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吊着打(二)
    “狗贼敢尔!”

    尽管在力量上逊了高览一筹,可马岱却并不气馁,自忖能靠着精妙的刀法扳回场面,自是无惧高览的再度杀来,但听其一声咆哮之下,也自策马便狂冲了起来。

    “啊哈!”

    见得马岱不服输地又冲了过来,高览顿时为之一乐,脚下一点马腹,纵马便迎上了前去,双臂一抖,手中的精钢长枪已瞬息间幻化出了十数朵枪花,劈头盖脸地便向马岱罩了过去。

    “呀呀……”

    马岱此番打的也是拼刀法之心思,几乎就在高览出招的同时,马岱也自一声怪叫,双臂一抡,于瞬息间连劈出了七刀。

    “铛、铛铛……”

    马岱这一招原本是庞德的看家本领,旋风刀,一招间连出九刀,本是绝世杀招,可惜马岱力量不足,竭尽了全力也就只能挥出七刀,纵使如此,刀光也自绚烂无比,稍差一些的将领,怕是根本挡不住这一招的攻杀,可惜他遇到的是高览这等强手,招式纵使再霸烈精妙,也自没可能占到丝毫的便宜,但听一阵密集如雨打芭蕉般的撞击声暴响中,马岱的身子再度被震得个七歪八斜了去,而高览的身子也不过就只晃动了一下,便即稳了下来,只不过因着先前那一招已用尽了全力之故,高览一时间也自来不及再度出枪了。

    “小屁孩,有种别逃,让你家高爷爷教教你怎么做人!”

    两个回合战将下来,高览已然看破了马岱之虚实,自问可以在二十个回合之内拿下对手,前提是马岱死撑着不逃,为达成此目的,高览口中说出来的话语自然也就愈发难听了起来,目的就一个,那便是激马岱前来拼命。

    “黑脸贼,你找死!”

    连着吃亏之下,马岱本都已想撤回城中了的,可这一听高览之言如此轻佻,火气顿时便又大起了,浑然忘了自己明显不是高览之对手这么个事实,一门心思想着给高览一个血的教训,但听其一声怒叱之下,竟是不管不顾地再度策马杀向了高览。

    战,再战,转瞬间,二将便已对冲了十四个回合,彼此各出奇招之下,倒也杀得个热闹非凡,所不同的是口中始终花花不已的高览神闲气定,浑然没半点吃力感,而反观马岱么,哪怕是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了出来,也愣是没能扳回局面,攻少守多,气息早已大乱,手足更是酸软不堪。

    “撤,快撤!”

    相较于面子而论,性命无疑更加紧要,连连吃亏之下,马岱又哪会不知自己的武力比之对方差了老大的一截,纵使高览依旧在挑衅个不休,马岱也自不敢再战了,再又支撑了一个回合之后,紧着便一拧马首,拼命地便往本阵狂逃了回去,口中更是不管不顾地狂嚷了起来。

    “哈哈……,废物小子,莫慌,爷爷今天心情好,不杀你,明日再来。”

    见得马岱落荒而逃了去,高览心中虽是暗叫可惜,可也不曾驱兵直追,仅仅只是耀武扬威地在阵前挥舞着精钢长枪,嚣张至极地哈哈大笑不已。

    “混蛋,来人,去,给大都督送信,就说贼军猖獗无礼,日夜骚扰不休,请大都督早发援兵。”

    马家军出城的都是骑兵,又是依城列阵,撤退速度自是极快,前后不过片刻功夫而已,便已全军撤回到了城中,当然了,这等撤退自是狼狈难免,惹来城外的幽州军之嘲讽与哄笑也就属再正常不过之事了的,对此,不止是城中守军将士们气怒难平,马岱更是恼得眼珠子都泛了红,奈何在明知不敌高览的情况下,他也自不敢再挥军出战,只能是将希望寄托在马超的尽快赶到上……

    “主公,末将惭愧,未能生擒马岱小儿。”

    尽管马家军死守不出,可高览还是率部在城外喧嚣到了午时将尽,方才沿着大道撤回到了距平遥城十数里外的自家大营,这一见到公孙明的面,便即满脸愧色地致歉了一番,不为别的,只因在出战前,高览可是自信地宣称能轻松拿下马岱的,可惜事与愿违,最终还是被马岱知机地溜回了城中。

    “无妨,马岱其人虽有些年轻气盛,行事却尚算稳健,要想一举擒之,本就非易,子奂这几日辛苦一下,每日里只率骑军去城下接着邀战,一旦马超主力赶至,断不可与战,急速撤回大营便好。”

    在公孙明看来,能否生擒马岱其实并不甚重要,重要的在于激马超趁怒尽取全军来攻,如此,方才有施展妙手之机会。

    “末将遵命。”

    尽管不是很理解公孙明为何放着能顺利拿下的平遥城不理,然则军令就是军令,高览自是不敢有丝毫的违逆……

    “报,禀大都督,马岱将军有信在此,请大都督过目。”

    九月初四,申时正牌,马超率主力大军已过了韩信岭,进抵平周(今之山西灵石一带)县境,就在马超准备下令全军于平周城外安下大营之际,却见一骑报马从东面疾驰而来,直抵中军处,一个干脆利落的滚鞍下了马背,冲着马超便是一个单膝点地,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狗贼辱我太甚,来啊,传令下去,全军向前急赶,至界休城外安营!”

    看完了马岱的奏报之后,马超一张俊脸顿时便被憋得个通红发紫,忍不住便暴了句粗口,一改安营之初衷,竟是打算连夜赶路了的。

    “大都督且慢,我军上下皆疲,实不宜再赶夜路,倘若遭敌半道而击,却恐大不利焉,还请大都督三思啊。”

    贾逵就策马立于马超身后,这一见马超如此意气用事,可就不免有些急了,赶忙从旁进谏了一句道。

    “嗯,尔安敢乱我军心?”

    贾逵倒是一派公心,奈何马超此际正在火头上,又哪会给贾逵甚好脸色看,但见其双眼一瞪,便已是杀气四溢地喝问了一嗓子。

    “大都督息怒,窃以为那公孙小儿善用骑兵,每每皆是以奇兵破敌,我军长途跋涉而来,实不可不慎之再慎啊。”

    饶是马超身上都已是杀气迸发了的,可贾逵却并未因此而退却,依旧坚持着要马超更改前议。

    “哼,吾意已决,尔休要多言,若不然,休怪本督不讲情面了!”

    马超个性刚愎得很,一旦有所决断,又岂是贾逵能谏止得了的,但听其满是不悦地冷哼了一声,便即就此拂袖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