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二章 一战扬威(四)
    泺口,南距历城二十三里,于春秋时,本是从历城通往祝柯县境的古渡,后因始皇帝将官道东移至明津古渡,泺口渡便已渐寥

    落了下去,至汉末,更是少有商旅往来,基本已废,然,自打今春以来,泺口渡却又成了个焦点所在,先是袁谭将袁家舟师水

    寨安置于此,在袁家水师被于禁率部偷袭而全军覆没后,曹军舟师又将水寨大营设置在了泺口渡。

    为切断袁谭所部与河北之联系,曹军舟师的河上巡逻自是严密无比,日夜皆有大小战船在河面上往来巡视,哪怕是雾气蒙蒙的

    清晨时分,也自不会有例外,这不,此时此刻就有着五艘漕船改制的战船以及二十余艘只能载七人的小艇正自在靠近南岸的河

    面上呈扇形分布,不紧不慢地顺流行驶着,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宁静与祥和。

    “军侯快看!”

    于战乱年月,宁静与祥和终究脆弱得有如薄纸一般,根本经不得丝毫的风吹雨打,这不,一阵风吹过,薄雾飘荡间,河心处隐

    约露出了些巨大的形体,看起来像是船,只是那体格未免太大了些,以致于无意间发现了不对的士兵竟是不敢言明那究竟是何

    物。

    “嗯?不好,是幽州贼子,快,掉头,吹号,快吹号!”

    听得响动不对,率队巡逻的曹军军侯立马便循声往河心处望了过去,可一时半会也同样没法断明究竟,直到瞧清了首舰上那迎

    风招展的铁血大旗,那名曹军军侯这才如梦初醒般地狂嚷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

    告急的号角声暴响不已间,曹军水师的这支小舰队慌乱不堪地便开始了掉头,众多水手拼命地划着桨,试图抢在幽州水师杀到

    前完成转向。

    “追上去,撞沉敌船!”

    发现总是相对的,在曹军水师忙着掉头逃跑之际,早有了望哨将敌情报到了何崇处,对此,何崇根本不以为意,甚至没打算为

    这么小股敌军稍作停留,仗着己方船大船多,满不在乎地便下了道将令。

    “嘭、嘭……咔嚓、咔嚓……”

    曹军军侯的命令虽是下得极为及时,其手下将士为了逃命,也确实是连吃奶的力气都拿了出来,个中那些七人小艇也就罢了,

    舵手与桨手们相互配合之下,倒也能很快便完成掉头动作,可那五艘漕船改造而得的战船就明显笨重了许多,哪怕其上的水手

    们都已在拼命了,可惜还是没能抢在顺风而来的幽州军大舰队面前完成掉头重任,结果么,自然不会有意外可言——在体格巨

    大的幽州军楼船面前,曹军战船就跟纸糊的一般,但听一阵撞击声以及刺耳的断裂声过后,五艘曹军战船当即便被撞沉了去,

    落水的士兵惨嚎着在冰冷的河水中上下挣扎个不休,然则幽州军舰队却根本不加理会,一路扬帆直向上游不远处的曹军水师大

    营直冲而去。

    “报,禀都督,下游处传来警讯,疑似发现贼军水师大举来袭,请都督明示!”

    于禁治军向来极严,那些轮值哨兵一听得下游处传来的号角声,自不敢有丝毫的迁延,紧着便报到了于禁处。

    “嗯?”

    一听那名前来禀事的哨兵如此说法,于禁的眉宇间不由地便闪过了一丝狐疑之色,此无他,袁家水师已被其基本全歼,除了极

    少部分逃回了北岸之外,大小六百余艘船不是被焚毁便是被曹军所俘获,照理来说,黄河上应是再无其余水师之存在了的,至

    少在于禁看来是如此,而今居然冒出了如此之警讯,又怎叫于禁不疑惑再三的。

    “都督明鉴,雾未散尽,目力难以及远,只闻号角声急,却难瞧见敌军之动态,然,号角声始终不见消停,警讯应是不假。”

    见得于禁这般表情,前来禀事的轮值哨兵自不敢稍有轻忽,赶忙出言解释了一番。

    “嗯,走,看看去!”

    尽管心下里还是不以为会有甚重大之敌情,然则本着谨慎之原则,于禁还是打算亲自到水寨垒墙处去看个究竟。

    “报,禀都督,丞相有令:幽州水师已大举逆河而上,并于三日前攻击了明津古渡,高汝所部全军覆没,如今敌情不明,提请都

    督小心戒备,万不可擅自出击,务以保全舟师为要。”

    没等于禁走到中军大帐的帐口处,就见一名报马已是匆匆赶了来,一见到于禁的面,便是一个单膝点地,紧着便将曹操的命令

    道了出来。

    “哦?可知幽州水师是何人领的军,规模如何?”

    这一听是幽州水师来犯,于禁脸上的迷糊之色自不免便更浓了几分,此无他,概因他根本就不曾听说过幽州军有水师的存在,

    这冷不丁居然就大举来犯了,未免太过匪夷所思了些,要知道水师可不是那么容易成军的,战船的建造乃至水手的训练都不是

    一朝一夕能办到的,哪怕似曹军黄河舟师这等半吊子水平,那也是数年精心操练出来的结果,一帮玩骑军的北佬居然有了水师

    ,还是大规模的水师,这简直跟说笑话一般,哪怕命令出自曹操之手,于禁也自不免为之狐疑万千的。

    “敌情不明。”

    幽州水师一战灭掉了高汝所部之后,便即全舰队靠往了北岸,一路逆水而上,并不曾再在南岸出现过,别说那名报马不知详情

    ,就连曹操同样也不知幽州水师的根底。

    “来人,传令下去,紧闭寨门,着令弓弩手齐上垒墙防御,小心戒备,有敢疏忽懈怠者,皆斩!”

    这一见前来禀事的报马压根儿就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于禁的眉头不由地便是一皱,可再一想,敌水师既已将至,内涵如何自也

    就很快能见个分晓,自无须再去追究那么许多,一念及此,于禁也就没再迟疑,紧着便下了道死守不出之将令,旋即便听曹军

    水寨中号角声连天震响不已间,大批的弓弩手在将领们的口令声中飞快地冲上了垒墙,剑拔弩张地做好了战前之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