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张辽逞威
    “全军止步,就地列阵!”

    曹仁所部虽有三万兵马,可个中骑兵不过就五百而已,大老远见到袁谭率三千骑兵当道列阵,自是不敢就这么以散乱阵型冲将

    过来,在离着袁军阵列还有四百余步的距离上,便即扬手止住了手下将士的追击之脚步。

    “谁敢去打头阵?”

    袁绍一直以为袁尚最像自己,可实际上么,真正像他的反倒是他并不看重的袁谭,都是一般的多谋而寡断,这不,明明手中握

    有三千精锐骑兵,却一直在犹豫着是否要趁曹军布阵未稳时发起强攻,愣是错过了个破敌之良机,要知道曹仁所部可是一路狂

    奔了近十里之地的,人马皆已是疲惫不堪了,偏偏袁谭左犹豫右迟疑地蘑菇了许久,结果倒好,等曹军列好了阵型,袁谭不思

    跟对方僵持,以掩护手下将士撤退,居然又起了斗将之心思,真不知他究竟哪来的自信。

    “末将愿往!”

    河北确是盛产绝世勇将之地,可与此同时么,也有着大批不自量力的傻缺,这不,袁谭话音方才刚落呢,便有一名满脸络腮胡

    的偏将高呼着纵马而出,此人正是袁谭新收的勇将徐璧,河北蒲山人。

    “文远,送首级的人来了,你去还是某去?”

    这一见袁谭阵中有将冲出,曹仁不由地便笑了起来,蛮不在乎地便扯了一句道。

    “将军且稍待,某这就去见上一功!”

    张辽自投了曹操之后,虽也历经了不少战阵,可一直都不曾立下过甚太大的功劳,而今见得有敌前来送死,自是不肯错过了去

    ,朗声应诺之余,紧着便策马冲了起来。

    “来者何人?”

    徐璧满脸络腮胡,身高体大,看起来似乎已过了中年,可实际上不过才十九岁不到而已,明显是打小听评书长大的主儿,居然

    在这等战阵之上,还要耍甚通名报姓的把戏,着实可爱到了极点。

    “杀尔之人,受死!”

    自追随吕布时起,张辽可是没少与敌战阵对决,却当真没遇到还有似徐璧这等傻子,于纵马间自不免有些发愣,可很快便回过

    了神来,哪管徐璧究竟在唱啥戏,只管打马加速,势若奔雷般地冲上前去,一声大吼之下,手中的精钢长枪便已若闪电般暴刺

    了出去。

    “啊……”

    可怜徐璧还在等着张辽自报家门呢,冷不丁见张辽如飞般地便杀到了面前,心不由地便是一慌,赶忙将手中的长枪便是一横,

    试图挡住张辽的攻杀,反应倒也不能算慢,奈何张辽这一枪实在是太快了些,哪怕徐璧都已是竭尽所能地作出应变了,却依旧

    未能架开张辽的枪势,但听“噗嗤”一声闷响过后,张辽手中的长枪便已毫不容情地捅穿了徐璧的胸膛,又从其后背处透将出来

    ,剧痛袭来之下,徐璧忍不住便发出了一声惨绝人寰的嚎叫。

    “扑通!”

    张辽乃杀神般的人物,哪怕徐璧嚎叫得再凄惨,他也自无丝毫的恻隐之心,双臂一用力,便已将徐璧挑离了马背,再一甩,徐

    璧那残破的身躯便已是一路淌血地横飞出了丈许之遥,又重重地砸落在了地上,只翻滚了几下,便即没了声息。

    “将军神威,将军神威……”

    见得张辽一个照面便将徐璧斩杀当场,三万余曹军将士们顿时便全都激动了起来,整齐的喝彩声暴然狂响个不休,而反观袁军

    一方,则尽是满脸的难堪之色,倒不是因着徐璧被斩本身,而是觉得徐璧这等傻缺实在是太丢冀州军的脸面了。

    “混蛋,狗贼无耻,谁敢去取了那厮的狗命!”

    这一见张辽阵斩了徐璧之后,居然不回马本阵,而是耀武扬威地在两军阵前往来驰骋着,袁谭登时便被气得个口鼻歪斜不已。

    “某去!”

    冀州军虽早非从前那等无敌的强军,猛将死的死、叛的叛,可军中依旧不缺敢战之勇士,这不,随着一声咆哮响起,又一名手

    持斩马大刀的冀州偏将纵马冲出了本阵,此人正是袁谭的近卫偏将陈摩。

    “将军小心,有贼将追上来了!”

    “将军快回马,贼军杀到了!”

    “不好,老贼无耻!”

    ……

    陈摩乃冀州军中老将,武艺如何不好说,战阵经验却是绝对的丰富,冲出本战阵的时机也自拿捏很准,恰恰就在张辽纵马横着

    奔驰之际,只见陈摩闷不作声地只管催马狂冲,有若奔雷般便冲到了张辽身后不远处,这等情形一出,曹军阵中诸般人等顿时

    便全都惊呼了起来,就连曹仁也自忍不住握紧了手中的大刀。

    “杀!”

    尽管曹军阵中鼓噪连连,可张辽却宛若不曾听到一般,始终都不曾回过头去,直到陈摩纵马已将将与张辽追得个首尾相连之际

    ,冷不丁却见张辽一声大吼间,腰一扭,手中握着的精钢长枪已然顺势猛刺了出去,赫然是半招的“回马枪”。

    “噗嗤!”

    陈摩自以为打了张辽一个措手不及,正自准备挥刀给张辽来上一下狠的,却不料他的刀方才刚刚举起来,张辽的枪便已先到了

    ,而此时,陈摩前胸洞开,根本来不及沉刀招架,甚至连铁板桥都来不及耍将出来,便已被张辽一枪捅穿了胸膛。

    “狗贼,安敢如此辱我,哪里逃,留下头来!”

    袁谭本就不是啥好脾气的主儿,这一见张辽连连用阴招杀了自己两员大将,心火登时便大起了,也自不顾自己乃是一军主帅之

    尊,竟是跃马横枪地冲出了本阵,高呼着要与张辽见个高下。

    “来得好,逆贼,受死!”

    尽管已连斩了两员敌将,然则张辽却并不满足,依旧在两军阵中往来奔驰着,本是想再激一名敌将来送死,可却没想到袁谭居

    然亲自出马了,心不由地便是一喜,自不会有甚客气可言,但见其一拧马首,便已是纵马如飞般地向袁谭迎了过去。

    “杀!”

    袁谭一向自负勇武,这一见张辽身上所着的不过只是偏将军的甲胄而已,自不会将张辽放在眼中,这一冲到了两马将将相交之

    际,紧着便全力攻出了手中的长枪,急速地刺向了张辽的胸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