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八章 河北风云乱(二)
    辛评之所以一直保持着沉默,并非是在摆首席谋士的架子,也不是茫然不知内情,实际上恰恰相反,早在韩松道明来意之际,辛评便已猜到了公孙明的“险恶之用心”,之所以不点破,仅仅只是因辛评正在做着最后的权衡——究竟该投效哪一方——在辛评看来,袁家这艘破船已是注定要沉了的,接下来能争雄中原的也就只剩下公孙明与曹操两家,而二者都已先后着人与他私下联络,皆表明了延揽之意,只是在看不清形势之下,辛评却是不敢草率作出抉择的,可眼下袁谭这么一问,却愣是将辛评逼到了墙角上,再也没了转圜之余裕。

    怎么办?说破了公孙明之心思,曹操是满意了,可无疑却是将公孙明得罪得狠了去了,不说,则结果正好相反,浑然没半点左右逢源之可能,一急之下,辛评的额头上当即便见了汗,正自焦躁间,其弟辛毗的一句点评却是突然打心底里浮现了出来——曹操年已过了半百,公孙明却不过方才刚弱冠。

    “家贼当诛!”

    夕阳再美,也已是近了黄昏,怎能及得朝阳之蓬勃,一念及此,辛评也就不再多犹豫了,斩钉截铁地便给出了个简洁无比的答复。

    “说得好!来人,去请韩主薄前来一叙。”

    袁谭心中其实也在担心着会有引狼入室之祸,只是一想到这几年来,公孙明屡屡出手相助之事实,自不免又觉得公孙明其人有情有义,应不是背信之人,在思忖间,本就略略倾向于与公孙明联盟,而今又有了辛评的支持,袁谭心中的天平瞬间便倒向了公孙明一方……

    建安七年八月二十一日,公孙明于蓟县发布檄文,言称二袁相争有悖人伦,百姓因之困顿,为救民于水火之中,公孙明决意出兵调停二袁争端,以绥靖河北局势,此文一出,天下大哗,最先作出反应的是曹操一方,假借天下之名义,下明诏公告天下,言称调停地方争端乃是朝廷之权限,公孙明擅自出兵乃是违制,与谋逆同,诏令天下群雄共讨之。

    天子诏书一下,各方的反应立马便翻涌了起来,先是袁尚公开表示支持朝廷之决断,呼呼冀州军民共同抵制公孙明的悍然入侵,又向袁谭递出了橄榄枝,言称愿与袁谭和平共处,分治冀、青二州,可惜袁谭根本没打算接受袁尚的好意,公开发表声明,称袁尚伪造袁绍之遗书,篡位无道,当诛,紧接着,远在荆州的刘表与刘备皆一边公开声明,支持朝廷决断,一边各自派人赶赴冀州,言称愿为冀州之和平奔走云云,而江东孙权则表示长幼有序,无故废长立幼,殊有不妥,然,为和平计,呼吁各方保持节制,莫要火上浇油云云。

    各方的口水官司一起,天下人无不为之侧目,到了末了,就连一向只管自守不理外头纷扰的汉中张鲁以及益州刘璋也都跟着凑了回热闹,前者言称袁尚得位不正,刀兵之祸难免,当引咎让贤;后者则公开表示支持朝廷决意,并派出别驾张松赶赴许都面圣。

    公说公有理,婆也说婆有理,最终谁有理?答案很简单——拳头大的人有理,目下黄河以北无拳头最大的无疑就是公孙明,这理么,自然也就站在了公孙明的一边,这不,随着公孙明所部十二万大军一路南下,所过之州县无不开城请降,百姓更是箪食壶浆以迎,兵行仅六日,便已连下十数城,前军赵云所部更是已离冀州重镇邯郸城不远了,袁尚大惊之下,急派其兄袁熙以及心腹谋士牵招赶赴邯郸,召集郡中各县守备营以御幽州军之兵锋。

    邯郸古城,始建于殷商,战国时为赵国都城,秦时,与洛阳、临淄、成都,宛等四城合称为五大都会,一直是冀州之军政文化中心,直到汉末袁绍圈选邺城为冀州一系之军政中心,邯郸城的政治文化地位方才被邺城所取代,然,就城池规模而论,依旧堪称是冀州第二大城,因着少受战乱侵扰之故,城中人口多达近三十万之数,无疑正是征兵之最佳所在,袁熙率三千亲卫赶到邯郸的第一时间,便下了征兵之命令,短短三日时间而已,便已强征了一万五千兵马,再算上各县赶来的守备营将士,袁熙手下的兵力骤然聚增到了两万出头,只是战斗力么,那就只能用“呵呵”一词来加以形容了的。

    “子经(牵招的字),贼军不日便至,我军兵寡,又皆是新编之军,纵使固守,却恐亦然持久,不知子经可有甚御敌之妙策否?”

    尽管已初步完成了征兵事宜,也调集了大批民壮抢修城防工事,可一想到幽州军的强悍,袁熙的心中依旧没啥底气可言,于外人面前,固然是一派的从容淡定,可在与牵招商榷防御事宜之际,其心中的虚意却是毕露无遗。

    “唯与城共存亡尔。”

    牵招虽善谋划,奈何巧妇又怎能做的无米之炊,面对着汹汹而来的十数万幽州大军,他又哪能有甚妙手可用的。

    “嗯……”

    豪言壮语说起来容易,奈何却不能解决实际问题,若是能有守得住的把握,袁熙也就不会如此伤脑筋了的。

    “而今之计,唯有以拖待变,但消能守住邯郸一段时日,想来朝廷应是会有所行动的,至不济也可为主公剿灭逆贼争取些时间。”

    见得袁熙苦闷若此,牵招心中同样也不太好受,奈何形势比人强,这当口上,他也只能是说些个无甚营养的安慰之虚言了的。

    “不然,一味死守却恐到了末了是守无可守,今,幽州贼军浩荡而来,一路顺风顺水,想必已是心骄,若是能绸缪得当,予敌迎头一击,或可令敌生出忌惮之心绪,如此,我军方有从容应对之可能。”

    袁熙对朝廷早就不抱任何希望了的,此际见得牵招还指望着曹操那头会出兵援救,不由地便嗤笑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