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吊着打(四)
    “常山赵云在此,马超小儿可敢出来一战?”

    赵云自出道以来,阵斩大将已不知凡几,自不会因挑杀了侯选这等无名之辈而有甚自得之心思,但见其打马盘旋之后,便即用手中的亮银枪往关陇骑军的中军处一指,朗声断喝了一嗓子。

    “马超在此,赵云小儿,受死!”

    赵云这么一自报家门,马超立马便打消了另派他人上阵之想头,概因他很清楚在赵云这等名闻遐迩的绝世勇将面前,无名下将根本派不上用场,着他人上阵,简直就是在给赵云送功劳,这等蠢事,马超自是不会去干。

    “杀!”

    见得马超奔腾如雷而来,赵云自是不肯示弱,纵马便迎上了前去,一声大吼之下,手中的亮银枪已若闪电般暴刺而出。

    “啊哈!”

    就在赵云出手的同时,马超也同样开声吐气地攻出了手中的虎头湛金枪,枪速同样快到了极点。

    “铛!”

    二将皆知对方非等闲之辈,自是都有心要探一下对方的底,双枪并举之下,竟是谁都不曾变招,两柄长枪就这么毫无花俏地撞在了一起,当即便暴出了一声惊天巨响,火花四溅中,二将的身形皆不由自主地向后便是一仰,重心皆已失衡,竟是都来不及作出调整,两马便已交错而过了去,第一个回合的交手下来,双方竟是打了个平手,谁都不曾占到丝毫的便宜。

    “看枪!”

    一记硬碰下来,赵云便已知对方确是劲敌无疑,自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这一打马兜转了回来,紧着便攻出了一招“七杀枪”,当听枪风呼啸间,七道枪影有若七条出海蛟龙般向马超席卷了过去。

    “来得好!”

    见得赵云这一招神妙非常,马超同样不敢掉以轻心,一声断喝之下,双臂连振间,已是还了一招三十六路绝命枪中的杀招——风雪漫天,但听枪啸声暴烈如北方呼啸间,无数的枪影有若漫天大雪般闪烁而出。

    “铛、铛铛……”

    双方的枪招都以速度见长,枪影彼此泯灭间,密集的撞击声顿时便有若雨打芭蕉般暴响成了一片,二将的身形再度同时一歪,这第二回合的对冲下来,又是平手之势。

    很显然,二将对连续平手都不甚满意,不断地打马盘旋,激烈地鏖战在了一起,转瞬间便已是大战了三十个回合,可依旧是谁也奈何不了谁,无数的精妙招式层出不穷,直瞧得两军将士目不暇接,喝彩声、助威声此起彼伏地暴响成了一片。

    “擂鼓助威!”

    见得赵、马二将杀得如此之胶着,公孙明也自看得热血为之沸腾不已,策马便来到了一字排开的十数辆鼓车前,翻身下了马背,随意地挑了一辆,于跃上车的同时,抢过了两只鼓槌,厉声断喝间,便已是奋力击起了鼓来。

    “咚、咚咚……”

    公孙明这么一亲自上阵,众鼓手们自是不敢有丝毫的迁延,立马也自纷纷狂敲起了鼓来,刹那间,暴烈的鼓点轰然作响,八万余幽州军将士有节奏地跟着呼嗬不已,狂野的助威声中,战气就此如云般冲天而起了。

    “吹号!”

    这一见对面的幽州军阵鼓号喧天,在中军处观敌瞭阵的马超之二弟马休自是不甘示弱,厉声便断喝了一嗓子,很快,马家军阵中的号角声也自暴烈地狂响了起来,为压倒对面的幽州军,四万余马家军骑兵们更是全都放开了嗓门,可着劲地呼喝了起来。

    就这么着,场上两员绝世勇将酣斗不休,场外两军将士也自比着声浪,整个战场上可谓是喧嚣得个沸反盈天,很快,大半个时辰过去了,二将交手已然过了八十回合,可却依旧难分出个高下,双方间无论是力量、枪法还是马术都在一个水平线上,至于各自座下的战马么,也都是万里挑一的名驹——赵云所乘的是照玉狮子马,而马超所用的则是大宛名驹紫云聪,无论是速度还是耐力,皆是一时之选,很显然,方方面面都彼此相当的两员绝世勇将要想分出个胜负来,显然没那么容易。

    “再吃赵某一枪!”

    这一见迟迟无法拿下马超,赵云可就真打出了火气,再一次打马盘旋而回之际,只听赵云一声大吼之下,手臂连振间,最强杀招——百鸟朝凤枪已是暴然杀出了,但听枪啸声暴烈狂响不已间,无数的枪影陡然便汇聚成了只巨大的凤凰,铺天盖地般地便向马超罩了过去。

    “天崩地裂,杀!”

    恰如赵云准备绝杀一般,马超也自不耐这等久战不下之局面了,同样也憋足了劲,打算以三十六路绝命枪中的绝杀之招——天崩地裂来结束此战了,但听其一声断喝之下,手中的虎头湛金枪也自幻化出无数的枪影,瞬息间便形成了道枪之洪流,势不可挡地向前奔涌而出。

    “铛、铛铛……”

    两大强招迎面相撞之下,无数的枪影幻生幻灭,令人眼花缭乱已极,一时间竟是无人能看得清二将之身影,只能听见惊天巨响声有若爆豆般响个不停,值此时分,两军将士们全都忘了要呐喊助威了,全都目瞪口呆地望着场心处那一团根本看不清人影的纷乱之枪花。

    须臾之后,枪影渐消,二将的身形也自暴露了出来,而此时,双方座下的战马也都因吃力不住而失了速,但见两柄长枪交叉地架在了一起,两员绝世勇将竟是有若雕塑般僵持住了,究竟谁胜了?两军加起来十数万人心底里都在转着同样的念头,就连公孙明这个主帅都忘了要击鼓了,手持着鼓槌,屏气凝神地死死盯住了场心。

    “杀!”

    “啊哈!”

    ……

    没等两军将士们看出个究竟来,就听赵、马二将几乎同时开声吐气之下,齐齐收枪再刺,顷刻间便又战成了一团,枪来枪往间,密集的撞击声再度暴响成了一片,双方似乎都不曾受先前那一记猛烈对招之影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