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釜底抽薪(三)
    “讲!”

    反感通常都是对应的,恰如贾逵很是反感马超的刚愎与暴躁一般,马超也很是不待见贾逵的不识时务,尤其是贾逵几番谏言最终都证明根本就是在杞人忧天,马超更是将其视为平庸无能之辈,只是碍于其河东太守的身份,马超这才不曾真拿其来作法罢了,而今正值心情郁闷之极,见得贾逵居然不识趣地又冒出了头来,马超的心火可就不免有些压制不住了,虽是准了贾逵的言事,可望向其的眼神里已满满皆是掩饰不住的杀气了的。

    “大都督明鉴,某观那公孙明历来用兵皆以诡诈著称,而今居然屯兵于此,不战亦不退,守御又极其之森严,个中必然别有蹊跷,今,我大军主力皆麋集于此,粮道转运颇艰,若是稍有闪失,后果实不堪设想,故,窃以为……”

    这一见马超眼神明显不对,贾逵的眉头不自觉地便是一皱,但却并未有丝毫的退缩,亢声便进言了一番。

    “尔以为个甚,嗯?”

    马超的耐性显然已是彻底耗尽了,这都没等贾逵将话说完,便已是不耐至极地一挥手,冷声便喝问了一嗓子。

    “窃以为与其在此不得寸进,不若暂且后撤平遥,一来可缩短我军之粮道,二来也可分兵把守各处要隘,敌若来攻,则地利便在我手,敌若不来,我军亦可先与敌形成对峙,待得敌势稍懈,再寻机进击,当可得一大胜。”

    贾逵虽是文人,可胆略却向来过人,哪怕面对着已然处在暴怒边缘的马超,也自无丝毫的畏惧,昂然便将所谋之策细细地道了出来。

    “尔这狗贼,屡屡大放厥词,某早已忍尔许久了,如今又敢妄言乱我军心,当真好胆,来啊,将此獠拖下去,砍了!”

    马超早就想干掉贾逵这个碍眼的家伙,之所以迟迟不曾动手,只不过是因贾逵乃是河东诸城联军的领头人,又是曹操任命的河东太守,顾忌在军心之稳定以及曹操的面子,马超这才会容忍贾逵在自己面前屡屡犯颜直谏,到如今,一忍再忍之下,马超已是忍无可忍了,但见其猛地一拍文案,便已是厉声咆哮了一嗓子,旋即便听帐前武士轰然应诺之余,齐齐便抢上了前去,将贾逵架将起来,便要就此拖将出去了的。

    “大都督息怒,大都督息怒,贾大人所言虽有不是处,然,终究是出自公心,还请大都督饶其一命,准其将功折罪可好?”

    这一见马超这就要砍了贾逵的脑袋,阎中可就有些稳不住神了,出于兔死狐悲之心思,赶忙出面缓颊了一番。

    “还请大都督开恩!”

    有了贾逵的带头,本就对马超之能力颇见失望的河东一系之范先、张白骑等将领紧着便纷纷站了出来,不仅如此,张既、许周等曹军一系的将领们也跟着出了列,至于杨秋等韩遂一系的将领们么,虽不曾站出来声援贾逵,可望向马超的眼神里也自不免都透着几分的失望之色。

    “哼,贾逵无礼猖獗,妄言动摇军心,本该处斩,既是诸公皆为其求情,本督便饶其一命,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啊,将此獠拖下去,重打三十军棍!”

    这一见如此多的将领站出来为贾逵求情,马超心中虽是怒极,可顾忌到稳定各部军心之需要,最终还是强忍住了杀意,但却并不打算轻饶了贾逵,竟是不管不顾地赏了贾逵三十军棍。

    军棍可不是那么好挨的,别说贾逵这等文人了,便是身强体健的军中汉子,要熬过三十军棍,那也须得去掉半条命,至于贾逵么,自然就更是不济了,只挨了十棍,便已疼晕了过去,可惜行刑的军法官却根本没丝毫的恻隐之心,不管不顾地将三十军棍全都执行了下去,待得刑毕,贾逵早已是不成人形了的……

    龙脊岭,绵山深处的一道山梁,位于界休城西南方四十里处,岭上有一小道观,名曰:老君观,岭下有一小山村,名曰:严堡,村不大,也就五十余户人家,村中人等皆严姓,除此外,周边数十里方圆皆深山密林,别无人烟。

    严堡周边虽是景色秀美,可其本身却并无甚出奇之处,不过只是寻常小山村而已,不说并州全境了,便是界休县中知晓其名的都没多少,完全就是一籍籍无名之所在,当然了,那只是往昔,从即日起,此村必将会载入史册,此无他,概因吕旷、张武二将所部的四千步军就隐藏在此处。

    “报,禀吕将军、张将军,主公派来的信使已至。”

    自受命潜伏严堡至今已然月余,事先囤积的粮秣辎重虽是丰足,不虞有断炊之忧,可因着潜伏之需要,全军上下根本不敢出山谷一步,军中也没啥娱乐可言,哪怕是吕旷与张武这等幽州军的高级将领,也只能靠手谈来打发时间,这不,天都已近了黄昏,二将依旧对坐在棋盘前,正自为一条大龙之死活厮杀个不休,冷不丁却听一阵匆匆的脚步声响起中,就见一名亲卫已是匆匆闯进了帐中,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快,快传!”

    如此多日的潜伏下来,吕旷的身子骨都快锈住了,这一听公孙明处终于派来了信使,吕旷哪还顾得上下棋,霍然而起之余,已是紧着便咋呼了一声。

    “吕将军,主公有密令在此,请将军过目。”

    亲卫应诺退下不多会,便见一名身着便装的汉子风尘仆仆地从外头行了进来,冲着吕旷便是一礼,而后便紧着撕开了衣角处,从内里取出了一枚小铜管,恭谨地递到了吕旷的面前。

    “哈哈……,好,来人,传令下去:全军即刻造饭,多备干粮,天黑后兵进韩信岭!”

    吕旷手脚麻利地拧开了小铜管上的暗扣,从内里倒出了卷密信来,一目十行地过了一遍之后,忍不住便放声大笑了起来,当然了,笑归笑,他却是断然不敢忘了正事的,只一声令下,原本寂静的小山村里顿时便闹腾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