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 反误卿卿性命(一)
    “将军打算如何行了去?”

    这一听袁熙明显有着要冒险行事之意,牵招的眉头不由地便是一皱。

    “时值秋汛,滏水(滏阳河)宽且深,幽州贼军欲过河而来,势必要搭建浮桥,兵行难速,某有一计,可半渡而击之,当得……,如此,得一大胜应非难事,子经以为然否?”

    袁熙这些年来可是没少带兵打仗,尽管能力只是平平,可胆略与基本的谋算之能还是有那么一点的,这会儿谈起伏击之算计来,确有那么几分挥斥方遒之豪气。

    “将军明鉴,窃以为此计若是能成,获一胜倒是不难,可若是反被贼军所算,只怕我军折损必重矣,捉襟见肘之下,却恐邯郸不日便破,到那时,悔之晚矣。”

    牵招乃是冀州一系的后起之秀,就谋算之能而论,虽达不到昔日田丰、沮授那等高度,可比起辛评、逢纪等人来说,却是要强出了不老少,但见其只略一寻思,便已判断出袁熙此番谋算虽有一定的成功之可能,可隐患也大,倘若被幽州军识破了算计的话,后果可就真不堪了去了。

    “某何尝不知此乃行险之举,奈何形势比人强,不如此,实不足以自守啊,吾意已决,后日一早,某自率部出城设伏,城防事宜就拜托子经多多费心了。”

    牵招这等规劝之言一出,袁熙的脸色不由地便是一黯,但见其苦笑着摇了摇头,感慨万千地便下了最后的决断,对此,牵招虽还是觉得有所不妥,可张了张嘴之后,到底是不曾再出言进谏,仅仅只是无奈地叹息了一声了事……

    八月二十九日末时三刻,赵云率部进抵滏水北岸,见水势滔滔,河面上商船绝迹,无法强渡,不得已,只能在北岸安下了大营,着令诸军将士伐木造筏,准备抢搭浮桥,正自忙乎不已间,一骑快马赶到,给赵云送来了一封密令,待得看完了密信,赵云的脸色虽平静依旧,可眼神里却明显有着精芒在闪动不已。

    幽州军乃是训练有素之师,似这等遇水搭桥的勾当,不过只是日常训练科目之一,全军上下自是都熟稔已极,三万将士齐动手之下,五座浮桥同时开工,也就只两个时辰不到便已建成,只是到了此时,天时已晚,显然不合适再兵进南岸,除辅国中郎将丁屯所部三千步军在南岸建了个不算小的前进营地,以保护浮桥之外,赵云所部主力依旧停留在北岸大营中。

    一夜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当朝阳方才刚从地平线上探出个头来,北岸的幽州军大营中突然响起了一阵凄厉的号角声,旋即便见营门洞开间,大批步骑从营中迤逦而出,与此同时,南岸前进营地里的丁屯所部也自匆匆从营中奔出,沿岸列阵,以掩护己方主力之渡河行动。

    “过河!”

    大军列阵既毕,赵云也自无丝毫的迟疑,但见其面色肃然地一挥手,整齐列阵的近三万将士便已分成了五路,迤逦地向河对岸行了去。

    “呜,呜呜,呜呜……”

    浮桥虽有五座,可因着河宽且急之故,大军过河的速度自是怎么也快不起来,近半个时辰的抢渡下来,也就只有三千不到的兵马真正登上了南岸,而北岸处还有着大批的辎重堆积着,就在此时,一阵凄厉的号角声暴然而响间,却见大道上烟尘滚滚而起,一彪兵马呼啸着狂冲而来,为首一员满脸络腮胡的大将正是袁熙手下悍将宁栋。

    “不要慌,贼军不多,向我靠拢,列阵备战!”

    尽管渡口前端有着丁屯所部在负责警戒,可时值宁栋所部奔腾而来之际,方才刚过了河的幽州军先头部队还是不免出现了些慌乱,一见及此,率先过河的幽州军大将黑耶明自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但见其一把抄起得胜钩上的长马槊,举手一扬,已是厉声断喝了一嗓子,总算是及时镇住了场面。

    “都别动,稳住了,弓箭手准备!”

    相较于后方渡口处的骚乱而论,当道列阵的幽州军丁屯所部无疑要镇定得多,这一看高速冲杀而来的冀州军不过五千之数,个中骑兵仅仅只有五百余,丁屯自是根本不会放在心上,扬手间便已连下了数道将令。

    “骑军都有了,跟我来,冲过去,突击,突击!”

    宁栋所部原本是连夜进抵离渡口足有六里开外的一处小村庄中潜伏着,天亮后,见幽州军并未派出游哨向前搜索,宁栋遂决意将手下将士前移,借助着道旁几处树林的掩护,悄悄地接近到了离渡口处只有三里不到的距离上,此际发足冲将起来,速度奇快无比,很快便率部冲到了离幽州军丁屯所部不足百步之处,哪怕已瞅见了丁屯所部的弓箭手皆已张弓待发,可宁栋却根本不打算停步,厉声咆哮着便喝令手下五百骑兵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放箭!”

    饶是冀州军的冲锋声势吓人,可久经战阵的丁屯却无丝毫的慌乱,始终不动如山地屹立在中军处,直到冀州军的前锋骑军已然冲到了离己方阵列只有七十步之距时,方才一扬手,声线冷厉地断喝了一嗓子。

    “嗖、嗖、嗖……”

    随着丁屯一声令下,早已待命多时的八百幽州军弓箭手们立马齐齐松开了扣在弦上的手指,但听弓弦声响暴响不已间,密集如蝗般的雕羽箭便即从幽州军阵中腾空而起,呼啸着便向冀州军先锋骑军劈头盖脸地罩了过去。

    “盾刀手梳盾,长矛手准备!”

    箭雨的密度固然不小,也确实给冀州军先锋骑军造成了不少的伤亡,足足有近百名冲在最前头的冀州骑兵惨嚎着跌落了马下,但并未能完全遏制住冀州军的狂冲势头,一见及此,丁屯紧着又连下了两道将令,但听中军处号角声暴响不已间,射空了箭矢的弓箭手们飞快地顺着盾刀手们刻意留出的缝隙退回到了后阵处,紧接着,一千盾刀手们齐齐向中心一并,一面面大盾就此竖了起来,组成了道坚实的盾墙,与此同时,千余长矛手齐刷刷地将长枪往前一伸,如林般地从盾阵的缝隙处探了出去,望将过去,整个大阵就有若只刺猬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