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兄弟阋墙(二)
    袁尚虽已靠着审配等人之力,强行正位了大将军,然,为了防备袁谭一方的反扑,愣是不让文武百官们回府,以守灵为名,将众人全都扣在了大将军府中,而他自己则趁机调派干员,全面接管了邺城的防御,直到自认局势已在掌控之中,方才放了众人回家,而此时,时间都已是过了十天了的。

    “可恶,竖子欺人太甚!”

    出了大将军府之后,袁谭这才得知自己安排在邺城各守备营中的嫡系心腹全都已被拿下,不仅如此,审配所部的四万精锐也早已进了城,到了此时,他便是连个翻盘的机会都没有了,一想到自己将向弟弟俯首称臣,袁谭的心就宛若刀绞般地疼着,气恼之余,竟是一把将侍女递上来的玉碗狠狠地砸在了地上,参汤与碎瓷齐飞,化成了满地的狼藉。

    “大公子息怒,如今事急矣,当得早作谋算才好啊。”

    在深感事态严峻的情况下,辛评与郭图都不曾回府,而是跟着到了袁谭府上的书房中,此际见得袁谭暴怒如此,辛评可就不免有些急了,赶忙从旁进谏了一句道。

    “谋算?还能有个甚的谋算,哼,审配老贼假传遗令,夺我之位,当诛,当诛!”

    袁谭这会儿正在癫狂状态中,又哪能静得下心来,只顾着破口大骂不已。

    “大公子明鉴,袁尚那厮断非善类,别看眼下不曾动手,早晚必会于大公子不利啊,事到如今,也唯有奋起一搏了。”

    辛评自知身上袁谭的印记太深,根本不可能取得袁尚的信任,反倒有可能遭其清洗,为自保故,此时也自不得不尽心地为袁谭好生谋划上一番了的。

    “搏?嗯……”

    袁谭何尝不想一搏,问题是眼下城中皆是袁尚的兵马,他手下不过就府上那支两千人的亲卫队,哪怕再精锐,也不可能会是袁尚手下五万余大军的对手,到了如今这么般田地,袁谭已是不知该从何搏起了的。

    “大公子莫急,您可还记得申生重耳之典故否?”

    辛评心中显然早已有了全盘之谋算,这一见袁谭已有了要一搏之心思,立马便出言提点了一句道。

    “申生重耳?唔……”

    袁谭个性上虽是有着不小的缺陷,可到底是饱读史书之辈,只一听辛评这般说法,心中立马便有了个隐约的想法,只是并不甚衬底,也就没急着道将出来。

    “申生亡于内,而重耳生于外,今,邺城已非久留之地,大公子须得设法先脱此牢笼,若能回平原军中,则可得稍安,然,自保恐还是不足,须得引外援以为用,如此,方可有一搏之力啊。”

    袁谭的若有所思状一出,辛评立马紧着又进言了一番,言辞灼灼间,自信之意可谓是溢于言表。

    “嗯……,仲治此言颇是有理,只是这外援……”

    就目下的局势而论,袁谭所能借力之处无外乎就是公孙明与曹操而已,至于素来有交情的刘表么,远隔千山万水,根本指望不上,问题是到底该引哪一方为用,却令袁谭不得不慎之再慎了的。

    “大公子何须多想,那公孙明素来野心勃勃,每每窥视我冀州之地,断不可与之联盟,倒是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大义名分皆不缺,姑且与之联盟,当可得名正言顺之利也。”

    没等袁谭想透个中之关键,郭图便已是冒冒失失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不妥,公则此言差矣,那公孙明虽非善类,然其之地离我平原不过咫尺之距,一旦闻知我方接连了曹操,只怕大举须臾便至,我等亡无地也,且曹操水师孱弱,纵使肯挥军来援,却恐难敌幽州水师,后路一断,曹操纵使再能,也必无后继之力焉,有此一点在,曹操定不敢以重兵轻易过河,我等与之联盟,不过只是句虚话而已,故而,能结盟者,也唯有那公孙明了。”

    郭图话音刚落,也没等袁谭有所表示,辛评便已大摇其头地提出了反对之建议。

    “理倒是这么个理,只是某与那公孙明旧怨不少,却恐其不肯助我,再者,此獠心甚大,若是引狼入室,后果实不堪设想啊。”

    袁谭其实也知晓与曹操结盟不过只是句空话而已,根本得不到实际的援助,问题是他对公孙明颇多忌惮,唯恐被公孙明给算计了去,自是不敢轻易便下个决断。

    “大公子能这么想就对了,那公孙明确非善类,然,姑且用之却是无妨,一待大公子正了位,掉过头来,再设谋除掉此獠,便可得万全矣。”

    辛评自然不会不清楚公孙明的吞并冀州之心,然则他却别有算计在心中,这会儿说将起来,还真有几分成竹在胸之气概。

    “哦,计将安出?”

    这一听辛评说得这般自信,袁谭登时便来了精神,但见其眉头一扬,便已是紧着追问了一句道。

    “大公子明鉴,那公孙小儿素来自大,向来瞧不起我冀州诸般人等,大公子若是着亲信前去联络,其一准会上钩,到那时,也必会亲提大军南下,我方与之联手,破邺城非难事也,事后,将军可设宴以表感谢,此獠自恃甚高,必无备,杀之不难,其一死,其军必乱无疑,大公子即可趁势收编其余众,嘿,观其所部将领大半是我冀州出身,皆没少受先主之恩泽,大公子登高一呼,应者必不在少数,借此良机,自可顺势荡平河北,坐拥三州之地,便有了与曹阿瞒争雄之资,此天赐良机也,不取不祥焉!”

    听得袁谭见问,辛评当即便是自信地笑了起来,一派挥斥方遒状地便将所谋之策详细到了出来。

    “妙计,大公子明鉴,某以为此策大善,宜速行,迟恐生变矣。”

    没等袁谭有所表示,站着一旁的郭图已是一击掌,高声叫起了好来。

    “好,那就这么定了,某即刻修书一封,且着佐治(辛毗的字)去蓟县一行,先探探公孙明之口风再行定议也自不为迟。”

    这一见手下两大谋士皆已取得了共识,袁谭也就没再多犹豫,挥手间,便已就此下了最后的决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