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重挫(一)
    本着兵贵神速之原则,袁谭所部的进军速度奇快无比,十日内连下五城,势如破竹般地便打到了邺城之外,一路可谓是凯歌高奏,只可惜到了邺城之后,好运去似乎用完了,先是袁尚避而不战,任凭袁谭所部如何挑衅,城中守军以及城外大营的审配所部皆不加理会。

    袁谭百般无奈之余,只能勉强发动了几次强攻,可惜在守军的严防死守之下,毫无所得不说,还折损了不少的兵马,无奈之下,也只能在邺城外就此安顿了下来,本正犹豫着是否要提请公孙明挥军来援呢,却不料自家后路突然出现了大麻烦——曹军曹仁所部步骑五万以及于禁所部水师大举进驻明津古渡,摆出了一副要渡河攻击平原郡之架势,这等情形一出,袁谭可就不免慌了神,赶忙派信使向公孙明求援。

    “诸公且都议议看,此事当何如之?”

    尽管早就料到曹操必然会插手冀州之乱,可曹军选择明津古渡为集结地一事,还是有些出乎公孙明的预料之外——历城北面的泺口古渡离平原城最近,若论对袁谭的威胁力而言,屯兵于此,无疑更佳,而相形之下,已被幽州军摧毁了的明津古渡真正能威胁到的不是袁谭的后路,而是大道所指向的渤海郡重镇南皮。

    “主公明鉴,窃以为此一路曹军之疑兵身份并未有所更易,其步、骑虽多达五万之众,然,个中大半是新丁,战力并不甚强,守尤可,若真敢渡河来攻,怕是来得便回不得了,故,某敢断言曹仁所部屯于明津不过只是为牵扯我方之注意力罢了,实不足为虑。”

    徐庶对曹军此举显然不是很在意,随口便给出了个判断,言语间虽是随意了些,可也不是没有根据的,此无他,幽州军在南皮一带可是屯有重兵的,个中光是驻扎于南皮城的孙弥所部便有着一万五千兵马,而高览所部四万步骑此际也已秘密调入了渤海郡中,论兵力,并不比曹军少,而就战斗力来说,已然成长起来的幽州军较之新丁过半的曹军自然要强上不少,更遑论幽州军水师之强大远不是曹军水师所能比拟得了的。

    “嗯,元直所言不无道理,然,必要的部署还是少不得的,这样好了,为安袁谭之心,且就着孙弥所部进驻蒲山城,高览所部兵移南皮,另,着何崇率水师主力赶去蒲山城外驻扎,如此,当可安袁谭之心了,只是诸军须得有人统一调度,二位军师谁愿去主持大局?”

    公孙明皱着眉头想了想,也觉得曹仁所部似乎无法构成甚大的威胁,也就没怎么在意,随口便作出了一番相应部署。

    “徐某去上一趟也罢。”

    徐庶显然不曾将曹军的集结放在心上,毫不犹豫地便自荐道。

    “也好,有元直前去坐镇,某当无忧矣,只是那贾诩确非等闲之辈,其人用计毒辣,元直切不可掉以轻心才好。”

    公孙明本来是属意庞统前去的,可眼下徐庶既是出言自请了,公孙明也自不好拂了其之意,只是心下里难免有些不太放心,这便出言提醒了其一番。

    “主公放心,某理会得了。”

    徐庶自入幽州以来,建树颇多,又手握重权,心气自是高得很,着实不曾将曹营那帮谋士放在心上,纵使是公孙明有所提点,他也自不曾往心里头去。

    “那好,就烦劳元直了。”

    听得徐庶这般回应,公孙明心下里的不安当即便更浓了几分,奈何话都已是说到了这么个份上,他也之不好再多言啰唣,只能是就此作了罢论……

    “报,禀大都督,幽州贼军已至蒲山城,总计一万五千余众,个中骑兵三千,余下皆步军,看旗号,领军者应是徐庶。”

    七月十六日,末时刚过不久,曹仁与贾诩等人正在中军大帐中笑谈无忌间,冷不丁却见一名报马匆匆从外而入,冲着曹仁便是一个单膝点地,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嗯?”

    这一听幽州军仅仅只到了这么点兵马,曹仁的眉头不由地便是微微一皱,不为别的,只因他所领受的将令有二:一是尽一切可能重创幽州水师,哪怕是拼光了刚组建的曹军水师也在所不惜,至于第二个任务么,则是尽可能多地牵制幽州军之兵力,从而在加剧河北混乱的同时,为关中战事创造出有利之战机,可眼下对岸的幽州军就来了一万五千余步骑,而强大的幽州水师却连个影子都没见着,自由不得曹仁不为之心烦意乱的。

    “大都督无须担心,某料贼军水师几日内必到。”

    曹仁这等愁眉不展的样子一出,端坐在一旁的贾诩当即便笑了起来,但见其伸手捋了捋胸前的长须,一派自信满满地便给出了个判断。

    “哦?此话怎讲?”

    这一听贾诩如此说法,曹仁的眼神当即便亮了起来。

    “大都督明鉴,那公孙小儿虽用兵奇诡,却向来不打无把握之战,今,我水陆大军云集于此,以其之个性,纵使明知我军未见得真敢渡河而战,却也断不敢不防,错非如此,他也不致将徐庶这等心腹谋士派到了蒲山城来,由此可见,其水师数日内必至无疑。”

    贾诩自信地笑了笑,先行点出了公孙明的用兵风格,再从此推断出幽州水师必至的根由之所在。

    “唔,既如此,那此一战当如何行了去方好?”

    曹仁默默地寻思了片刻之后,也自觉得贾诩的推断颇是有理,自是不会再纠缠于先前之顾虑,心思很快便转到了如何迎战强敌一事上。

    “某虽不曾见过徐庶其人,然,却没少听闻其人大气豪迈,此固是优点,可于此时,却又是破绽之所在,大都督只管着水师派出艨艟等中小战船,连日去河北挑衅,能有机会登陆便上岸掠夺一把,若无,只管耀武扬威便好,然,有一条却是须得办到,那便是断不能让幽州军将水寨建将成,如此数日下来,徐庶必怒无疑,一待其水师赶到,急欲报复之下,守御必有疏失,到那时,自可见机行事。”

    贾诩心中虽已有了破敌的大略思路,只是眼下幽州水师到底尚未到来,具体战术安排自然也就无从谈起,他所能给出的也就只是些笼统的分析与推断罢了。

    “唔……”

    曹仁乃是大将之才,哪怕贾诩并未将话完全说透,可曹仁却是第一时间便明了了个中之奥妙,但却并未说破,仅仅只是若有所思地轻吭了一声了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