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各有算计(一)
    深秋的天黑得早,这才酉时一刻而已,日头便已下了山,只留几抹余晖,将天边的云朵渲染得通红如血一般,景致无疑极美,然则钟繇却是无心去欣赏,但见其背着手,在空无一人的大堂上来回地踱着步,双眉紧皱成了个大号的“川”字,眼神里满满皆是浓得化不开的忧与愁。

    “禀大人,下官未能见着韩将军,据其中军官所言,说是病了,不见客。”

    就在钟繇心慌意乱之际,却听一阵仓促的脚步声响起中,一名中年文官已疾步从堂下行了上来,一见着钟繇的眼神扫将过来,紧着便抢上了前去,一躬身,满脸愧色地便禀报了一句道。

    “嗯?病了?”

    一听中年文官这般说法,钟繇原本就皱着的眉头顿时便更皱紧了几分,脸上满满皆是狐疑之色,没旁的,午后前来举报马腾的人可是韩遂的手下,言语间更是暗示了韩遂必将会配合曹军一方拿下马腾的,可事到临头,韩遂居然玩起了病遁,个中要说没有蹊跷,钟繇又如何肯信。

    “回大人的话,是时,下官也以为韩将军应是在装病,便私下寻熟人问了问,这才知午后有一自称叶明的幽州刺史府掾属到过韩将军府上,密谈了许久,而后,韩将军便宣称要嫁侄女予那公孙小儿为平妻。”

    中年文官乃是钟繇的心腹手下,一向以办事稳妥而著称,此番也自不曾让钟繇失望了去,紧着便给出了探查而得的准确消息。

    “消息确实么?”

    这一听韩遂也打算嫁侄女,钟繇忍不住便倒吸了口凉气,手足更是不自觉地便哆嗦了起来,没旁的,别看他高踞大都督之位,可其实手下不过就两万五千杂兵而已,勇将更是一个皆无,若是马腾与韩遂皆反,关中可就要不保了,一旦让公孙明占据了关中,后果可就真要不堪设想了去。

    “应是不假,只是下官所约谈者官阶并不甚高,对内情实无太多之了解。”

    韩遂一向善于笼络部下,尽管手下并无甚出色勇将,论骁勇皆远不及马家父子,可这么些年来,韩遂却能始终与马腾平起平坐,完全靠的是其内部的团结,自钟繇主政关中以来,虽一直竭力在韩遂所部收买内应,可效果却着实一般得很,根本无法接触到韩遂所部的核心,此番若不是因着韩遂突然宣布嫁侄女一事太过蹊跷,以致于手下诸将们皆视为奇葩而乱议不止的话,中年文官就算再如何刺探,也无法探出个究竟来。

    “事急矣,须得尽快报予丞相知晓,某这就修书一封,尔连夜赶去历城,请丞相明示行止。”

    在自忖已然无法掌控关中局势的情况下,钟繇不得已,也只能来上个矛盾上缴,指望着曹操那头能给出个应对之良方了的……

    “报,禀主公,叶大人回来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就在钟繇焦躁不安地等消息之际,公孙明也同样在等着叶明那头的反馈,所不同的是公孙明并无丝毫的焦躁之色,而是好整以暇地与庞统手谈着,棋至中局时,却见凌锋匆匆从帐外而入,朝着公孙明便是一躬身,低声地禀报了一句道。

    “嗯,传。”

    这一听叶明已归,饶是公孙明心性沉稳过人,眉宇间也自不免浮起了几丝喜色,没旁的,叶明能准时归来本身就说明了事情必然顺遂无比,对此,公孙明心中可是笃定得很,一想到能让曹操吃上个有苦说不出的闷亏,公孙明自是有理由好生乐呵上一把的,也就是养气功夫了得,这才不曾喜形于色罢了。

    “主公,属下幸不辱使命,大事已定,只是尚有个枝节处,属下擅自作了主张,又为主公定了门亲事。”

    凌锋应诺而去之后不多久,就见叶明已是疾步从外头行了进来,行礼之余,竟是笑容满面地开涮了公孙明一把。

    “哦,甚的亲事?定濡(叶明的字)莫要卖关子了,且就明说也罢。”

    公孙明之所以愿与马家联姻,着眼点可是在马超的身上,至于所娶的马晨曦是美是丑么,他其实并不甚在意,此际一听叶明居然擅做主张地又给自己整出了门亲事来,公孙明可就有些不甚乐意了,但却并未带到脸上来,仅仅只是语调淡然地发问了一句道。

    “回主公的话,事情是这样的……”

    尽管公孙明的语调平和如常,可叶明却是敏锐地察觉到了公孙明心中的不满之意味,自是不敢再胡乱出言调侃了,赶忙飞快地组织了下言语,将与马腾以及韩遂交涉的全盘经过详详细细地都道了出来。

    “军师对此可有甚要说的么?”

    关中乃是龙兴之地,得此者可得天下,对此,公孙明可是有着清醒的认识的,尽管他眼下限于形势,暂时无力西进,可却须得预先作出些安排,待得时机成熟,便可挑起关中之乱,而后趁机从容进兵,以谋西北,从此意义来说,公孙明自是不愿见到关中马、韩二部精诚团结之局面的出现,为此,他方才会定下娶马晨曦为平妻之策,可眼下叶明的自作主张却无疑打乱了公孙明原本定好的基调,个中利弊究竟如何可就真不好说了。

    “无妨,马、韩二人不过面和心不合罢了,若无外部压力,迟早会起冲突,主公不妨左右逢源,时机不至,便不叫二人彻底闹翻,一待腾出了手来,再行离间之策也自来得及。”

    相较于公孙明的身在局中而论,庞统无疑便是旁观者清,只寥寥数语便道破了关键之所在。

    “唔,如此也可,接下来就看曹阿瞒如何接招了。”

    公孙明眉头微皱地想了想,也觉得庞统所言不无道理,对被迫再纳一妾之事么,虽略有些不爽,却也不是太过在意,心思很快便转到了曹操的可能应对手段上。

    “呵,主公不妨再给曹阿瞒添点堵,先将马、韩二部之战俘各放回一半,以换取庞德之家眷,想来曹阿瞒闻此,怕是要数日难眠了的。”

    庞统根本不在意曹操的反应究竟会如何,在他看来,曹操虽强,可惜鞭长莫及之下,根本不可能有甚应对之良方。

    “哈哈……,好,那就这么定了,定濡再辛苦一趟,且去通知了马、韩二人一声。”

    能让曹操吃瘪的事儿,公孙明一向是很乐意去做的,庞统这才点了一句,公孙明便已敏锐地明了了庞统的未尽之言,忍不住便放声大笑了起来……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