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一战扬威(二)
    高汝本是袁家所属的北海太守,其手下将士皆是临时征兵所得,最盛时,曾有两万五千兵力,其后被袁谭与审配联军杀得大败

    亏输,待得到逃去徐州之际,也就只剩下不到八千兵马,此番配合曹军反攻北海时,又被李典抽调走了近半精锐,如今手下也

    就只有四千不到的杂兵罢了,武器装备更是简陋得很,别说弩车了,便是投石机也没有,根本没能力干扰到幽州军的登陆行动

    ,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两个营的幽州士兵大摇大摆地在码头处上了岸。

    “开始罢。”

    在不受干扰的情况下,幽州军的行动自是顺遂无比,很快,上了岸的两个营幽州步军毫无顾忌地便在曹军前后营门外列好了防

    御阵型,一见及此,徐庶也自不曾有丝毫的迟疑,声线平和地便下了道命令。

    “第一分舰队听令:上燃烧弹,给我狠狠地砸!”

    徐庶既是有令,何崇自是片刻都不敢耽搁,挥手间便已是厉声高呼了一嗓子,旋即便见旗舰高大桅杆上的信号兵急速地舞动手

    中的两面小旗子,将命令传达到了第一分舰队处。

    “嘭、嘭、嘭……”

    幽州水师第一分舰队的十艘大型楼船早已行驶到了岸边不远处,待得开火的命令下达,各舰立马一边上行,一边依次开始了轰

    击表演——每艘楼船的前后甲板上皆加装了配重式重型投石机,既可抛射巨大的石弹,也可换装木格子,用以投掷燃烧弹,每

    一架木格子最多可同时装载八枚燃烧弹,以目下战船离曹军渡口营地的距离而论,只能装四枚而已,可架不住十艘战舰的轮番

    投掷,一次八枚,一轮下来就是足足八十枚燃烧弹,哪怕其中真正命中曹军营地的不过一半而已,可炸起的火团却是很快便将

    曹军营地烧得个处处火起。

    “撤,快撤!”

    可怜高汝所部不过都是些杂兵而已,哪曾经历过这等燃烧弹之攻击,不少着了火的士兵惨嚎着满地乱滚,侥幸逃过一劫者则是

    跟无头苍蝇般在营中四下乱窜,眼瞅着大势已去,高汝的心已是拔凉一片,哪敢再在营中多呆,但见其飞一般地冲下了已被引

    燃的了望塔,抢了匹战马,高呼着便往后营门狂逃了去,一见及此,心胆俱丧的曹军将士也都有样学样地跟着往后营门蜂拥而

    去。

    “放箭!”

    曹军大营后门外百步不到的距离上,一个营的幽州步军早已列好了防御阵型,待得见曹军将士慌乱地直冲而来,负责指挥的校

    尉自是不会有甚客气可言,挥手间便已冷声断喝了一嗓子。

    “嗖、嗖、嗖……”

    但听弓弦声暴响不已间,两百余支雕羽箭便有若飞蝗般从幽州步军方阵中激射而出,劈头盖脸地罩向了急于奔命的曹军将士,

    可怜曹军将士这会儿只顾着逃命,措不及防之下,当即便被射倒了一大片,就连一马当先逃在最前头的高汝也没能幸免,头一

    个便被射落了马下。

    “投降,我等投降,别射箭了,我等降了……”

    众曹军将士们本来就没丝毫的战心可言,而今高汝既死,群龙无首之下,众兵丁们自是全都乱了分寸,也不知是谁先带的头,

    哀嚎声四起间,大批逃出了大营的士兵很快便跪满了一地,而此时,开战也不过才半个多时辰而已……

    “报,禀丞相,不好了,幽州水师突然由海逆河而上,明津古渡已落敌手,高使君战死,其部全军尽墨。”

    十月初七,卯时末牌,用过了早膳之后,曹操正打算行出中军大帐,指挥手下诸军对历城再度发起围攻,然则还没等他走到大

    帐门口处,就见一骑报马匆匆而来,一个单膝点地便跪倒在曹操的面前,语调惶急不已地禀报了一句道。

    “什么?何时的事?来了多少兵马,是何人领的军,嗯?”

    曹操已然得知了马家军惨败而逃之事,但却并不甚担心公孙明会挥师南下,此无他,不说幽州军新得之地要安抚,就算公孙明

    肯放弃并州的既得之利,也没可能渡过黄河,概因袁家水师已然尽灭,而幽州军往昔根本不曾有水师之编制,曹操自是不曾将

    公孙明的威胁放在心上,可这会儿一听那名报马如此说法,曹操可就稳不住神了,但见其双眼一瞪,便已是一迭声地刨根问底

    了起来。

    “回丞相的话,小人并不清楚具体战事之情形,乐使君有信一封在此,请丞相过目。”

    一听曹操这般问法,前来禀事的报马可就不免有些抓瞎了,没旁的,别说他区区一传令兵了,便是新任齐郡太守乐进也不清楚

    明津古渡一战之详情——明津古渡一战开始得突然,结束得也快,连同高汝在内的近四千守军无一逃脱,偏偏高汝因着惊惶太

    过之故,居然忘了要向齐郡太守乐进告急,加之因当初公孙明兵进青州时,已将临淄周边的百姓几乎迁徙一空,明津古渡附近

    数十里内都几无人烟,结果便是乐进根本不知道明津古渡已然丢失,直到昨日午间,乐进因事派人去明津古渡联络之际,方才

    发现高汝所部已被尽歼,不仅如此,营垒以及码头也皆被尽毁,大惊之下,乐进赶忙派出了大批的侦骑,沿河上下走访,最终

    才从游民口中得知了些大略的线索而已。

    “不好,来人,快去水寨,告知文则(于禁的字)小心幽州水师,敌情不明之下,万不可擅自出击,务以保全舟师为要,快去,

    快去!”

    乐进的信不短,可写的都是些无甚营养的废话,不单不曾说明明津古渡一战的详情,也无法确定幽州水师的具体规模,通篇都

    是也许大概之类的猜测之辞,对此,曹操自是不满得很,然则骂娘的话才刚到口边,一股子不祥的预感突然打心底里狂涌了上

    来,自顾不得再生气了,赶忙紧着便呼喝了一嗓子,惶急之意可谓是毕露无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