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 兵败北徽(二)
    “开门,快开门,误了军机,大都督怪罪下来,尔等须承受不起!”

    “混蛋,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敢如此磨蹭,当真该死!”

    “一群厮郎鸟,竟敢如此对待爷几个,回头到了大都督面前,定要与尔等好生说叨一场!”

    ……

    北徽城西门外,百余名赶到了城下的马家军士兵显然是等得不耐烦了,一个个全都操着明显的关陇口音,冲着城头便是一通子乱骂。

    “这群该死的兵痞,开门,让他们滚进来!”

    尽管被骂得个烦躁不已,奈何李彪的命令不曾下来前,轮值军侯也自不可开城放行,只能是火冒三丈地挨着,好在这等苦难并未持续多久,待得前去通报的士兵带回了李彪的放行之命令,轮值军侯总算是大松了口气。

    “咯吱吱……”

    随着轮值军侯一声令下,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响起中,紧闭着的城门很快便被守门将士从内里推了开来。

    “夺门,给我杀!”

    城门方才一开,百余名骑兵立马齐齐策马抢进了城中,对此,守城将士们也不觉得有甚可奇怪的,自是丝毫戒备全无,却不料那些骑兵们方才一进了城,一名手持宣花大斧的大汉突然厉声断喝了一嗓子,抡斧便连斩了两名措手不及的守门士兵,此人赫然是乔装成了马家军普通士兵的曹军名将徐晃。

    “敌袭、敌袭……”

    随着徐晃一声令下,百余骑兵几乎同时开始了杀戮,可怜那些把门士兵骤然遇袭之下,浑然没半点抵抗之力,很快便被绞杀一空,刹那间,凄厉的惨嚎声、告急的呼喝声乃至号角声顿时便暴响成了一片。

    “稳住,快去禀报将军!”

    见得势头不对,城头上的轮值军侯登时便急红了眼,一边领着匆匆赶来集结的数十名士兵依梯道而守,一边声嘶力竭地狂吼着,试图稳住己方之阵脚,可惜的是曹军的援兵到得极快,就在城头的骚乱刚起之际,一阵隆隆的马蹄声暴响不已间,多达近三千的曹韩联军骑兵已然高速冲进了城中,城头上坚持抵抗的马家军将士并未能坚持多久,就被曹韩联军的优势兵力彻底杀了个精光。

    “将军快醒醒,快醒醒,不好了,贼军大举杀进城了。”

    在将前来禀事的轮值士兵打发走了之后,李彪根本没在意甚督查军机之事,依旧在畅饮个不休,很快便已是酩酊大醉,歪着脑袋趴在了几子上,鼾声如雷一般地沉睡不醒,哪怕是城门方向那激烈的厮杀声也自没能将其惊醒过来,直到一名报马匆匆赶到,可着劲地摇晃了其一番,这才算是将其从酣睡中摇醒。

    “该死,快,来人,吹号,全军集结,备战,备战!”

    待得搞清楚城门是怎么丢失的之后,李彪这才真急了,也自顾不得着甲,光着膀子便抄起搁在兵器架子上的长马槊,大呼小叫地冲下了大堂,匆匆集结了手下的亲卫队,策马便打算赶往不远处的军营。

    “徐晃在此,蟊贼看斧!”

    都到了这般田地,李彪才想着去集结兵马,显然是来不及了的,这不,就在他刚策马冲出府门没多久,徐晃便已率大批骑军杀到了,但听徐晃一声咆哮之下,打马便冲到了李彪跟前,毫不客气地抡斧便劈。

    “噗嗤!”

    可怜李彪本就不是徐晃的对手,此际又正值酒后无力之时,哪能经得起徐晃的全力一斧,连吭都没能吭上一声,便已被徐晃一斧斩掉了首级,其无头的尸体鲜血狂喷地晃动了几下之后,这才轰然倒在了地上。

    随着李彪的阵亡,其手下亲卫队很快便被高速杀来的曹韩联军骑兵冲得个七零八落,至于那些茫然无措的营中将士更是被大批曹韩联军团团围困了起来,群龙无首之下,没多久便全都老老实实地当了俘虏,整场战事从开始到结束拢共也不过就两刻钟不到的时间而已,全城三千马家军精锐居然无一逃脱,非死即降……

    “水,有水了!”

    九月初的天气虽是稍见凉爽了些,可时值正午,气温依旧高得惊人,连续行军了两日的马家军将士到了此时,皆已是又疲又渴,待得见着前方有一条小溪,前军将士顿时便全都乱了套,也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嗓子,数千将士当即便一拥而上,呼啦啦地全都凑到了溪边,埋头便是一通子狂饮,对此,马家军先锋大将马岱虽觉得有所不妥,可到了底儿还是不忍心呵斥手下将士们的懈怠。

    “怎么回事,为何混乱若此,嗯?”

    前头方才一乱,原本处在中军处的马超自不免便稳不住了,领着手下亲卫军便策马赶到了前军处,待得见整支先锋大军居然全都散落在了溪边,顿时为之大怒不已。

    “大哥明鉴,兄弟们都已走了十数个时辰了,您看是否歇歇再走?”

    见得马超如此震怒,马岱的脸色当即便垮了下来,满是无奈地出言求肯了一句道。

    “嗯……,传令下去:全军就地休整,多派游哨,四下侦稽,以防……”

    生气归生气,可马岱的面子却是须得给的,马超闷闷地出了口大气之余,倒也不曾出言责怪马岱的擅作主张,面无表情地便要下令全军休整上一番,然则话尚未说完,突然察觉到后方有所不妥,紧着便回首望了去,入眼便见远处烟尘滚滚而来,马超的眼神瞬间便是一凛,忙不迭地便改口高呼道:“快,吹号,全军集结,备战,备战!”

    “呜,呜呜,呜呜……”

    随着马超一声令下,紧随在其身后的一名传令兵立马可着劲地吹响了集结之号角,奈何此际马家军将士们人困马乏之下,战意全无,真依令而动者着实不多,反倒是趁乱逃走着不在少数,这都还没等追兵杀至呢,马家军便已到了崩溃之边缘,直急得马超暴吼连连,甚至不管不顾地连杀了几名胡乱逃窜的士兵,以图稳住己方之军心,可惜效果只能用“了了”一词来加以形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