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 攻心为上(三)
    “全军都有了,跟我来,进城!”

    城门既已洞开,那就无须再隐藏行踪了的,只听吕旷一声大吼之下,便已率八千步骑有若潮水般顺着城门洞冲进了城中,飞快地按着预定之作战计划兵分数路,先是从宁栋手中接管了东城之防御,紧接着,大批步军沿着城墙两翼向南、北二城高速冲杀而去,更有两千骑军在宁栋所部的配合下,沿着长街一路向牵招所在的北城方向急进。

    “怎么回事?”

    尽管幽州军给出了三日后攻城的时限,然则牵招却并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始终坚守在北城之上,在巡视完了各城之防御后,困顿已极的牵招便有些支撑不住了,和衣趴在了几子上,这才刚迷糊没多久,突然间听得城东处喧嚣声骤然暴起,心不由地便是一慌,哪还能睡得下去,霍然而起之余,几个大步便蹿出了城门楼,声线冷厉地便断喝了一嗓子。

    “……”

    对于牵招这么个问题,无论是随侍在城门楼前的亲卫们,还是城头轮值的岗哨们,显然都一无所知,自是没谁能给出个答案来。

    “都愣着作甚,快去查!”

    见得城上将士们皆傻愣着不动,牵招自不免便有些急了,一跺脚,没甚好声气地便呵斥了起来,立马便有机灵的亲卫轰然应诺之余,匆匆便顺着城墙往动城方向冲了去。

    “报,禀大人,不好了,宁栋擅自开城出降,贼军已大举杀进城中,正沿城墙向我处高速冲来。”

    前去探明情况的亲卫还没见归来,倒是一名报马却是慌慌张张地沿着城墙从东面狂奔了来,连行礼都顾不得,便已是惶急无比地嚷嚷个不休。

    “什么?该死的狗贼,竟敢背主求荣,可恶!来人,快吹号,命令各营即刻上城防御,与贼军死战到底!”

    哪怕已知注定难有翻盘之可能,然则牵招却并不打算放弃抵抗,但见其狠狠地一跺脚,便已是声线高亢地嘶吼了一嗓子。

    “呜,呜呜,呜呜……”

    牵招这么道将令一下,紧随在其身旁的一名亲卫立马吹响了集结的号角,却不曾想原本在藏兵洞以及瓮城中休整的三个营之将士一得知幽州军已大举进城的消息,竟是全都无视了上城防御的将令,也不知是谁先带的头,呼啦啦地全都逃了个干净,不仅如此,城中上的轮值士兵们也先后丢盔卸甲地蹿下了城去,除了数名死忠于牵招的亲随卫士之外,居然再无一人愿跟牵招同生共死。

    “唉……”

    牵招本想着死战以尽忠的,可这一见敌军都尚未露面呢,连同轮值将士在内的四营将士居然跑得一个都不剩,心头当即便是拔凉一片,灰心丧气之下,也自不提甚死战不死战的了,但见其随手将握着的三尺青锋剑往地上一丢,拖着脚便行回了城门楼中,重重地跌坐在了几子后头的蒲团上,双眼一闭间,两行热泪已是止不住地狂淌了下来。

    “保护大人!”

    “跟贼子们拼了!”

    “死战不退,杀啊!”

    ……

    幽州军到得很快,就在牵招方才跌坐在蒲团上没多久,大批的幽州步兵便已沿着城墙汹涌而至,值此生死关头,那几名死忠于牵招的亲卫倒是迸发出了高亢的血勇之气,呐喊着便向幽州步军发起了反冲锋。

    “牵老儿在那,拿下了!”

    有勇气固然是好事,可螳臂显然是挡不住车的,只听几声惨叫过后,奋勇向幽州军冲去的冀州士兵寡不敌众之下,很快便被屠戮一空,旋即便见数十名手持兵刃的幽州士兵呼啦啦地闯进了城门楼中,毫不客气地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地将不作任何抵抗的牵招生生捆成了只粽子……

    “禀主公,末将幸不辱使命,已将牵招老儿擒住,目下就在帐外。”

    邯郸城中的冀州军本就是新编部队,又是新败之残军,既无战斗力,也无战斗意志,天才刚亮,四城皆已落入了幽州军的掌控之中,生擒了牵招的吕旷意气风发之余,自是不会忘了赶紧将牵招压去中军大帐好生表功上一番。

    “寅明(吕旷的字)干得漂亮,当得记上一大功,而今城中尚乱,寅明可尽速赶回坐镇,务必确保各处之绥靖,有敢肆意劫掠者,皆杀无赦。”

    尽管早就知晓此战必然顺遂无比,可真到了尘埃落定之际,公孙明也自不禁满脸喜色,这便好生嘉许了吕旷一番。

    “末将遵命!”

    吕旷跟随公孙明日久,自是清楚公孙明最恨的便是军伍劫掠百姓一事,这当口上兴奋归兴奋,吕旷却是断然不敢得意忘形了去,紧着躬身应诺之余,匆匆便退出了中军大帐,自行赶回城中提调诸军不提。

    “跪下!”

    吕旷退下之后,自有两名士兵将五花大绑的牵招押进了中军大帐中。

    “士可杀不可辱,要杀请便,要某跪下,休想!”

    尽管先前是束手就擒,但却并不意味着牵招打算投降公孙明,他所想的不过是引颈就戮,以全自身的忠义之名而已,自是不肯在公孙明面前下跪,哪怕被两名孔武有力的士兵摁压着,他也绝不肯屈服。

    “尔等退下。”

    虽说牵招的不肯就范愣是拖延了幽州大军数日的时间,然则公孙明却并没打算就这么杀了其,反倒是在喝退押解的士兵之同时,起身走上了前去,亲自动手为牵招松了绑。

    “牵某不会降的,尔就不必白费心机了,大好头颅在此,且砍了去便是了。”

    饶是公孙明摆出了礼贤下士的做派,可牵招却并不吃这一套,这都还没等公孙明说出劝降的话语呢,牵招便已是斩钉截铁地亮明了坚决不降的态度。

    “子经兄连死都不怕,又何必怕与某一叙呢,呵,再者,早死晚死不都是个死么,何不先坐下歇歇脚,就算要死,那也能死个舒服不是么?”

    公孙明并未在意牵招这等死硬的做派,笑呵呵地便耍了把激将法。

    “哼!”

    尽管明知公孙明就是在玩激将法,然则牵招却是断然不愿让公孙明小觑了去,但听其一声冷哼之下,竟是大模大样地走到了侧面一张空着的几子后头,自顾自地便端坐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