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章 垂死挣扎(一)
    袁尚公然斩杀辛、郭两族四百余众的恶行一出,冀州百姓为之哗然一片,借此势头,公孙明于进军邺城途中,发布檄文,指称袁尚残暴不仁,不配为袁家之主,督促其赶紧下台逊位,以免荼毒百姓,对此,袁尚予以断然拒绝,反称公孙明狼子野心,欲图吞并冀州,号召冀州军民共讨之,紧接着,曹操也假借天子之名义下了明诏,谴责公孙明妄动刀兵,荼毒百姓,实罪无可恕,勒令公孙明即刻撤军云云。

    口水官司打起来是很热闹,可惜效果也就那样,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情况下,冀州各地官府就没谁敢跳出来参与其中的,显然都在等着看邺城一战的最终之结果究竟会如何,当然了,个中也自不乏有些机灵之辈暗中向幽州输诚,对此,公孙明并无甚太多的表示,仅仅只是着令众官员们各安值守,但消能保境安民,便是大功一桩。

    “报,禀主公,青州从事辛毗在营外求见。”

    甭管外头舆论如何纷扰,幽州军的行程却是浑然不受半点的影响,十一万大军很快便渡过了漳水,于九月十六日末时正牌进抵邺城北门外,并于城外四里开外处安下了大营,申时过半,大营方才初立,没等公孙明在新起的中军大帐里稍喘上口大气,就见一名轮值校尉匆匆而来,冲着公孙明便是一躬身,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来得好,快请,呵,邺城旦不日必可下矣!”

    这一听是辛毗前来求见,公孙明当即便是一乐,笑着便给出了个判断。

    “嗯?主公安出此言?”

    公孙明这等乐观无比的言语一出,庞统不由地便是一愣,眉头微皱地推演了几息,却愣是没能搞清辛毗的到来与攻破邺城究竟有甚关联来着。

    “佛曰:不可说,军师且等着看便是了。”

    个中缘由说破了也简单——辛毗与邺城东门校尉审配之侄审荣乃是至交好友,另一时空中,就是审荣有感于其叔滥杀辛毗家眷而忿然暗开城门,放曹军入城,最终导致邺城告破,这一世之情形虽有所差别,可想来最终之结果应不致有太大变化才是,只不过这等缘由实在不足为外人道哉,这当口上,哪怕庞统满脸的不解之色,公孙明也就只是卖了个关子了事。

    “主公……”

    轮值校尉去后不多久,便见满脸憔悴之色的辛毗在凌锋的陪同下,脚步沉重地从大帐口处行了进来,这才刚进帐,就见公孙明与庞统赫然已并肩立在帐口处迎候着,辛毗大吃一惊之余,自是不敢稍有迁延,赶忙抢上了前去,便要躬身行礼不迭。

    “佐治不必如此,这数月来,可真是委屈你了。”

    没等辛毗的身子躬下,公孙明便已伸手一拦,满脸诚恳之色地致歉了一句道。

    “主公,某、某……”

    公孙明这等和煦的言语一出,辛毗的眼圈不由地便是一红,再一想起数日前罹难的家中老幼,忍不住便嚎啕了起来。

    “唉……,佐治节哀罢,某答应尔,待得城破之日,自当给尔一个亲手报仇之机会。”

    见得辛毗如此伤心,公孙明心下里自不免愧疚满满,此无他,旁人料不到审配会如此凶残,可公孙明却是心中有数得很,只不过为了战略利益,并不曾提醒辛毗罢了。

    “多谢主公成全,那袁谭畏惧主公天威,不敢前来,却叫某来问主公,如何取城,又着某试探主公战后之心思,当真小人心性,成不得大事。”

    除了跟随在身边的长子之外,一家满门皆被审配所杀,就连奴仆都死了个精光,这等仇当真比海还深,辛毗恨不得即刻杀进城中,亲手斩杀了袁尚、审配二人,只可惜想归想,他却是没那个能力,而今一听公孙明准其亲手报仇,辛毗的眼神瞬间便凌厉了起来,也自没再嚎啕不已,满脸感激之色地躬身谢了一句之后,紧着便将来意道了出来。

    “邺城城墙坚固,城防设施齐整,正面强攻,实难遂下,当以智取为上,不知佐治可有甚教我者?”

    袁谭眼下已然是砧板上的鱼肉,想怎么切便怎么切,公孙明自是无所谓其心中到底是啥算计,根本懒得置评,直截了当地便将话题转到了取城之策上。

    “这……”

    辛毗虽急欲破城而入,也好报了满门血仇,可真要说到具体该如何取城么,他可就不免抓瞎了。

    “某听闻佐治与邺城东门校尉审荣乃总角之交,素来过从甚密,不知可有此事?”

    公孙明等了片刻,见辛毗实在没能支吾出个所以然来,不得已,只得出言提醒了一句道。

    “确然如是,只是某实无把握说降于其,万一弄巧成拙,却恐误了主公大事。”

    这一听公孙明提到了审荣,辛毗的眼神顿时便是一亮,可很快便又黯淡了下来,无他,私谊归私谊,在这等两国交战之际,能派上多少用场,还真是不好说之事,事涉军机要务,辛毗又哪敢轻易给出个保证的。

    “嗯,此事不急,如今我大军既至,邺城内外便已彻底断绝,城中所屯之粮秣应是难以支用多长时日了,姑且先围而不攻,待其粮尽,而后佐治再设法与审荣联络,许其前程,饶其一族不死,想来应能有奇效。”

    邺城坚固难下,城中守军又多达四万之众,再算上协防的民壮,正面攻打自是万不可取,哪怕是佯攻,折损也自必巨,在这等情形下,公孙明自然是不愿为之的,如此一来,如何智取可就须得好生斟酌一二了的,对此,公孙明显然已是有了成算。

    “愿为主公效力。”

    尽管心下里依旧对说服审荣一事不甚看好,然则公孙明既是都已将话说到了这么个份上,辛毗也自不敢有丝毫的犹豫,紧着便表明了态度。

    “嗯,那就先这么定了,佐治且再辛苦一趟,这就去回了袁谭的话,着其移营南城,其余三面自有我军负责,只管按兵不动,小心提防贼军夜袭便好。”

    该说的话既已说完,公孙明也自没再多留辛毗,挥手间便已下了最后的决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