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 釜底抽薪(一)
    “呜,呜呜,呜呜……”

    杨秋所部残军虽是急于奔命,奈何先前长途奔袭了四十余里,又战了一场,马力早已是疲了的,尽管拼命打马奔逃,却愣是无法甩开幽州铁骑的狂猛追击,后队将士不断地被汹涌而来的幽州铁骑吃掉,真可谓是一路逃一路死,狼狈得无以复加,眼瞅着即将在劫难逃之际,却听一阵凄厉的号角声暴然而响中,马超终于率四万五千余骑赶到了战场。

    “全军突击,杀上去!”

    尽管兵力上不及驰援而来的马超所部,然则公孙明却并不打算就此紧急撤军,反倒是断喝了一嗓子,驱兵便追在杨秋所部的背后,径直向马超所部狂冲了过去。

    “好贼子,给我杀!”

    见得前军大败而归,马超本就已是暴怒不已,再一看幽州骑军居然敢向握有优势兵力的己方发起强冲,顿时为之怒上加怒,暴跳如雷般地便挥军发起了狂猛的反冲锋。

    “轰……”

    宽阔的平原之地上,两支相向对冲的铁流很快便重重地撞在了一起,各不相让之下,一场骑军大对决便就此开始了,一方是士气正旺,另一方则是仗着兵力雄厚,一时间自是谁也拿不下对方。

    “公孙小儿,纳命来!”

    马超本以为己方主力骑军一到,定可一举冲垮幽州铁骑的,可却万万没想到居然只打成了个平手,眼瞅着情形不对,马超可就不免有些急了,于乱军中冲杀之际,飞快地判断出了公孙明的帅旗所在处,手中一柄虎头湛金枪上下翻飞,勇不可挡地杀出了条血路,势若奔雷般地便向公孙明杀了过去,竟是打算擒贼先擒王了的。

    “马超小儿休得放肆,赵云在此!”

    马超的想法无疑很美,可惜公孙明早就防着他这一手了——赵云可是始终冲杀在帅旗之下,此际见得马超如神魔般冲杀而来,赵云立马便挥枪迎上了前去,毫不示弱地将马超拦截了下来,对此,马超虽是急怒攻心,可一时半会根本摆脱不了赵云的缠斗,疏忽之下,不单没能闯过赵云的阻截,反倒险些伤在了赵云的枪下,没奈何,也只能是放弃了寻公孙明麻烦之想头,耐下性子,与赵云再度大战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

    马超这么一被拦死,幽州军中张郃、高览、迭摩达乃至公孙明这等绝世武将级别的大将可就没了对手,饶是杨秋所部回头助战,兵马远比幽州军要多了不老少,也不免被张郃等勇将率部冲得个阵脚大乱,也就只靠着兵力上的绝对优势,方才保持着可堪一战之局面,正自胶着间,却听又一阵凄厉的号角声大作间,马休终于率步军主力赶到了战场。

    “吹号:命令各部急速撤退,不得恋战!”

    见得敌军主力已至,哪怕目下局面略略占优,公孙明也自不敢再战下去了,一声令下之后,率部便沿着大道狂撤了去。

    撤军之令一下,原本正与马超缠斗不休的赵云立马紧着连出十数枪,暂时逼退了马超之纠缠,一个打马加速,顺溜无比地便蹿入了乱军之中,借着混乱的战场态势之掩护,甩开了马超的追击,如飞一般地便随己方主力往东急撤了去。

    “狗贼,安敢如此欺我,吹号,传本将之令,全军追击!”

    再度吃了个大亏之下,马超已是气炸了肺,根本不管己方大军长途跋涉之下人马皆疲之事实,火冒三丈地便下了追击之令。

    “呜,呜呜,呜呜……”

    关陇铁骑皆是血性汉子,吃亏之下,自是都不甘心得很,随着马超一声令下,数万铁骑立马便转入了追击,这一追便追到了祁县附近,却始终难以抓住一心要逃的幽州铁骑,正自焦躁不已间,冷不丁听得大道两旁的林子中突然皆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号角声,隐约间还可见林子中旌旗飘扬招展,显然内里有着伏兵之存在。

    “不好,有埋伏,撤,快撤!”

    此时此刻,关陇铁骑早已因追击之故,阵型全无了的,一旦遇袭,必致大败无疑,对此,马超自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只一听两侧号角声起,便即第一时间下达了撤退之令。

    “贼军中计了,儿郎们反身杀贼啊!”

    马超的撤退命令一下,正自疯狂追击的六万余关陇铁骑顿时便乱作了一团,一见及此,公孙明自是不会错过这等痛打落水狗之良机,但听其一声令下,已是率部掉头杀了回来。

    “不得恋战,撤!”

    马超本就怕遭了幽州军之埋伏,再一看公孙明悍然挥军掉头回杀,哪敢再在这等险地稍有逗留,率部头也不回地便往西狂逃了去。

    “全军止步,撤!”

    伏兵?当然是没有的,两侧林子中有的只是十数名号手而已,至于旌旗么倒是不假,可也就只有旌旗罢了,虚张声势而已,目的就一个,吓走追兵,而今目的既是已达成,公孙明自不会再去自找麻烦,率部只追击了一炷香不到的时间,便即止住了追击的脚步,一声令下,率全军掉头便往梗阳城一路绝尘而去了……

    “报,禀大都督,现已查明,道旁林子中并无伏兵,只见旌旗而已。”

    马超虽是刚愎之人,却断非愚钝之辈,率部逃了一阵之后,便觉得事情怕是有所不对,紧着便止住了手下诸军的奔逃之势,加派大批游骑赶回祁县探查虚实,这一探之下,还真就探出了真相。

    “什么?尔再说一遍!”

    马超本就疑心自己是中了公孙明的虚张声势之计,此际一听游骑之言,顿时便被气得个眼冒金星不已,但见其纵马便冲上了前去,一哈腰,伸手便拽住了那名游哨的胸襟,一把将其提溜了起来,恶声恶气地便咆哮了一嗓子。

    “大都督息怒,大都督息怒,贼军确是并无埋伏,小人断不敢虚言哄骗大都督啊。”

    见得马超暴怒如此,那名可怜的游哨登时便被吓坏了,赶忙狂乱地解释了一番。

    “混蛋,公孙小儿,某不杀汝,誓不为人!”

    马超本就是个高傲的性子,哪能接受得了如此这般的连番打击,暴怒之下,整个人顿时便陷入了癫狂状态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