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开门揖盗(一)
    转眼间中秋便已是过去,公孙明率部进抵太原已近十日,宣布河东诸城为叛逆的檄文虽早已发出,可也不过只是雷声大雨声小罢了——八万三千余大军愣是不曾往东挺进半步,全都驻扎在了太原城内外,就地转入了休整,至于公孙明本人么,倒是忙乎得很,不是接见并州各地之名流,便是政令频出,高调宣称并州将按幽州律法治理,宣布免并州全境明岁之钱粮,又称将行均田与府兵二制,为此,紧急调集了各县大批官吏,行户籍、田亩彻查摸底一事,诸般事宜皆弄得个风风火火地,浑然没见公孙明有再度发动征战之迹象,表露出来的竟是安于现状之模样。

    “禀主公,侍中钟繇发布檄文,称奉旨讨逆,着左将军马腾之子耀威将军马超为讨逆军督帅,统关中诸军东渡黄河,现有檄文一份在此,请主公过目。”

    世上之事往往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哪怕公孙明摆出了副欲息事宁人之做派,可旁人却没打算让他好生闲着,这不,就在公孙明难得偷闲与庞统手谈之际,却见一骑报马匆匆而来,一见到公孙明的面,紧着便是一个单膝点地,手捧着卷纸,朗声禀报了一句道。

    “呵,久闻元常文笔不错,如今看来,盛名之下,自无虚士啊。”

    檄文不短,洋洋洒洒数百言,内里可是没少给公孙明扣大帽子,直指公孙明为大汉之罪人,当在不赦之列云云,文辞激烈,甚至辱及了公孙明已故的父亲公孙瓒,然则公孙明看完了之后,却根本不曾见丝毫的怒容,反倒是笑呵呵地点评起了钟繇的文笔,就宛若那檄文里被骂得狗血淋头的人不是他公孙明一般。

    “酸儒尔,虽略有小才,却非栋梁之属。”

    庞统可没公孙明那么好的涵养,只瞥了几眼那份檄文,便即不屑地下了个结论。

    “也是,此人之才只限州牧而已,罢了,不说此人了,此番马超来势汹汹,怕是难以善了喽,军师可有甚计较否?”

    钟繇之才是大是小,目下来说,于公孙明皆没啥关系,左右不过是闲扯而已,他自是无所谓得很,随口回应了一声之后,便即将话题转到了正事上。

    “汹汹而来是好事啊,主公不是早就在开门揖盗了么?”

    这几日来,宾主间尽管不曾正式商议过应对之战策,可心有灵犀之下,庞统早就猜到了公孙明的心思之所在,无非是诱敌深入与以逸待劳罢了。

    “哦?哈哈……”

    听得庞统这般说法,公孙明不由地便哈哈大笑了起来,没旁的,还真就叫庞统给说对了——于目下之局势而论,幽州军宜守不宜攻,与其费心费力地去河东逐城攻打,倒不如将所有敌人全都聚集到平原之地上,一举破之,如此一来,乘胜去取那些空城,惬意自是不消说之事,当然了,前提条件是须得能力挫两部余于己之敌方可。

    “马超其人年少成名,自命勇武,个性刚愎,若是一帆风顺也就罢了,战事一旦稍有挫折,必暴躁无疑,迁怒他人之事难免,如此,所谓各部联军势必彼此掣肘,纵使兵马再多,也不足为恃。”

    说笑归说笑,在分析敌情时,庞统却是一丝不苟得很,寥寥数语便已点出了双方胜败的关键之所在。

    “军师所言甚是,那马超虽勇,不过匹夫而已,且容其先猖狂一阵好了,待得时机成熟,某自可叫其来得回不得,个中之关键么便在一地,军师不妨与某各写一处地名,看英雄所见略同否?”

    公孙明心情不错之际,玩心竟是大起了,笑呵呵地便道出了个提议来。

    “主公既是这么说了,那庞某便从命好了!”

    这一听公孙明如此说法,庞统也自来了兴致,笑呵呵地回应了一句之后,与公孙明各自取了支狼毫笔,蘸了下墨汁,齐齐飞快地在掌心中各写下了几个字。

    “哈哈……,军师果然高明!”

    几个字而已,两人写起来都快得很,彼此虚握着拳头,凑在了一起,几乎同时亮出了掌心,那上头皆写着一模一样的三个字,一见及此,不止是公孙明放声大笑不已,庞统也自笑得个前俯后仰,倒叫凌锋等随侍人等皆是满头的雾水,愣是搞不懂面前这两位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啥药来着……

    马超显然是急欲建功,行军速度奇快无比——八月二十日,马超所部大军从蒲阪津渡河东进,全军总计有马家军五万、韩遂部下杨秋、梁兴、成宜、侯选、李堪五部五万兵马以及钟繇手下大将阎中三万步军,诸军以急行军之速度,逆汾河而上,于八月二十六日便即进抵了平阳城(今之临汾),与贾逵、卫固等诸河东各城联军会师城外,十六万大军连营十数里,声势可谓是浩大已极。

    “末将等参见大都督。”

    安营扎寨一毕,马超顾不得休整,也自不管天色已晚,第一时间便通令升帐点将,三通鼓毕,各军裨将军以上者皆已赶到了中军大帐外,随着中军官一声断喝,众将们依着品阶之高下,鱼贯着行进了大帐之中,齐齐冲着马超便是一礼。

    “免了。”

    尽管年仅二十有五,可马超成名却已八年之久,于军中历练颇多,上位者之姿俨然,只见其面无表情地虚虚一抬手,声线不高不低地叫了免,待得众将们分列两侧之后,这才面色陡然一肃,双目如电般地环视了下众人,煞气陡然大起地断喝道:“卫固何在?”

    “末、末将在。”

    卫固乃是平阳卫家的族长,本是平阳县尉,在高干战败身亡之后,他便杀了高干任命的平阳县令,自立为平阳县令,大肆招兵买马,又派人前去向曹操输诚,并被曹操正式委为平阳县令,拥兵已达五千之数,在河东十数股割据势力中列于第二,仅次于新任河东太守贾逵,只是因着官阶不高之故,目下只排在了队尾一带,并不甚引人注目,心思也就难免有些走了神,这冷不丁地听得马超厉声点了名,心神慌乱之下,口齿可就不免有些不甚利落了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