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强取壶关(一)
    “报,禀军师,主公有急信在此,请军师过目。”

    壶关西门外五里处,幽州军大营的中军帐中,庞统正与副将张郃计议着取关之谋算,冷不丁却见一名浑身大汗淋漓的报马从帐外行了进来,冲着庞统便是一礼,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唔……”

    信不长,也就寥寥十数行而已,以庞统之能,自是一眼便能扫完,只是看完之后,庞统的神情虽是不变,可眼神里却明显透出了几丝的犹豫之色,迟迟不曾有所决断。

    “军师,可是马邑战事出了甚岔子了么?”

    这一见庞统沉吟不语,张郃可就不免有些沉不住气了,满脸疑惑地便探问了一句道。

    “河东诸城皆反了,公推绛邑知县贾逵为河东太守,并向曹贼献诚,主公以为关中马、韩二部恐有异动,着我部在三日内攻下壶关,若不能,则退守太原,以待主公大军赶来汇合。”

    听得张郃见问,庞统也自不曾有所隐瞒,但见其微微地摇了摇头,便已将信函的内容简略地道了出来。

    “三日?”

    一听取关的时限只有三日,张郃的脸色当即便凝重了起来,没旁的,此番兵进上党虽尚算顺遂,基本上不曾遇到甚像样的抵抗,所过之处,各地官府无不开城请降,可自打到了壶关,麻烦便来了——壶关守将蒋义渠始终龟缩不出,不管幽州军是骂阵激将也好,还是故作松懈的诱敌也罢,蒋义渠都不为所动,偏偏壶关城地势险要,建于峡谷前端,只有东西两个城门,守备极其森严,幽州大军近四万兵马都已在关前盘亘了八天了,却依旧不曾寻得战机,如今要想在三天内取关,怕是只有强攻一条路可走了的,一想到攻城战之惨烈,饶是张郃生性沉稳过人,也自不免为之色变不已。

    “不错,时限便是三日,而今之计,也唯有强取了,儁乂可有信心否?”

    连日来,庞统都已是试过不少法子了,却总是难以奈何得了坚守不出的蒋义渠,而今也确实只有强攻这么一条路可走了的,当然了,放弃强攻,转而退守太原也是可以的,问题是如此一来,本已基本拿下的上党势必不保,对此,庞统自不免会有些不甘,这便将棘手的难题丢给了张郃。

    “军师明鉴,窃以为纵使付出再大的代价,壶关也必须拿下,若不然,并州始终难定,一旦冀州军缓过了气来,我军三面受敌之下,形势必危殆矣。”

    张郃并未急着回答庞统的问题,而是先深吸了口大气,而后方才面色坚毅地给出了个答案。

    “好,那就明日决死一战,不破壶关誓不收兵!”

    拿下了壶关,就切断了冀州军兵进上党之可能,如此一来,就无须留太多的兵力防御冀州军,主力即可尽速回放太原,甚或可以抢在关中军渡过黄河前发兵河东,从而一举化解目下幽州军战线过长之窘境,对此,庞统自是心中有数得很,而今有了张郃的支持,他自是不会再有甚犹豫,紧着便下了最后的决断……

    “呜,呜呜,呜呜……”

    八月初七,辰时正牌,太阳方才刚在山尖处冒出个头来,一阵凄厉的号角声便在幽州军大营中乍然响起了,很快,随着两扇紧闭的营门轰然洞开间,大批的甲士推着各式攻城器具从营内缓缓行出,迤逦地向关城逼将过去。

    “敌袭,敌袭……”

    幽州军大举出动的声势是如此之浩大,城头上林立的岗哨立马便被惊动了,刹那间,告急的呼喝声以及号角声便急骤然狂响成了一片,很快,偌大的关城中顿时便是好一派的兵荒马乱。

    “都别慌,传本将之令,着甲营并一千协防民壮上城,其余各部在城中隐蔽待命!”

    连日来,蒋义渠始终坚守在西城上,哪怕是夜里,也不曾回城守府休息,时值城头乱像刚起之际,蒋义渠正自带甲伏案小寐,这一听得响动不对,立马便被惊醒了过来,猛然便起了身,大踏步地抢到了城碟处,探头往外一看,瞳孔不由地便是一缩,但并未乱了分寸,扬手间便已高声疾呼了一嗓子,总算是弹压住了城头守军将士们的慌乱。

    “开始罢。”

    幽州军的行动很是迅速,辰时方才刚过半,近四万大军已然在城下列好了攻击阵型,一见及此,庞统也自无甚迟疑,一挥手,便已是冷声下了道将令。

    “嘭、嘭、嘭……”

    幽州军向来很是重视远程攻击器具,步军中所装备的投石机、弩车向来极多,训练上也自抓得很紧,所能发挥出的威力自是不小,这不,随着庞统一声令下,六架配重式重型投石机以及近两百架拉拽式中型投石机几乎同时开始了轰鸣,不断地将大大小小的石弹砸向了城头,重点攻击的便是城头上所安置的那八架守城弩,命中率竟高达两成半左右,对于准头向来不甚可靠的投石机而言,这等命中率已可谓是惊人至极了的。

    “弩车反击,其余人等贴紧城碟,注意躲避!”

    幽州军的远程部队方才刚开始发动,蒋义渠便已断明了幽州军这一拨攻击的重心之所在,自知守城弩绝难有幸存之可能,索性便咬紧牙关,喝令那八架守城弩就此发动反击,目的就一个,那便是宣示冀州军不惜代价抵抗之决心。

    “嘭、嘭、嘭……”

    早在幽州军列阵城下之际,守军将士们便已为守城弩装上了弩箭,时值蒋义渠一声令下,围在守城弩周边的守军将士立马开始了行动,但听机簧声大响间,八支巨大的弩箭便已呼啸着划破长空,急速地向幽州军大阵射将过去。

    弩箭的准头比起投石机来说,自是相对靠谱上一些,可命中率其实也高不到哪去,哪怕冀州军的训练水准一向不错,可第一拨八支弩箭也就只有三支射到了幽州军的远程部队中,当场击毁了两架中型投石机,并给幽州军造成了十数人的伤亡,战果虽尚算过得去,可要想凭此压制住幽州军的攻势么,却显然没甚可能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