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七章 惶惶之犬(六)
    “狗贼,安敢辱某,看打!”

    迭摩达昨夜在马超手下吃了大亏,不单自己负了些轻伤,手下将士也被冲散了大半,一路追敌之际,又因天黑追错了方向,到了天亮后,这才发现自己所追击的那股溃兵不过就是伙寻常败兵而已,人数虽多达千余,可内里却连个偏将都没有,气得迭摩达直骂娘,率部将那伙溃兵冲垮之后,紧着便回到了大道上,途中遭遇张郃派回去联系主力的传令兵,方才得知马超已逃向了界休一带的汾河边,紧着便率部追了来,这才刚到战场呢,就听马超轻蔑无比地称自己为手下败将,迭摩达的火爆脾气当即便炸了,破口大骂着便冲上了前去,用力一挥手中的方天画戟,横着便向马超劈了过去。

    “啊哈!”

    迭摩达这一戟可是含怒出手的,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极其之惊人,然则马超却根本不以为意,开声吐气之下,手中的虎头湛金枪便已幻化出十数朵碗大的枪花,将迭摩达连人带马都罩入了其中。

    “铛、铛铛……”

    迭摩达之所以不敌马超,仅仅只是因他缺了最为紧要的绝杀招数之故,论及其余,却并不在马超之下,但消马超不用出“天崩地裂”这等绝强之招,迭摩达还真就无惧马超的精妙枪法,这不,饶是马超这一枪狠戾异常,可迭摩达却并未有丝毫的慌乱,只见其双臂一抡,手中的方天画戟便已划出了个圆圈,毫不避让地便跟马超来了记以硬碰硬。

    “马超小儿,受死!”

    迭摩达的力量虽不在马超之下,可毕竟身上带着伤,硬碰硬下来,当即便被震得个身形歪斜不已,而马超不过只是身子晃了晃,便已稳住了重心,然则不等马超再度出枪攻杀,张郃又已冲上了前来,一枪如虹般地直取马超的左肋。

    “滚开!”

    若是没有张郃来搅局,马超自忖连出数枪之下,纵使不能阵斩迭摩达,也足可令其遭重创,可惜这等良机却被张郃的突然杀出给破坏了个精光,心中的怒意自是不消说地浓烈着,一声大吼之下,身形一侧,含怒便还了张郃一枪,速度力量兼具,奈何张郃也非弱手,这一枪根本没能给张郃造成甚威胁,彼此对碰下来,自是谁都奈何不了谁。

    “大哥休慌,某来也!”

    马超虽勇,奈何张郃与迭摩达皆已达到绝世武将之水准,以一敌二之下,虽能勉力支撑,可落入下风却是难免之事,大战了三十余回合下来,马超已然有些抵挡不住了,更为麻烦的是随着迭摩达所部的加入,马家军骑兵纵使再如何玩命,也已到了崩溃之边缘,眼瞅着形势已到了最危险之时刻,却听一声大吼中,马岱已挥舞着大刀,率千余骑从林子中冲了出来。

    马岱的武艺说来也不错,可其实离着绝世武将的水准尚有着一大段的距离,换算成武力值的话,顶多也就是八十上下罢了,若是平时,无论是张郃还是迭摩达,都可在三十回合之内轻松击败马岱,甚或取了其性命也不算难事,可问题是边上还有着马超这等虎狼之辈在,马岱的出击无疑便令张郃与迭摩达都深感棘手不已,偏偏此时战局胶着,二将无奈之下,也只能打叠起精神,与马家兄弟往复周旋,四员大将你来我往地厮杀成了一团,竟是谁都奈何不了谁。

    “呜,呜呜,呜呜……”

    一派大战的战场上,双方忘我地搏杀着,惨嚎声始终响个不停,双方将士都已是拿命在拼了,可胶着的战局却始终持续着,很显然,这等僵持对于没有后援的马家军来说,无疑是致命的,这不,就在双方大战了近一个时辰之际,一阵紧似一阵的号角声暴然响起中,远方又一支规模庞大的幽州骑军狂飙而来,赫然是公孙明亲率主力赶到了!

    “大哥,贼军势大,挡不住了,快走!”

    这一听响动不对,马岱于激战中紧着便偷眼往东面一看,见旌旗招展中,足有一万五千余骑正自狂飙而来,心顿时便慌了,哪敢再战,高呼了一声,拧转马首便往林子里冲了去。

    “撤,快撤!”

    见得情形不对,马超同样不敢有丝毫的迁延,连出数枪,暂时逼退了死死纠缠的张郃之后,也自紧着策马便往林子里蹿了去。

    “放箭,快放箭!”

    见得马家兄弟要逃,张郃与迭摩达自是都不肯善罢甘休,齐齐策马便率部狂追了上去,却不料刚到林子边,就听马铁一声大吼之下,早有准备的千余马家军骑兵几乎同时松开了扣在弦上的手指,一通乱箭下来,当即便令张郃与迭摩达皆是好一派的手忙脚乱,也自不敢强闯林中,只能是无奈地率部退到了后头,一点兵马,这才发现大战了一个多时辰下来,两军加起来原本足有五千六百余骑的兵力居然就只剩下三千七百余众,而阵斩的敌骑怕是不到一千两百之数,战损比居然全面落后,二将的脸面可就都有些挂不住了。

    “主公,末将等惭愧,未能拿下马超,如今此獠已率部逃进了林中,末将等无能,还请主公责罚。”

    就在二将为战损过巨而羞愧万分之际,公孙明已率主力大军赶到了狼藉一片的战场上,二将见状,自是不敢稍有大意,齐齐便抢上了前去,紧着出言请罪不迭。

    “二位将军请起,此事怪尔等不得,那马超勇冠三军,非易与之辈,诸军能血战败敌,便是有功,何罪之有哉,今,贼势已穷,自当一举灭之,全军都有了,下马,跟我来,入林杀贼!”

    兵力占优的情况下,居然拿不下马家军残部,不止是张郃与迭摩达二将深感耻辱,血战余生的幽州将士们也都是满面的愧色,不少将士甚至惭愧得头都抬不起来了,一见及此,公孙明不单不曾发怒,反倒是温言细语地安抚了众人一番,这等宽厚的姿态一出,当即便令众将士们全都被感动得个热泪盈眶不已,本已略见低迷的士气陡然间便高涨了起来……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