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 釜底抽薪(二)
    “报,禀主公,贼军又在营外骂阵邀战了。”

    梗阳城虽不大,也就千余户人家的小城而已,可战略地位确是相当之重要,乃是太原城的东大门,幽州军主力自撤退到此之后,便不再后撤了,可也不曾出营作战,摆出的便是一副坚守不出之架势,对此,马超自是不肯罢休,连日来,不断地派兵前来邀战,今日也自不例外,这不,一大早地,公孙明方才刚用过早膳不多久,便见一名轮值校尉校尉匆匆而来,冲着公孙明便是一礼,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不必理会,传令下去,谨守本寨,没有某之将令,任何人不得擅自出营半步。”

    这一听马超一大早有来骂阵邀战,公孙明忍不住便翻了个白眼,这都已是大半个月的时间了,小马同志居然还没放弃决战之想头,这等执拗之表现,当真叫公孙明很有些个哭笑不得。

    “主公,那马超长途急进而来,所携之粮秣必然无多,算时日,也差不多该到了其从后方调粮之时了,依某看来,火候已然成熟,也该到了收网之时分了。”

    相较于公孙明的无奈之表情而论,庞统显然更显沉稳得多,但见其慢条斯理地将手中最后一点白馍塞进了口中,细细地咀嚼了一番,而后方才不紧不慢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嗯……,也成,只是曹阿瞒那头始终不曾有所动静,若是我军就此启动预定计划,却恐曹阿瞒警觉地缩了回去,如此一来,某那位泰山大人恐怕不会跟某客气啊,一旦河北有乱,将来我军要想南渡黄河,怕是少不得要多拖上几年,算将起来,着实不甚合算啊。”

    别看马超的十数万大军就堵在对面,可公孙明却根本没怎么将马家军的兵多将广放在心上,在他看来,马超所部不过就是板上之鱼肉而已,啥时想吃,都不算难事,反倒是曹操那头的按兵不动却令公孙明很是伤脑筋,没旁的,概因公孙明早将河北之地看成是自家碗里的肉了,自是不愿“同室操戈”上一番,尤其是不愿在这等微妙时刻与袁家大打出手。

    “那倒是,然,依某看来,也该快了,曹阿瞒生性贪婪,又岂会放过到了嘴边的肥肉,之所以不动,怕的只是主公会在其中插上一手罢了,如今我军与马超僵持在此已有大半个月了,曹阿瞒的耐心应是差不多见了底,这数日内必有准信无疑。”

    对于公孙明的担忧,庞统自是能理会得了,但却根本不以为意,概因在他看来,河北都已打成这般模样了,曹操又岂会错过这等趁虚而入之良机,所差的不过只是时间而已。

    “但愿罢。”

    公孙明虽是不甚在意马家军的实力,可有一条却是他不能忽视了去的,那便是己方因着将平遥、祁县等诸城百姓尽皆收拢到太原之故,粮秣压力奇大无比,纵使两年来幽州皆是大收,而几番战事下来缴获也自不少,可如此多的兵马百姓要吃要喝,每日里的消耗当真少不到哪去,再这么僵持下去,哪怕幽州财政富裕,也自不免有些个吃不消了的。

    “禀主公,青州急信已至,请主公过目。”

    有道是上天总会特别垂青有准备之人,这不,就在公孙明为青州始终没见动静而头疼不已间,却见公孙冷已疾步从帐外抢了进来,几个大步便到了公孙明的身前,恭谨万分地将手中握着的一枚小铜管递上了前去。

    “呵呵,还真给军师料中了,曹阿瞒终于动了,其黄河水师在于禁之统带下,偷袭了麋集在历城以北的袁军水师大寨,基本焚毁了袁军所拥有的大小战船六百余艘,一举切断了两岸袁军之联络,并以曹仁、张辽为正副先锋,率三万步骑兵进攻历城,又着李典、徐晃率四万兵马从徐州进击北海,至于曹贼本人则督率八万大军居中策应各路,看样子,袁谭是断然守不住青州了的。”

    待得看完了小铜管里的密信之后,公孙明不由地便笑了起来,心情大好之下,竟是将密信里的内容亲口复述了一番。

    “哈哈……,主公真天命所系也,瞌睡了就有人送来了枕头,可喜可贺啊,今,诸事皆已齐备,可已发动了。”

    听得公孙明这般说法,庞统也自乐得哈哈大笑不已,当然了,笑归笑,他却是没忘了要紧着叮咛上一句。

    “嗯,明彦(公孙冷的字)即刻给元直去信,着其按预定计划调动兵马,待得袁家来信求援之后,即刻发动便好。”

    既是早就料到曹操会向青州出击,公孙明自是不可能不作出针对性部署,而今时机既已成熟,自也就到了该亮剑的时刻了,对此,公孙明自不会有丝毫的含糊。

    “诺!”

    这一听公孙明如此慎重之交待,公孙冷自不敢有丝毫的迁延,紧着应诺之余,匆匆便退出了中军大帐,自去张罗传信事宜不提。

    “来人,即刻给吕旷、张武去信,着二人今夜即率部出击,务必于天亮前拿下韩信岭,若不成功,提头来见!”

    青州之战既已爆发,公孙明心事已然尽去,是到了好生收拾一下嚣张无比的马家军之时了,对此,早已忍得不耐的公孙明又岂会有甚客气可言……

    “咣当!”

    若是公孙明是春风得意地磨刀霍霍着,那马超的心情就是极度的焦躁,这不,再一次骂阵邀战未果之下,马超的心态已是彻底失衡了去,这才刚行回中军大帐,也自不顾帐中还有着不少的将领在,竟是一把拽下头盔,重重地便砸在了地上,当即便暴出了一声巨响,生生吓了帐中诸将们一大跳。

    “大都督息怒,下官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出兵至此已是二十余日,说起来其实并不算久,可贾逵却是早就受够了马超的刚愎与暴躁,这会儿一见其又是这般大失常态之做派,贾逵可就真看不过眼了,但见其眉头一皱,便已昂然从旁闪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