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一战扬威(一)
    十月初三,青州的战事已然到了尾声,三路曹军分进合击之下,青州诸城俱下,势如破竹一般,杀得袁军毫无抵抗之力,仅仅

    半个月不到的时间而已,便已基本全取了青州之地,唯有厉城尚在袁谭的控制之中,然,面对着多达十五万之众的曹军之合围

    ,兵微将寡的袁谭根本支撑不了多久,最终断然逃过兵败身亡之下场,在这等大好之形势下,奉命把守明津古渡的曹军北海太

    守高汝所部之防御自不免便显得颇为的松懈,时值正午,大多将士都在等着用膳,稀里哗啦的喧嚣声始终响个不停,而轮值的

    岗哨们也大多心不在焉地扯淡着,竟是无人注意到远处的河道上不知何时已然冒起了一片如云般密集的风帆。

    “快看,那都是啥?”

    尽管是逆水,可借着风势的吹拂,如云般密集的风帆移动得并不慢,很快便已清晰可辨,就在此时,终于有一名在了望塔上轮

    值的岗哨发现了不对,紧着便狂嚷了一嗓子。

    “不好,是贼军,快,快去禀报使君大人!”

    “吹号,快吹号!”

    ……

    听得响动不对,几名闲扯不已的岗哨立马便全都循声望了过去,当即便全都被震慑住了,没旁的,概因那逆流而上的船队之规

    模实在是太过浩大了些,樯橹林立,风帆遮天,光是大型战船便有着近百之数,更别提那些游曳在大船之间的众多艨艟之类的

    中小战船,最为关键的是那些战船上飘荡着的赫然是幽州军的旗号,待得看清了这一点,那些岗哨们顿时便是好一阵的心惊肉

    跳,刹那间,告急的呼喝声与号角声当即便狂乱地响成了一片。

    “怎么回事?为何喧哗若此,嗯?”

    高汝本正好整以暇地用着丰盛的午膳,冷不丁听得外头响动不对,登时便怒了,霍然而起之余,几个大步便蹿出了中军大帐,

    火冒三丈地便咆哮了一嗓子。

    “使君大人,不好了,不好了,贼军大举杀来了。”

    见得高汝发飙若此,一名慌乱冲来的轮值岗哨自是不敢稍有迁延,赶忙惶急不已地嚷嚷了起来。

    “什么?哪来的贼军,说,给本官说清楚了。”

    这一听有军杀来,高汝当即便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一把便拧住那名岗哨的胸襟,气急败坏地便狂吼了一句道。

    “河上,在河上,从下游来的,是幽州军!”

    见得高汝如此发狂,可怜的岗哨当即便被吓坏了,有些个语无伦次地便道出了敌情。

    “该死!”

    高汝敢造袁家的反,自是不怕袁军来战,可对于如狼似虎的幽州军,高汝却是怕到了骨子里去了,此际一听是幽州军大举杀来

    ,高汝的手足顿时便是好一阵的冰凉,也自顾不得跟那名岗哨置气了,跌跌撞撞地便冲上了高大的了望塔上,往下游方向一看

    ,眼珠子登时便直了,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之所见,没旁的,北人不善水,纵使有舟师,那也都是半吊子水平罢了,无论袁家

    还是曹军,所拥有的水师战船基本上都是由各种型号的漕船改造而来的,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水师战船,可眼下河面上正自缓缓

    而来的,居然有着庞然巨物般的大型楼船八十余艘,这叫只有数十艘小艇的高汝情可以堪。

    “快,紧闭寨门,备战,备战!”

    甭管想不想的明白,幽州军势大难挡乃是不争之事实,就算再给高汝几个胆子,他也不敢率部出战,这会儿所能做的也就只有

    一条,那便是死守不出,祈祷幽州军的目标不是自家这么点兵马。

    “报,禀军师,前方便是明津古渡了,贼军高汝所部已紧闭寨门,请军师明训。”

    高汝所部的备战是如此是慌乱,自然瞒不过幽州水师首舰高大桅杆上的了望哨之观察,随着两面小旗子的挥动,敌情很快便传

    到了旗舰“镇海号”上,旋即便见一名身材消瘦的将领紧着将敌情报到了稳坐在前甲板下的徐庶处,这名将领正是幽州水师都督

    何崇。

    何崇,时年三十有五,字,居山,辽东卑沙城人,本是辽东舟师巡防营校尉,因机缘巧合,结识了尚未发迹前的公孙度,与其

    来往甚密,曾多次向公孙度阐述舟师的机动之利,其后,公孙度崛起于辽东,遂将何崇提拔为辽东舟师都督,并给其全力之支

    持,四年内狂造了大型楼船八十余艘,本是准备用来跨海攻占北海等渤海湾诸郡的,只是因着与公孙明交恶之故,公孙度转而

    将渡海征战的目标定在了渔阳盐场上,结果么,偷鸡不成蚀把米,大半战船被幽州军张郃所部缴获不说,就连何崇本人都成了

    阶下囚,今岁年初,公孙明一举消灭了公孙度之后,因辽东太守王烈之举荐,公孙明再度启用何崇为幽州水师都督,着其在辽

    东练兵以备将来,月余前,奉公孙明之密令,船载辽东南镇守使路涛所部一万五千兵马渡海进抵渔阳,听候军师徐庶之调遣。

    “传令下去:着两个营之兵力先行登陆,堵住敌营前后大门,而后舟师再以燃烧弹袭之,逼其投降。”

    徐庶早从军情局处得知高汝所部不过就只有不到四千的杂兵而已,自不将其所谓的备战放在眼中,随口便定下了破敌之策。

    “末将遵命!”

    明津古渡虽早已残破不堪,可依旧有着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若不将驻防之敌军剿灭一空,己方大军在逆河而上时,难免会有

    后顾之忧,对此,何崇心知肚明之余,自是不会有甚异议可言。

    “这帮天杀的!快,所有弓箭手全部上栅栏处防御,死战不退,有敢怯战者,皆杀无赦,备战,快备战!”

    高汝的祈祷显然不曾奏效,哪怕其口中念念有辞,也自没能改变幽州水师已然开始登陆这么个事实,眼瞅着一战难免,高汝的

    脸色虽已是黑若锅底一般,却并未打算放弃抵抗,随着其一声令下,营中立马便是好一阵的兵荒马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