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 兵败北徽(一)
    “大哥。”

    蒲城的城守府书房中,马超正自背着手,心神不定地来回踱着步,冷不丁听得一阵仓促的脚步声响起中,就见满面烟尘的马岱已从房门处转了进来。

    “情形如何了?”

    马超循声回头一看,见马岱脸上满是愧色,心头不由地便是一沉,然则出于侥幸之心理,他还是眉头微皱地反问了一句道。

    “小弟惭愧,未能说服张将军,据其所言,限于粮秣辎重转运过艰,其所部已奉命在三日内撤回河东,提请大哥做好应变之准备。”

    听得马超见问,马岱的头不由地便低了下来,长叹了口气之余,满是无奈地便道出了前往夏阳交涉之结果。

    “哼!”

    其实早在派出马岱前去联络之前,马超便已预料到会是这般结果,可真听得马岱道出了实情,马超还是忍不住怒哼了一声。

    “大哥,据张将军所言,那公孙明已然挥师南下,正在攻伐冀州,此时怕是不会再派兵前来了,我军力孤,若不早作图谋,却恐后果不堪设想啊。”

    这一见马超光顾着发火,却并不曾作出决断,马岱可就再也忍不住了,紧着便出言进谏了一番。

    “嗯……”

    用不着马岱来说,马超也知晓光靠己方之力,根本不可能是曹韩联军的对手,为此,他不单不断向张郃求援,更曾派人赶赴陇右、朔方等地,试图召集诸羌部落前来助战,可惜都没得到回应——马家在诸羌部落中声望固然极高,可韩遂的声望也同样不弱,双方同时争夺诸羌部落支持的情况下,自然是谁都没法得手,而这,对于兵力雄厚的曹韩联军来说,根本无所谓,可对于马超来说,那无疑便是噩耗,面对着这等独木难支之窘境,马超的心情可谓是恶劣到了极点。

    “报,禀大都督,贼军已于今日辰时拔营起行,以夏侯惇、徐晃为正副先锋,所部兵马多达五万之众,正急速向我蒲城杀来。”

    这都还没等马超的闷哼之声消停,就见一名报马已跌跌撞撞地从房门处蹿了进来,冲着马超便是一个单膝点地,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好贼子,欺人太甚!来人,擂鼓……”

    家仇尚未能报,仇人又已再度杀来,马超的心火顿起,咬牙怒骂之余,张口便要下令全军出击迎战了。

    “大哥,我军粮秣辎重皆已不足,若是张将军那头撤回了河东,事必危矣,还请大哥三思啊。”

    这一见马超要因怒而兴兵,马岱登时便急得不行,也不等马超将命令说完,便已是一头跪倒在地,哀声苦谏了起来。

    “唉……,传令下去,全军集结,收拾行装,撤往北徽。”

    马岱这么一提到粮秣辎重,马超本已狂燃而起的战心瞬间便跌到了谷底,没旁的,当初池阳一战中,马超大败之余,可是将所有辎重全都丢光了的,这月余来,所有的后勤辎重可是全都靠着幽州军的支持,若是张郃真率部撤了,马家军现有的辎重怕是连半个月都撑不住过,又哪啥来跟曹韩联军决一雌雄的,无奈之余,纵使有着再多的不甘,到了目下这般田地,马超也只能是咬着牙下达了撤军之令……

    “报,禀将军,蒲城中异动连连,马超所部疑是欲弃城而走。”

    大战将起之际,双方所派出的游哨自都不会少,恰如曹韩联军的拔营起行瞒不过马家军的侦稽一般,马超欲遁逃的信号也同样瞒不过曹韩联军的耳目,这不,马家军方才刚开始整顿兵马没多久,便有一名曹韩联军的游哨将消息报到了夏侯惇处。

    “嘿,马超小儿果然是要逃了,且看看奉孝的锦囊里有甚妙计。”

    对于马超的不战而走,夏侯惇显然是早有预料的,也自不甚在意,哂笑了一声之后,便即从怀中取出了枚小锦囊,三两下扯开了阵脚,从内里取出了卷纸,摊开一看,嘴角便当即便荡漾出了几丝的会心之微笑。

    “夏侯将军,军师可是有甚破敌妙策么?”

    这一见夏侯惇笑得古怪,策马立于一旁的徐晃自不免便起了好奇之心,紧着便从旁发问道。

    “公明且自看好了。”

    夏侯惇与徐晃素来相善,自是不会对其有甚隐瞒,笑着便将那张纸递给了徐晃。

    “原来如此,末将请命去取了北徽城。”

    飞快地将密令过了一遍之后,徐晃的面色立马便是一肃,紧着便自荐了一句道。

    “善,来人,传令下去:全军即刻加速前行!”

    夏侯惇对徐晃的能力素来不疑,见其请命要去取北徽,自无不准之理,随口应承之余,紧着便下了道将令,旋即便听中军处号角声连天震响不已间,原本只是迤逦前行的曹韩联军当即便开始了加速……

    北徽城不大,连同周边乡镇在内,也就只有万余人口而已,早在幽州军拿下此城时,境内的百姓连同蒲城、夏阳民众一道,皆被幽州军送去了河东,如今只是空城一座,自张郃所部撤离后,为确保后路以及粮秣辎重之转运,马超特着心腹大将李彪率三千精锐屯驻此城,以策万全。

    李彪,陇右天水人,本是盗马贼出身,后投入马家军中,因作战勇猛,而深受马腾父子之信重,屡加超拔,自马腾父子中伏身亡后,更是成了马超的副将,其为人忠耿,可就是有一毛病,那便是嗜酒如命,往昔在军中也就罢了,因着顾忌甚多,虽屡屡偷喝,终归还是有所节制,可此番受命坐镇后方,没了管束之下,酒虫可就闹腾上了,每日里大多数时间都在开怀畅饮,今日也不例外,从天刚黑便喝上了,一直喝到了戌时将尽,还没见消停。

    “报,禀将军,城外来了百余骑,自言是奉了大都督之命督查军机,万军侯不敢擅专,特来请将军明示。”

    就在李彪喝得兴起之际,却见一名轮值士兵匆匆赶了来,冲着李彪便是一个单膝点地,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这么点小事也来报个甚,放行。”

    李彪白日里便已接到马超那头发来的命令,说是大军已将撤离蒲城,预计两日内便会赶到北徽,着李彪务必稳守北徽云云,对此,李彪口头倒是答应得爽利,可其实却根本不曾往心里头去,此际一听有百余骑来督查军机,李彪也自没放在心上,随口给出了道命令,便将那名前来报信的轮值士兵打发了开去,至于他自己么,依旧在胡吃海喝个不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