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 合纵连横(一)
    马岱自被俘后,虽不曾受甚虐待,可在战俘营里呆着,自然不可能有啥好待遇,别说酒了,便是肉食都已是二十余日不曾用过了,这乍然一见满桌的酒菜,喉结自不免便上下乱动了起来,可又不愿在公孙明面前示弱,只能是紧绷着脸,强装出一派不屑一顾之模样,当真忍得个辛苦无比。

    “军中无甚佳肴,唯酒尚可,德山且请自便好了。”

    见得马岱在那儿憋得辛苦难耐,公孙明心中暗自好笑不已,但却并未带到脸上来,仅仅只是面色淡然地一举酒樽,声线平和地便吩咐了一句道。

    “哼!”

    公孙明这么一说,马岱顿觉自己的表现很是不堪,火大之余,索性扭过了头去,既不去看公孙明,也不去看那些酒菜。

    “呵。”

    马岱这等赌气的模样一出,公孙明不由地又是一声轻笑,也没去管他,自顾自地便吃喝上了。

    “尔便是要下毒,某又何惧之有,哼!”

    马岱忍了又忍,可被酒香一逼,腹中的酒虫当即便闹腾上了,加之天已近午,本就腹饥难耐,见得公孙明在那儿大吃大喝,实在是忍不住了,自找了个台阶下之后,不管不顾地也跟着吃喝开了,这一吃将起来,还真就是一派狼吞虎咽之模样,当即便令凌锋等人皆为之目瞪口呆不已。

    “饭饱酒足,且就谈谈正事好了。”

    公孙明并未出言讥笑马岱的饥不择食,自顾自地用着酒菜,良久之后,见得马岱面前的酒菜已基本被扫空,公孙明这才放下了酒樽,慢条斯理地开了口。

    “没啥好谈的,某断不肯降,断头酒已足,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好了。”

    马岱吃也吃了,喝也喝了,却根本不领公孙明的情,但见其油腻腻的手一摇,便已是绝然无比地吭哧了一声。

    “哦?哈哈……”

    马岱倒是说得个豪气四溢,可公孙明却宛若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般,竟是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直笑得马岱怒目圆睁不已。

    “笑个屁,某岂是贪生怕死之徒!”

    大怒之下,马岱可就顾不得甚场合不场合的了,一张口便爆了粗。

    “德山误会了,某早知尔乃忠义刚烈之人,又岂会逼尔投降,那也未免太小看你德山了。”

    公孙明浑然不介意马岱的恶声恶气,一摆手,笑容满面地便给出了个解释。

    “嗯?”

    被公孙明这么一说,马岱当场便傻了眼,木讷讷地看着公孙明,怎么也搞不懂公孙明这究竟唱的是啥戏来着。

    “马家一门皆忠肝义胆之辈,此一条,某素来便知,也向来敬仰得很,此番之所以兵戎相见,想来应不是腾公之本意,必是受了小人挑唆之故也,然,误会既成,终归是须得解决了去的,德山以为如何哉?”

    马岱这等懵懂的模样一出,公孙明嘴角边的笑意自不免便更浓了几分,也自不曾让其多费猜疑,语调平和地便扯了一通,虽不曾明说,可言语间明显透着欲与马家和解之用意。

    “尔究竟意欲何为?”

    马岱一直对梗阳之败耿耿于怀,认为己方会败,完全是因中了公孙明阴谋暗算之故,心中自是不服得很,可也知晓如今幽州军势大难挡,故而一听公孙明似乎打算跟马家和解,马岱立马便来了精神,可又怕再度被公孙明算计了去,自是不敢急着有甚表示,但见其眉头一扬,便已是冷声喝问了一句道。

    “问得好,这么说罢,某不单可以放你德山回关中,亦可让前番一战中被俘之马、韩二部将士皆一体归乡,便是放还兵器马匹也自无不可之说。”

    公孙明并未急着开出条件,而是先将若能彼此媾和的结果道了出来。

    “呵,怕没那么简单罢,某不耐猜谜,尔有甚要求,且就直说好了。”

    这一听公孙明这般说法,马岱第一个反应便是不可能,他怎么也不相信公孙明会有这等仁义之心,但见其斜眼藐视了下公孙明之后,满脸不信状地便咋呼了一嗓子。

    “要求么,自然是有的,不多,就三条,其一,烦请腾公将庞令明之家眷送来;其二,腾公与遂公须得保证不再犯我并州;至于其三么,嘿,听闻腾公有一女,名唤晨曦,年十六,尚未出阁,某尚缺一平妻,愿聘之,若能周全此三条,某即刻撤军,并将贵部与遂公所部被俘将士一体归还,成与不成,便得看腾公愿还是不愿了的。”

    “绝无可能,尔休要痴心妄想!”

    对于公孙明所言的前两条,马岱其实无所谓得很,可却断难接受马家之女为人平妻之事,无他,所谓的平妻不过是好听的说法而已,说到底还是妾,以马家世代名门,又岂肯如此受辱了去。

    “嘿,成与不成,终归须得腾公来定夺,尔不过就一传话之人而已,要尔来咸吃萝卜淡操心个甚?”

    这一见马岱居然敢跟自己拍桌子,公孙明的眉头当即便扬了起来,毫不客气地便讥讽了马岱一句道。

    “你……”

    被公孙明这么一说,马岱的脸面登时便挂不住了,张口便欲骂娘了。

    “你个甚,马岱,尔给某听好了,此军国大事也,岂是尔这等身份者可以随意置喙的,若是尔定要肆意胡为,一旦大战再起,怕是不知要有多少人头滚滚落地,关中本就已是十室九空了的,再要战,某自奉陪到底,就怕你马家上下皆死无地焉,言尽于此,尔若是真不愿回关中传话也罢,某自寻他人前往便是了!”

    公孙明向来便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又岂会真被马岱这等莽撞汉子所吓倒,但见公孙明双眼一瞪,便已是毫不容情地训斥了马岱一通子。

    “某、某……,哼,某去便去,怕个鸟!”

    马岱虽不算是头脑简单之辈,平日里也有着几分智算之能,可在公孙明面前,简直就像是个懵懂小儿一般,被一番搓揉下来,竟是不知该如何作答才是了的,傻愣了好一阵子之后,这才一咬牙,赌气意味十足地吭哧了一声……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