地咆哮着,一边挥剑连连斩杀了几名溃兵,总算是以血腥之手段,强行弹压住了溃兵们的鼠窜。

    “突过去,夺门!”

    没等审配整顿好自家溃兵,丁屯已势若疯虎般率部杀到了近前,只一个冲锋,便杀得已无甚斗志的溃兵们狼奔豕突不已,连带着在城门楼处布防的三千冀州军也被冲得个大乱不已,只是因着地形地势之故,幽州军虽已占据了绝对之上风,可一时间也自难以一举冲垮冀州军的最后之抵抗……

    “全军止步,备战,备战!”

    南门处,已闻知幽州军大举杀进城中的冀州军南门校尉张际根本不敢据门而守,匆匆集结了手下五千步骑便要往内城方向撤,这才刚顺着南大街走过了三个街口,便听前方马蹄声骤然大响,显见是有大批骑军正自高速杀来,对此,张际自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忙不迭地便高呼了一嗓子,指挥手下将士抓紧时间当道列阵待敌。

    “吕旷在此,张际,尔还不早降更待何时?”

    就在冀州军仓促列阵之际,吕旷已率四千精锐铁骑赶到了近前,这一见对面的冀州军已然有备,吕旷倒也没敢就这么径直冲杀过去,而是在里冀州军阵百余步的距离上勒住了手下兵马,而后单人独骑地来到了离冀州军阵六十余步的距离上,用手中的大铁枪一指对面军阵,运足了中气地便大吼了一声。

    “吕将军莫要动手,末将愿降。”

    张际早年曾在吕旷手下任职,自是清楚吕旷之勇非其可敌,本就不敢跟吕旷动手,正自犹豫不决间,却听脚步声轰然巨响间,吕旷所部后头又有大批的步军随后赶到了战场,张际可就不敢再有所迟疑了,朗声便表明了愿降之态度,对此,本就已无太多战心可言的冀州军将士自是皆无异议,很快便全都放下了武器,老老实实地当了幽州军的战俘……

    “报,禀主公,不好了,贼军突然从东门大举杀入,如今正在狂攻我邺城北门,审别驾已组织兵马抵抗,特派小人前来向主公请示行止。”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不说城中战事正烈,却说内城的大将军府中,饶是外头都已是沸反盈天了,可昨日喝高了的袁尚却依旧在卧房中酣睡不已,直到被内侍摇醒之后,这才惊觉不对,紧着便要派人去外城探个究竟,然则他所派出的人手尚未归来,倒是审配派出的信使先到了。

    “什么?贼军如何进的城?”

    这一听外头的喧闹是幽州军杀进了城之故,袁尚当即便被吓得个面色煞白不已,惊慌之下,竟是失措地霍然跳了起来。

    “回主公的话,小人并不知实情,只知寅时三刻前后,贼军突然大举杀向东城,不久后,其步军便已顺着城墙冲向了北门。”

    幽州军杀进城中极为的突然,别说这名前来报信的士兵不知所以了,便是审配本人也依旧在迷糊着,甭管袁尚有多心急,也自没可能从信使口中得知东城告破的具体缘由之所在。

    “该死,来人,传令下去,内城各营即刻集结,备战,备战!”

    这一见那名信使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袁尚虽是气急,却也无可奈何,唯恐内城有失之下,自是一刻都不敢耽搁,紧着便咆哮了一嗓子,旋即便听大将军府前号角连天震响不已间,大批刚被惊醒过来的守军将士纷纷在各级将领的口令声中向大将军府汇聚了过去。

    “常山赵云在此,何人敢出来与某一战?”

    就在袁尚匆匆集结好了兵马,打算率部赶去北城接应审配所部之际,赵云已然率部冲到了内城的北城门外,列阵一毕,就见赵云已然跃马横枪而出,运足中气地狂吼了一嗓子。

    “嗡……”

    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这一听幽州军第一勇将赵云就在城下,城头上的守军将士们顿时便全都被惊得个心胆俱寒,乱议之声顿时骤然大响了起来,任凭北城校尉刘吉如何高声弹压,也自难压制住手下将士们的骚乱。

    “不要乱,弓箭手上前防御,都给某稳住了!”

    就在城头军心大乱之际,袁尚终于率部赶到了北门处,这一听外头响动不对,根本不敢开城出击,紧着便率大批步军沿着梯道冲上了城头,总算是就此稳住了己方之阵脚。

    “一群无胆鼠辈都听好了,我家主公已率十数万大军进了城,尔等已是瓮中之鳖,再无生路可言,早早放下武器,尤可得生,顽抗到底者,皆杀无赦,何去何从,唯尔等自择!”

    赵云所部并未携带攻城器具,兵马虽众,也自不敢就这么发起强攻,当然了,警告城中守军一番却是少不得要做之事。

    “休听贼子胡言,我内城坚固,岂是贼军能轻易攻破的,曹丞相大军已近在咫尺,我等只消守上数日,贼军必大败无疑,都给某打起精神来,有敢怯战者,皆斩!”

    赵云的断喝声一出,城上的守军将士自不免又是好一阵的骚乱,对此,袁尚心中自是恨极,可又哪有胆子率部出城与赵云交战,只能是色厉内荏地扯了一通谎言,以图稳住己方之军心,只是这效果么,显然不是那么美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