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 搓揉庞德(二)
    “自古以来,但凡朝代更迭,皆是山河破碎,生灵涂炭,所谓兴亡皆是百姓苦啊,令明兄能有救苦之心,怕不是好的,只是某却有一不解之处,还请令明兄指教则个。”

    鱼儿既是已咬了钩,接下来可就到了遛鱼的阶段了,此时最考验的便是耐心与细心,而这两者,公孙明显然都不缺,耍将起来,自是顺溜无比。

    “嗯?”

    被公孙明的高帽子一戴,庞德心中有愧之余,也自不好再恶语相向了的,可又不愿轻易服软,只能是不置可否地吭了一声了事。

    “常言说得好啊,学成文武艺,货卖帝王家,这话虽是糙了些,却也是实情,尤其是在这等天下大乱之际,良禽自是更该择木而歇,以令明兄之大才,又有救苦天下之仁心,缘何投了草寇一般的马家,某实是不解得很,还请令明兄教我?”

    哪怕庞德不说话,可有了反应便是好事,公孙明根本不给庞德留下喘息的余裕,紧着便将问题摆了出来。

    “哼,马家世代名门,父子皆豪杰之士,尔安敢以草寇视之,倒是尔公孙家……”

    庞德一向以忠耿自守,自是听不得公孙明如此贬低马家父子,大怒之下,双目圆睁地便反唇相讥了起来。

    “哈哈……”

    没等庞德将话说完,公孙明却是突然仰头暴笑了起来,就宛若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般。

    “你……”

    被公孙明这么一笑,庞德自不免为之怒上加怒,一张黑脸生生被憋得个发紫不已,张口便欲呵斥公孙明的无礼行为。

    “令明兄勿怪,某确是有些失态了,呵,那马家确是世家之后不假,可惜浑然没半点当年伏波将军之气概,既不思报效社稷,又无救百姓于水火之心,只想着割据一方,鱼肉百姓,是为民贼尔,何可言为英雄,马腾父子虽略有勇力,然,在某看来,不过插标卖首之匹夫尔,令明兄竟为此等人物效死忠,某深为令明兄不值啊,可惜,可悲哉!”

    不等庞德将骂人的话说出口来,公孙明便即一摆手,止住了其之话头,毫不客气地便指出了马家父子仅仅只是苟安之辈的事实。

    “狂悖之论,哼,我家大都督统兵十数万,须臾便至,到那时,尔等必成齑粉无疑!”

    庞德私下里其实也没少想过马家父子的不思进取,可毕竟跟随马家多年,加自一向以忠耿自诩,自是听不得公孙明将马家父子贬损得如此之不堪,怒极之下,忍不住便放出了回击之狂言。

    “哦,是么?令明兄对马超既是如此有信心,可敢与某一赌否?”

    扯来扯去如此之久,这鱼儿也就溜得差不多了,是到了该徐徐收线之际了,公孙明的忽悠大神功终于露出了“狐狸”的尾巴。

    “如何赌?”

    庞德此番虽是惨败被擒,可却并不以为马家军的战斗力不如幽州军,只以为是中了狡计之故而已,心下里对马家军的前景还是看好的,加之有心想别一下公孙明的苗头,还真就打算跟公孙明赌上一把了。

    “很简单,要赌就赌个大的,若是某不能在两个月内基本全歼马超所部,便算是令明兄赢了。”

    这一见庞德有所意动,公孙明立马便放出了终极大招,给庞德开出了个看起来似乎天皇液体般的赌约。

    “好,庞某便与尔赌了!”

    听得公孙明这般言语,庞德自是十二万分的不信,要知道马家军虽是败了一阵,可并未伤及元气,马超手下依旧有着十数万大军在,个中骑军更是多达七万之数,从实力而论,足足是幽州军的两部,若说小败而归还有那么点可能,可要说基本被全歼,那便是打死庞统,他也自不信,心火一起之下,自是毫不犹豫地便跟公孙明赌上了。

    “好,既是要赌,那终归须得有彩头才是,这样好了,若是某输了,听凭令明兄砍了头去,可若是令明兄输了,又当如何?”

    鱼儿都已被拽离了水面,公孙明又岂能让其脱了钩去,根本不给庞德反悔之机会,紧着便进逼了一句道。

    “哼,某若输了,且请砍了某之首级便是了。”

    庞德本就不以为自己会输,加之在落到公孙明手中,他已不指望能活,这会儿自是很豁得出去。

    “如此怕是不公平罢?令明兄本就已是某的阶下之囚,哪有拿不属于己之物来与某作赌注的理儿,此事传扬开去,令明兄就不怕天下人笑话么?”

    庞德倒是好算计,可惜公孙明的精明远在其上,又岂可能会被其蒙过了关去,只一声冷笑,便已毫不客气地指出了庞德有着耍赖之机心。

    “庞某……,唔,庞某若是输了,那便听凭阁下发落好了。”

    被公孙明这么一挤兑,庞德的老脸不由地便是一红,支吾了几声之后,不得已,也只能咬着牙关开出了个条件来。

    “好,某若是胜了,也不要令明兄的首级,只要求一点,令明兄可随某回幽州一行,看看某之治下究竟如何,若是令明兄以为某非梧桐,大可自行离去,某自不拦,然,在此之前,还请令明兄安居我军营中,只要不离开军营,也不违了我军之军规,某便不限制令明兄之走动,如此可成?”

    庞德说起来与高览基本上是一个类型的将领,个性极其之相似,不同之处只有两条,一是庞德的武勇较之高览略胜一筹,其二么,便是庞德的个性之刚硬也要比高览更胜一些,可本质上其实并无甚不同之处,拿对付高览的办法来对付庞德,自然不会差到哪去,对此,公孙明自是早有计较。

    “当真?”

    这一听公孙明如此说法,庞德的眼神不由地便是一亮。

    “口说无凭,立字为据,令明兄可敢与某立下军令状否?”

    庞德此言一出,公孙明不由地便笑了,毫不犹豫地便挤兑了庞德一句道。

    “好,庞某便与尔赌上一回了!”

    公孙明所开出的条件都已是宽松至此,庞德自以为胜败都于自己有利,又怎会怕了立甚军令状的,唯恐公孙明反悔之下,竟是话赶话地作出了强硬的回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