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醉里挑灯看剑
    时光荏苒,晃晃悠悠间,建安七年的新春佳节已至,幽州刺史内外皆张灯结彩,不单是为喜迎新春,更是因着公孙明与马、韩两家的联姻也将在正月初一隆重举行,四方宾客云集,文武荟萃,从一大早起,便一直闹腾到了戌时将尽,方才告了个消停,哪怕不是第一回当新郎了,可架不住下头文武官员们的热情,公孙明还是不免被灌了个七晕八素,待得退入后院,脚下都已是发飘不已了的。

    新房有两个,左院马晨曦,右院韩铃,左转,还是右转?这个貌似不用考虑,公孙明只犹豫了不到一秒,抬脚便往左院行了去,理由?很简单,韩家丫头才十四岁,实在下不去手啊,还是先养几年再说。

    “姑爷止步!”

    选择是好做,可门却显然没那么好进,这不,就在公孙明一脚高一脚底地踏雪行进了左边院子之际,冷不丁冒出了二十余名身着软甲的女兵,毫不客气地便挡住了公孙明的去路。

    “嗯?”

    马晨曦家学渊源,文武双能,此一事,公孙明是听说过的,在回幽州的一路上,也知晓马晨曦手下有队女兵,据闻都是见过血的主儿,对此,公孙明本来是不怎么在意的,可在这等时分被这么群女兵给拦住了,公孙明可就有些不爽了,醉眼朦胧地瞥了下那群英姿飒爽的女兵,从鼻孔里冷冽地便哼出了一声。

    “姑爷见谅,小姐说了,虽是迫于父命,不得不嫁与姑爷,然,姑爷要想入得房去,那就须得过了三关方可,若不然,就请姑爷另寻宿处。”

    饶是公孙明这一声冷哼里满满皆是不耐之色,可众女兵们却并未被吓退,但见为首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兵一伸手,不亢不卑地便开出了个进房之条件。

    “呵,成啊,那就来好了。”

    这一听要进洞房居然还有这么个余兴节目,公孙明登时便乐了,蛮不在乎地便挥了下手,笑呵呵地便同意了那名女兵的提议。

    “久闻姑爷文武双全,还请姑爷先开了此弓。”

    为首的女兵根本没在意公孙明那满脸的戏谑之笑容,木着脸便将一把铁胎弓递到了公孙明的面前。

    “开!”

    要说到武艺,公孙明距离赵云那等无敌的水平还是有些差距的,可要说到力量么,不知何故,公孙明的力量一直在增长着,到如今,光论力量已然比之赵云还要强上一筹,又岂会怕了这等开弓之考验,但听公孙明一个开声吐气,双手猛然一用力,便已将那足有五石的铁胎弓拉得个浑圆如满月。

    “清姑爷以雪为题,赋诗一首。”

    这一见公孙明如此轻松便将铁胎弓拉得满圆,众女兵们当即便全都惊呼了起来,唯有为首那名女兵依旧不苟言笑,转身一摆手,便见几名女兵抬来了几子与笔墨纸砚。

    “呵呵。”

    要说到诗才,公孙明其实一般得很,可架不住有剽窃神功在身,要啥诗没有,关于雪的诗,那更是多得个汗牛充栋,这当口上恶趣味一发,毫不客气地便将老毛的成名大作《沁园春·雪》给整了出来,那一手刚劲的廋金体一出,立马便震慑得众女兵们全都为之美眸圆睁。

    “小姐有吩咐,姑爷请进。”

    为首的女兵将公孙明的“墨宝”捧进了主房不多久,便又满面肃然地行了出来,一摆手,就此道了请。

    “嘿。”

    见得自己只过了两关,便能入得洞房,公孙明可是得意得很,一声怪笑之下,人已是摇摇晃晃地便走到了房门处,一伸手,将厚实的门帘掀将开来,自得地便往内里行了去,然后……,然后公孙明就发现自己险些杯具了去!

    “看剑!”

    这都没等公孙明适应房中的灯火呢,就听一声轻叱中,一柄未开封的宝剑已若闪电般劈面刺了过来。

    靠,谋杀亲夫啊!

    那宝剑虽不曾开封,可剑尖却还是有的,真要被刺中了,那后果绝对酸爽得可以,一个激灵之下,公孙明的酒顿时便醒了大半,忙不迭地一侧身,让开了宝剑的刺击,却不料他才刚一动,剑锋已然如影随形般地又扫了过来。

    玩真的?面对着袭来的剑锋,公孙明可就怒了,身形一展,在扭腰避开剑势的同时,左手握拳,猛然便暴击了过去,拳刚出,拳风已然狂啸不已,可惜对面那道身影反应奇快,不等拳到,便已灵动地躲闪了开去。

    “铛、铛铛……”

    公孙明虽习过拳脚功夫,可本事只是一般,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自是不愿空手对敌,趁着对面那道身影避让的空档,就见公孙明两个大步便已蹿到了屋角,抄起一支烛台,连着与对手硬碰了十数记,仗着力量上的绝对优势,以强力荡开了对手的宝剑,欺进了身去,只一拽,便已拽住了对手握剑的胳膊,轻轻一抖,但听一声惊呼,对手的宝剑便已“当啷”落了地。

    “呀……”

    尽管剑已脱身,对面那道身影显然还不肯罢休,抬脚便是一踢,却不料公孙明眼疾手快,回手一抄,便已捏住了对方的脚踝,往上一拉抬,对手便再也动弹不得了。

    “娘子,为夫可算是过关了?”

    到了此时,公孙明方才看清了面前这名对手,但见那一张吹弹可破的瓜子脸上满满皆是惊愕之色,更为其本就是绝美的姿容多增添了几分的娇羞,直看得公孙明眼珠子都快转不动了。

    “你……”

    剑客除了马晨曦,自然不会有别人,她本来是想来上个驯夫记的,却没想到居然演成了驯悍记,心一慌,更是不知该如何自处了的。

    “哈哈……,娘子既是不说话,那便算是为夫过关了,来罢。”

    说起来,这还是公孙明第一次瞧见马晨曦的容颜,又是在这等微妙的姿态下,小公孙明可就当场立正了,哪还能稍忍片刻,但听公孙明一声怪笑之下,随时将烛台往地上一丢,抱起新娘子,飞扑着便上了榻,接下来么,自然是衣袂乱飞的少儿不宜之节目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