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 惶惶之犬(二)
    “蟊贼敢尔,给某纳命来!”

    马超万万没想到己方三万铁骑居然会遭如此之脆败,怒火攻心之下,彻底便陷入了疯狂之中,也自顾不得再收拢溃兵了,目光只一逡巡,便已在大乱一派的战场中找到了正自率部狂冲乱杀的迭摩达之身影,不管不顾地便率尚跟随在身后的两千余亲卫骑兵冲了起来,咆哮如雷般地向迭摩达冲杀了过去。

    “全军都有了,向左转,杀贼!”

    迭摩达正自在乱军中疯狂屠戮着,这一听左侧响动不对,赶忙侧头一看,见是马超率部奔腾而来,自不敢稍有大意,但听其一声大吼,便已是一拧马首,率部兜转着便向马超所部迎去。

    “天崩地裂,杀!”

    马超恨极了迭摩达,再度对冲之际,自是下手不容情,一上来便攻出了绝杀之招,但听其一声断喝之下,手中的虎头湛金枪瞬息间便已幻化出无数的枪影,组成了道枪之洪流,势不可挡地便向迭摩达席卷了过去,声势可谓是惊人已极。

    “啊呀呀……”

    迭摩达虽勇,所用的戟法也与吕布如出一辙,可惜所得之传承不全,就差了最终的绝杀之招,面对着马超这等狂野无俦的攻势,迭摩达明显缺乏硬抗的强招,无奈之下,也只能拼尽全力地摆出了守势,耍出了一招“如封似闭”,但听其一声怪叫之下,手中的方天画戟已是运转如飞,将自身的人马皆遮挡得个密不透风。

    “铛、铛铛……”

    两招对碰之下,密集的撞击声当即有若爆豆般狂响个不停,饶是迭摩达都已是拼尽了全力,可依旧难以照应周全,整个人有若身处暴风骤雨中的小船般,随时都可能颠覆了去。

    “噗嗤!”

    久守必然有一疏,此乃千古不易之真理也,哪怕迭摩达都已将全部的能量迸发了出来,最终还是没能完全挡住马超的狂攻,在硬接了数十枪之后,终于因力量将竭之故,手下稍稍一缓,便被马超一枪挑飞了左肩上的虎头铠,不仅如此,肩膀上的皮肉也被锋利的枪尖挑出了一大道的血口,好在伤得并不算太重。

    “狗贼,竟敢如此欺我,爷爷跟你拼了!”

    尽管一个照面便受了伤,可迭摩达不单不曾被吓倒,反倒是被激起了骨子里的蛮勇,破口大骂着便与马超厮杀成了一团。

    迭摩达虽已是在玩命了,可惜他的武艺本就稍差了马超一线,加之又负伤在先,自然更不是马超的对手,浴血大战了三十余回合下来,已然被马超杀得个手忙脚乱不已,接连又中了两枪,尽管都不是在要害处,可随着鲜血的流失,迭摩达已然处在了绝对的下风,更要命的是马休等人趁机收拢了不少溃兵,四面合围了迭摩达所部,一通子狂杀下来,原本占据上风的幽州铁骑也已颇见不支。

    “张郃在此,挡我者死!”

    就在迭摩达所部将将陷入绝境之际,东面一条火龙高速狂冲而来,为首一员大将赫然正是张郃。

    “撤,快撤!”

    眼瞅着再有十数招便能将迭摩达斩杀当场,可听得身后响动不对,马超却是不敢再战了,但见其连出数枪,逼得迭摩达不得不避让连连,而后趁机一拧马首,就此脱离了战圈,一声高呼之下,率残部便往祁县方向急逃了去。

    “追上去,活捉马超小儿!”

    张郃所部虽也只有五千铁骑,可发足狂冲之下,速度自是快得惊人,没等马家军彻底逃走,便已飞速赶到了战场,只一个冲锋,便将来不及逃走的马家军后卫冲得个七零八落,然则张郃却无丝毫绞杀乱兵之兴致,一声大吼之下,率部便追向了高速逃亡中的马超所部残军。

    “给我追,杀光这帮狗娘养的!”

    迭摩达先前在马超手下吃亏不小,心中自是憋屈不已,尽管浑身浴血,却兀自不肯善罢甘休,同样没去理会那些四散溃逃的乱兵,一声高呼之下,也自率手下残部向东面冲了去……

    “报,禀主公,我军已彻底荡平敌大营之敌,阵斩敌将阎中以下八千三百余众,生擒一万四千之数,据查,马超小儿已率残军连夜遁逃,如今尚不知下落。”

    卯时四刻,原马家军大营的战事早已结束,赵云等将领们匆匆打扫完了战场之后,紧着便派人将战果报到了公孙明处。

    “军师,大局虽是已定,然,溃散之敌军却不可大意了去,为防意外,某自率中军骑军与子龙所部合兵一道,这就赶去与儁乂会合,且留子奂所部在此,由军师统一调度,待得清剿了溃散之敌军后,再徐徐往界休去便好。”

    一场夜战下来,虽已是基本击溃了马家军主力,可真正斩杀擒获的马家军将士却并不算多,大部分都逃散在周边之地,这些溃兵无疑都是隐患,若是放任不管的话,并州的匪患必巨,显然于绥靖大局不利,对此,心知肚明的公孙明自是不敢掉以轻心了去。

    “主公放心,某知晓该如何做的。”

    清剿溃兵可不是件容易之事,不单须得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还须得缜密安排方可,而论及战功的话,又没多少,说起来完全就是吃力不讨好的差事而已,然则庞统却无丝毫的犹豫,干脆利落地便给出了承诺。

    “嗯,那好,某这就……”

    见得庞统已然应了诺,公孙明自是一刻都不想耽搁,但见其一哈腰,便翻上了马背,正自要与庞统告别之际,却见一名轮值校尉匆匆赶了来,似有要事要禀,公孙明的眉头不由地便是一扬,未尽之言也就此停顿住了。

    “报,禀主公,冀州从事辛评已到了营外,自言奉袁大将军之命前来,说是有要事要面见主公。”

    这一见公孙明面带不愉之色,匆匆而来的轮值校尉自是不敢有丝毫的迁延,赶忙紧着便将事由禀报了出来。

    “嗯……,传!”

    大军出发在即,偏偏辛评跑了来,公孙明心中自是颇为的不耐,只是鉴于眼下尚不到与袁家完全扯破脸的时候,哪怕心中有着再多的不爽,公孙明也自不曾带到脸上来,仅仅只是面无表情地吭哧了一声了事……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