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惶惶之犬(四)
    一路狂逃之下,马超根本不敢去早已是空城一座的祁县,直接绕城而过,到了天亮时,方才狼狈万状地到了平遥城下,而此时,还能跟在其身后的骑兵也就只剩下四千出头,余者都不知跑哪去了,为收拢溃兵以及将养一下已竭的马力,马超不得不暂时在平遥城中安顿了下来,在着令马休、马岱各自率部严守城防之后,他自己却是径直去了城守府,独自一人在大堂上生着闷气。

    不明白,马超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自己明明占有绝对的优势,又是主攻的一方,照理来说,应是进退自如才是,可结果却落到了眼下这等窘境,越想越是不甘之下,一张原本英俊的脸庞已是扭曲得狰狞无比。

    “报,禀、禀大将军,梁将军已率部归来。”

    盛怒下的马超不单脸色难看至极,身上的煞气也自浓烈得有若实质一般,愣是令一名前来禀事的轮值百人将都不禁为之心惊胆战不已,开口间竟是口舌为之打了结。

    “来了多少兵马,嗯?”

    这一听是梁兴率部来投,马超的脸色立马便稍缓了些,然则问话的语调却依旧是生硬得碜人。

    “就一千不到。”

    听得马超声色不对,前来禀事的百人将忍不住便哆嗦了一下,但却不敢稍有迁延,紧着便给出了个答复。

    “一千不到?哼!着其自行安歇,去罢。”

    马超本来是包含希望的,可这一听梁兴手下两万五千兵马就只剩下这么一千不到的残军,顿时便泄了气,哪有心思去安抚一下同为败军之将的梁兴,但见其很是不耐地一挥手,便将那名百人将打发了开去。

    “大哥,不好了,贼军杀来了!”

    前来禀事的百人将方才刚刚退下,这都还没等马超将沮丧的心情调整过来,就见马岱已是大步流星地闯了进来,连行礼都顾不上,便已是惶急不已地嚷嚷了起来。

    “什么?来了多少兵马,是何人领的军?”

    马超万万没想到幽州军会到得如此之快,心一惊,猛然便站了起来。

    “隔得尚远,看不清旗号,然,从烟尘之规模看,应是不下四千之数。”

    见得马超紧张若此,马岱自是不敢稍有耽搁,赶忙将从城头上瞧见之情形简单地陈述了出来。

    “四千?”

    这一听来敌就四千兵马,马超紧绷着的心弦当即便是微微一松,没旁的,他原本就有着四千余骑的兵力,再算上陆续归来的溃兵以及梁兴所部的加入,再怎么着,也有了七、八千的骑兵,纵使在新败之余,战力也不会比追来的幽州骑军差,完全可以一战。

    “大哥,此恐是贼军先锋,我军若是被贼军缠住了,那后果恐是不堪啊。”

    马超这等不以为然的样子一出,马岱可就不免有些急了,赶忙出言进谏了一句道。

    “唔……”

    被马岱这么一说,马超不由地便是一愣,可转念一想,幽州军昨日虽是大胜了一场,可己方四下逃散的兵马断不算少,幽州军在不曾绥靖地方之前,应是不致于前出百里之遥才对,一时间也自下不了就此再逃之决心。

    “大哥明鉴,韩信岭已被贼军所据,我军仓促间难以遂下,此时若是再迁延于此,纵使贼军不攻,我军怕也得粮尽了,而今之计,恐也只有学杨秋,趁敌尚未封锁水路之际,先撤去河东,而后再定是战是走也不为迟。”

    见得马超兀自在那儿犹豫不决,马岱心中的焦躁之情形登时便大起了,也自顾不得甚上下尊卑,语气急迫地便有进言了一番。

    “嗯……,传令下去,将所有旗帜全插于东城门上,全军集结,从西门撤!”

    这一听马岱都已将话说到了这么个份上,马超也就没再多犹豫,冷声下了道将令之后,大踏步便向堂外行了去……

    匆匆赶到平遥城外的正是张郃所部,之所以会到得如此之迟,皆因追错了对象之故——昨夜张郃与迭摩达合兵追击马超所部,一开始还能死死咬住马超所部不放,甚至还曾一度冲进了马超所部的后队之中,可坏就坏在这一次冲击上——一大股溃兵逃进了空无一人的祁县,结果却令张郃误以为是马超逃进了城中,自然是脚跟脚地也杀进了城中,满城混战下来,耽搁了大量的时间不说,又因分兵进剿之故,与迭摩达所部走散了,迁延到天亮时,方才察觉到了不对,待得匆匆集结了兵马再往平遥城赶,这都已是天将巳时了的。

    “全军止步!”

    大老远瞧见平遥城东门紧闭,而城上不少军旗随风招展,张郃也自不敢就这么大模大样地率部直冲城下,在离城三百余步之距时,便即止住了手下将士的前冲之势。

    “斥候营散开,打探四门之敌情,有动静即刻来报!”

    平遥城本是空城一座,城中百姓早在马超所部越过韩信岭之前,便已被幽州军转移走了,城中不闻鸡犬声也自不足为奇,可连马匹的嘶鸣声都没有,那就不免令人生疑了的,只是见得城头插着的军旗众多,张郃一时间也不敢断定马超此举究竟是在唱空城计还是别有埋伏在其中,为稳妥故,张郃不得不紧着下令斥候营赶紧去其余三门处打探敌情。

    “报,禀将军,平遥城西门虚掩,萧什长冒险进城一探,始知城中已空,看蹄印,贼军大队兵马应是往西北方向逃去了。”

    近半个时辰过去后,终于有一名斥候匆匆赶回了本阵,将所探知的敌情报到了张郃处。

    “好个奸诈小儿,竟敢如此欺我,当真好胆,来人,即刻去通报主公,就说马超小儿已往汾河边逃了去,疑是要走水路遁逃。”

    听得斥候这般说法,张郃这才知晓自己竟是中了马超的空城之计,当即便恨得牙关发痒不已,可也没辙,只能是紧着派人回去通报公孙明,至于他自己么,则是率部绕过了空无一人的平遥城,顺着马超所部留下的蹄印急追不舍……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