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错综复杂(一)
    马邑城乃是边关重镇,虽比不得雁门关那般险峻,可城池却是极其之高大,城防工事虽有些个年久失修,却依旧能用,加之聚集在城中的南匈奴残部尚有着两万余之众,哪怕南匈奴军不擅守,可幽州军要想强行攻下此城,少说也得付出万余之伤亡,而这,显然不是公孙明所愿见之局面。

    强攻是肯定不行的,而要想取巧诱使呼厨泉出城迎战么,显然也没甚太大的可能性,此无他,呼厨泉已是彻底被打怕了的,仗着城中辎重补给丰厚,他根本就不打算再跟幽州军硬碰,只想着拖到幽州军因粮尽而不得不撤,在这等情形下,幽州军虽是兵强马壮,却也不免有些个难以为力,然则公孙明却并不甚在意,于围城之际,着令鲁阿契尽速率部出雁门关,赶去汗庭所在地,自立为大单于,一边安抚各部,一边全力打压那些不归顺之权贵。

    鲁阿契本就是野心勃勃之辈,早就对大单于之位垂涎三尺了的,此番有了公孙明的支持,行动起来自是迅速得很,兴冲冲地便率近万骑杀进了草原,也确实拉拢到了不少中小部落的归附,可离着彻底掌控汗庭么,还差得太远了些,无他,左贤王毕达莱赫不单不曾接受鲁阿契的延揽,反倒是举起了营救呼厨泉的大旗,聚集了不少兵马,与鲁阿契展开了对峙,双方虽尚不曾真正交手,可草原上的局势却已是一派剑拔弩张之景气了的。

    “诸公,某刚得知可靠消息,公孙小儿于雁门关外连败呼厨泉所部,如今已将南匈奴残部困在了马邑城中,另,庞统挥军上党,连下近十城,已然逼近重镇壶关,今,并州局势已然糜烂,诸公可有何教我者?”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不说幽州军在并州之行动进展顺遂无比,却说许都曹操本已集结好了十五万大军,准备趁着幽州军攻伐并州之际,兵进青州,却不曾想大军尚未出动,谍报便给曹操送来了几条不甚美妙的消息,大伤脑筋之余,曹操不得不紧急将众谋士们都传到了丞相府的书房中,见礼一毕,曹操也自无甚寒暄之言,紧着便将议事的主题道了出来。

    “明公何须顾忌那么许多,那公孙小儿虽是善战,然,深陷草原乱局之中,要想脱身,恐非易事焉,我军但消行动迅速,自可抢在公孙小儿反应过来前一举拿下青州,是时,进可攻,退可守,何惧之有哉?”

    这一听兵分两路的幽州军之进展皆如此之迅猛,众谋士们自不免皆为之心惊不已,一时间都不敢胡乱进言,倒是陈群却是无此顾忌,头一个便从旁闪了出来,自信满满地建议了一番。

    “唔……”

    听得陈群这般说法,曹操眉头当即便是一扬,显见是有些心动了,没旁的,眼下袁军虽是大聚于青州,总兵力已达十余万之数,可在曹操看来,不过都是些土鸡瓦狗罢了,根本不堪一击,他自是有信心在幽州军插手之前,一举拿下青州,问题是此际拿下青州是否于大局有利,却是须得好生斟酌了去的——袁绍本是曹操心目中之大敌,然,于官渡之战后,袁家之实力已然大不如前了,反倒是飞速崛起的公孙明赫然成了心腹大患,若是能留下袁军主力去制衡公孙明,无疑更符合朝廷之利益,关键在于己方与袁家之间仇隙太深,难有彼此取信之可能,曹操一时间也想不出该如何调动袁军北上。

    “明公,窃以为长文之策虽是利在当下,然,于长远而论,却实有大害,殊不可取啊。”

    没等曹操对陈群之建议有所决断,就见荀攸已昂然而出,朗声进谏了一句道。

    “嗯,那依公达看来,此事当何如之为宜?”

    吞下青州可以说是鱼,而遏制公孙明则是熊掌,哪怕明知两者恐难以兼得,可曹操心里头却还是不免有所野望,虽不曾明说,可不置可否本身就表明了其之真实态度。

    “明公,那公孙小儿野心勃勃,实朝廷大患也,断不能让其平稳做大了去,今,高干虽死,其河东旧部尤在,绛邑贾逵、河东卫固等皆是心系朝廷之辈,但消朝廷下诏,河东诸城必会一一归附,明公可再着钟繇联络马腾、韩遂等关中诸雄一道进兵河东,进逼太原,公孙小儿立足未稳之下,必阵脚大乱,其间,明公可审时度势,着令北海太守高汝、千乘郡太守程两部兵马相机撤往徐州,如此,青州既定之下,袁绍必会急令青州诸军紧急驰援上党,公孙小儿四面受敌,又焉能不败哉。”

    于往昔军议之时,荀攸通常都是听的多说的少,纵使有所进言,也都是寥寥数语而已,可此番为了能将时局分析透彻,他却是不吝唇舌地滔滔了一番。

    “公达此策大善,奉孝可有甚要补充的么?”

    这一听荀攸所言头头是道,曹操登时便心动了,只不过为了慎重起见,他并未第一时间下决断,而是将问题丢给了默默站在一旁的郭嘉。

    “如此便好,待得公孙小儿败后,我军再兵进青州也不为迟。”

    郭嘉并无甚异议,仅仅只是简单地补充了一句罢了。

    “好,那就这么定了!”

    见得诸般谋士皆再无异议,曹操也就没再多犹豫,欣然地便下了最后的决断……

    “报,禀主公,北海大捷,高,程二贼被我军击溃,正在向南流窜,大公子与审别驾两部兵马分进合击,数日内必可全歼二贼所部。”

    邺城大将军府主院的卧房中,一身单袍的袁绍正斜靠在锦墩子上,愁眉不展地看着军报,深为上党之局势烦心不已间,冷不丁却听一阵仓促的脚步声响起中,一名报马已是匆匆从屏风后头闪了出来,疾步抢到了榻前,冲着袁绍便是一个单膝点地,满脸喜色地禀报了一句道。

    “哦?哈哈……,好,快,传元图、仲治并公则即刻来见,快去,快去!”

    一听报马这般说法,袁绍立马便来了精神,猛然翻身而起,一把抄过报马高举过头顶的捷报,飞速地过了一遍,当即便乐得个哈哈大笑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