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 借刀杀人(四)
    “好个狗贼,明里一套暗里一套,背信弃义,无耻!”

    “主公,您就下令罢,我等自当拼死杀贼,管叫贼军有来无回!”

    “无耻狗贼,断不能轻饶,打进邺城去,活劈了那篡位逆贼!”

    ……

    若说这判断乃是袁谭自己之所思,众文武们怕是根本不以为意,可这一听乃是出自公孙明的推断,就连一向最看公孙明不顺眼的郭图也自不疑有它,一时间全都被袁尚的两面手段气得个不轻,骂声当即便暴响成了一片。

    “诸公且静一静,听某一言,今夜当得……,尔等可都听清楚了,嗯?”

    全军麋集邺城已是两个多月,却始终未能跟袁尚所部正面一战,袁谭也早已是憋坏了的,而今好不容易逮住了个狠揍敌军之机会,意气风发也就属再正常不过之事了的。

    “末将等谨遵主公之令!”

    蹲在军营里两个来月,被憋坏了的可不止袁谭一人,众文武们无不如是,面对着即将可以开荤,众将们的心气自是一个更比一个高……

    寅时一刻,黎明将至,天地间一派的死寂,青州军大营中漆黑一片,唯有营门处尚剩下几支火把还在明灭不定地燃着,不多的岗哨此际皆已是昏昏欲睡,至于往昔往来巡视的大批巡哨今日却是明显稀疏了不少,守御松懈得几尽于无,这不,数十名黑衣蒙面人都已在大营的栅栏前往来转悠了好一阵子了,营中的明暗哨们竟是一无所觉。

    “出击,杀进营去,活捉袁谭!”

    寅时三刻,一阵狂野的呐喊声暴然而响中,审配的族弟审方已是纵马如飞般地率两千骑兵、三千步兵发起了狂猛的冲锋,与此同时,事先便已潜伏在栅栏前的数十名黑衣蒙面人则飞速地扑向栅栏,可着劲地用手中的利斧疯狂地劈砍着。

    “轰……”

    在众黑衣蒙面人的努力下,一声巨响中,栅栏很快便倒下了一大片,旋即便见审方拍马舞刀而至,顺着豁口便杀进了营中。

    “放箭!”

    冀州军的突击行动很是顺利,转瞬间便已冲到了离中营辕门不远处,这一路上居然不曾遇到一名青州军士兵之拦阻,这显然不太对劲,哪怕审方从不曾上过战阵,到了此时,也自不免疑心大起了,紧着便要放缓马速,可惜已然来不及了,但听一声断喝响起中,中营前突然燃起了大量的火把,火光中,大批的弓箭手赫然早已待命多时了。

    “嗖、嗖、嗖……”

    没等审方反应过后,就听弓弦声暴响不已间,数千支雕羽箭便已密集如蝗般暴射而至,可怜审方冲得太猛之下,竟是来不及躲避,第一时间便被射成了只刺猬,紧随其后的两千骑兵也同样没能讨好,当场便被射倒了一大片。

    “杀啊!”

    “休走了贼军!”

    “不降者,杀无赦!”

    ……

    审方一死,来袭的冀州军便已是群龙无首,骤然遇袭之下,哪有丝毫的战心可言,数千兵马当即便挤成了一团,被从三面杀来的青州军只一冲,当即便陷入了崩溃状态之中。

    “该死,中计了!”

    邺城的东城墙上,披挂整齐的袁尚正屹立在城碟前,随时准备率部出城已扩大战果,一开始见得青州军前营火光大起,他还真以为己方的夜袭部队已然得手了,正自准备冲下城去之际,突然又察觉到了不对——火光明显只在前营,不单不曾蔓延到中营,反倒有大批的火把从中营处往前营高速移动,这明显是中营的伏兵在杀将而出,一见及此,袁尚的心顿时便沉到了谷底。

    “唉……”

    不止是袁尚察觉到了不对,审配同样也发现了蹊跷之所在,心一疼,忍不住便哀叹了起来……

    “带上来!”

    卯时末牌,太阳虽尚未升起,可天色却已然是大亮了的,出击的五千将士最终只逃回了不到千人,余者不是战死便是被擒,面对着这等惨况,袁尚当真怒极,急欲报复之下,遂采纳了审配的建议——斩杀辛、郭两族之人以泄愤。

    “狗贼,尔等竟敢如此大肆杀戮无辜,可恶,可恨!”

    “禽兽,一帮无耻之徒,袁尚小儿,某与尔不共戴天!”

    ……

    一场大胜下来,青州军中原本正自欢声雷动,可好景不长,随着大批的辛、郭两家之族人被押上了城头,辛评、郭图二人以及在青州军中任职的两族之人皆被惊动了,齐齐奔出了大营,入眼便见城上人头滚滚而下,当即便全都被气得个眼冒金星不已,为之嚎啕者有之,怒骂者也有之,可惜城头上督斩的审配根本不为所动,冷血无比地将被关押了近两个月的辛、郭两族人等近四百人全都杀了个精光彻底……

    “报,禀主公,今日凌晨,袁尚派出审方率五千步骑出营夜袭未果,审方战死当场,其所部基本尽墨,袁尚一怒之下,已将辛、郭两族上下四百余众押上城头处斩,袁谭怒而挥军攻城,激战半日,死伤无算,未果而归。”

    九月十三日,戌时将至,天已黑透,刚用过了晚膳的公孙明正与庞统对坐在大幅沙盘前,推演着战局之可能变化,冷不丁却听一阵仓促的脚步声响起中,一名浑身大汗淋漓的报马已是大步抢进了房中,冲着公孙明便是一个单膝点地,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呵,狗咬狗,一嘴毛,有趣,有趣!”

    这一听那名报马如此说法,公孙明的脸上立马便浮现出了几丝戏谑的笑意,但显然并不甚吃惊,此无他,概因此事早在他的预料之中——公孙明之所以答应蒯越的斡旋,目的便是要耍上这一手借刀杀人的把戏,以彻底断绝袁家两兄弟的联手之可能,目下所发生的一切,显然正合他公孙明之心意。

    “嘿,自作孽,不可活也,主公,兵进邺城之时机已然成熟,可以开始渡漳水了。”

    借刀杀人的主意本就是庞统所出,他自是不会对今日诸般事宜感到吃惊,随口点评了一句之余,紧着便提出了个建议。

    “好,来人,传令下去:明日一早,全军拔营起行,赶赴邺城!”

    隐患既除,公孙明自是不会再在邯郸多呆,扬手间便已下了最后的决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