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八章 反败为胜(一)
    “马超在此,何人敢与某一战?”

    马超向来不是个好脾气的主儿,在请求幽州军出兵相助被拒之后,心火本就旺得不行,又被接踵而来的曹军使者一激,暴烈的性子终于是炸了,不管马岱等人如何苦劝,执意要与兵力明显强过己方一倍的曹、韩联军见个高下,更令人有些个啼笑皆非的是——八月十二日一早,双方大军方才刚列阵完毕,马超竟是不顾自身主帅之位份,第一时间便策马冲出了本阵,咆哮如雷地斗将之邀战。

    “马超小儿凶悍,实有吕布之勇,非是一人可敌者,元让、公明,尔二人齐上,缠住此獠,其余各部做好准备,一待钟某发出信号,即刻发起攻击,破敌在此一举!”

    马超身形高大,座下紫云聪也自神骏非法,于两军阵前这么一立,当真有若战神临凡一般,叫人望而生畏,然则钟繇却浑然不以为意,不紧不慢地便连下了数道将令。

    “马超小儿,受死!”

    “贼子休狂,看某杀你!”

    ……

    夏侯惇与徐晃本都是各领一军的大将,皆是有傲骨之人,然则此番为了配合钟繇之谋算,二将竟是顾不得甚面子不面子的,齐齐策马便冲向了场心,摆明了合击之架势。

    “狗贼,敢尔!”

    马超自恃勇武,根本无惧夏侯惇与徐晃的夹击之势,但听其一声咆哮之下,便已是悍然策马迎上了前去,手中的虎头湛金枪一摆,一招连捎带打,在架开徐晃的大斧劈砍之同时,顺势借力便给了夏侯惇一枪,速度奇快无比不说,枪势还刁钻得很,逼得夏侯惇不得不赶紧回枪自守。

    大战一起便是白热化之程度,场心处,打铁般的撞击声始终暴响个不停,转瞬间,四十余回合过去了,三员大将依旧有若走马灯般厮杀个不休,看似僵持,可实际上以一挑二的马超却是始终占据着一定的上风,此无他,夏侯惇与徐晃虽都能跻身于绝世武将之列,可都只属于中流水平而已,相较于神勇无敌的马超而论,无论是武艺还是力量,都有着一定的差距,若不是二将彼此配合尚算默契的话,只怕早被马超各个击破了去了。

    “发信号!”

    见得马超已然被夏侯惇与徐晃死死缠住,钟繇可就不打算再等了,但见其面色肃然地一扬手,已是厉声下了道将令。

    “咚、咚咚……”

    随着钟繇一声令下,中军处一字排开的十数辆鼓车上的鼓手们立马齐齐动作了起来,刹那间,激昂的鼓声便即暴响了起来,那鼓点之节奏赫然正是《得胜归》之曲调。

    “马家无道,我等奉丞相之命讨贼,右转,杀啊!”

    曹军阵中的鼓声这么一响,马家军众将士们自不免皆有些个发愣不已,没旁的,概因这鼓声根本不是冲锋之鼓点,而是庆功之所用,在此时奏响,显然不太对味,自由不得马家军将士们不为之疑惑万千的,然则没等他们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听自家左翼处突然响起了一声大吼,紧接着便见左翼主将林喜竟悍然率部转向,疯狂地向中军发起了猛攻。

    “全军出击,杀啊!”

    林喜这么一发动,马家军原本尚算整齐的阵列顿时便乱成了一锅粥,一见及此,钟繇立马嘶吼着率部便冲了起来,十数万大军有若潮水般向前猛冲,与此同时,已被马超压制住的夏侯惇与徐晃二将也开始了玩命攻击,不给马超脱身而去之机会。

    “亲卫军都有了,跟我来,冲上去!”

    马岱原本正自迷惑于曹军的鼓点不对,冷不丁发现左翼兵变已起,心顿时便沉到了谷底,自知大势已去之下,索性便横下了一条心,不理睬己方阵型之崩溃,高呼着便率中军五千精锐亲卫骑兵狂冲了起来,目的就一个,那便是救出马超。

    “无耻狗贼,给我死!”

    大战五十余回合下来,马超本已渐渐压制住了夏侯惇与徐晃二人,却万万没想到素来信重的林喜居然在此时背叛了自己,当即便被气得个眼冒金星不已,再一看夏侯惇与徐晃齐齐拼命杀来,怒火中烧之下,不单不逃,反倒是狂吼了一声,双臂连振间,赫然已用出了绝杀之枪——天崩地裂!

    “铛、铛铛……”

    这一见马超要玩命,自忖胜局已定之下,夏侯惇与徐晃自是都不愿跟马超同归于尽,也自顾不得伤敌,不约而同地全都采取了守势,一枪一斧皆是全力施展,不给马超可乘之机,刹那间,暴烈的撞击声便有若雨打芭蕉般乍然响成了一片。

    “蟊贼休走,留下头来!”

    马超本就力大,这一枪又是含怒出手,力量之沉着实惊人已极,饶是夏侯惇与徐晃皆堪称绝世勇将,接连硬招硬架下来,也自不免被震得个身形歪斜不已,大惊失色之下,哪还敢再跟马超纠缠,忙不迭地全都策马往斜刺里逃了开去,一见及此,马超可就不打算善罢甘休了,但见其一抖马缰绳,便要追向埋头逃窜而去的徐晃。

    “大哥,林喜已反,快走,快走!”

    就在马超刚刚打马加速之际,马岱已率部冲到了近前,惶急不已地便高呼了起来。

    “唉……,撤!”

    马超本还待鼓勇再战,可一见对面疯狂冲来的曹、韩联军已然杀到了近前,而略一耽搁之下,夏侯惇与徐晃都已逃进了乱军之中,再想去追杀,已然是来不及了的,无奈之下,也只能是苦涩地长叹了一声,一拧马缰绳,纵马冲到了马岱的身旁,领着五千亲卫骑军拼命打马向西北方向逃了去。

    “追上去,休走了马超小儿,死活不论,取其首级者,封列侯,赏钱五千贯!”

    马超不死,关中便难定,对此,钟繇显然是心知肚明得很,此际见得马家兄弟要拼死突围,自是不肯罢休,但见其一边策马狂冲,一边声嘶力竭地便开出了个极高的赏格,当即便令曹韩联军将士们全都红了眼,大批骑兵疯狂打马加速,有若怒涛般向正在转向逃亡的马超所部冲杀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