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决胜马邑(三)
    “混蛋,全军出击,杀光汉贼!”

    呼厨泉本正自惊愕于迭摩达的突然战败,冷不丁见得凌锋等人突然冲进了场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生生将受创昏迷的迭摩达就此生擒了去,当即便怒了,浑然不顾己方士气正自低迷之事实,狂乱地挥舞着双手,气急败坏地便狂吼了起来。

    “呼嗬、呼嗬、呼嗬……”

    尽管军心士气颇见低迷,然则这当口上,却是无人敢公然违背军令,不管情愿还是不情愿,五万余南匈奴将士还是嘶吼着战号,就此发起了狂猛的冲锋,声势倒是不小,只是出击的阵型明显稍见散乱。

    “狭路相逢,勇者胜,跟我来,杀贼,杀贼,杀贼!”

    这一见南匈奴军已然发起了冲锋,公孙明自是不敢稍有迁延,但见其一把拽起搁在得胜钩上的精钢长枪,用力向前一指,豪气十足地便发出了一声狂吼。

    “幽州铁骑,有我无敌,幽州铁骑,有我无敌……”

    哪怕兵力尚不及对方的一半,可架不住幽州骑军士气正旺,又岂会怕了狂涛而来的南匈奴军,但听战号声暴响不已间,三路幽州骑军分别以公孙明、赵云、高览为箭头,于冲刺间,很快便默契地调整好了锥形突击阵,有若三支离弦之箭般向阵型明显不甚整齐的南匈奴骑军冲杀了过去。

    “小儿,受死!”

    一里之距而已,对于发足狂冲的两支骑军来说,不过眨眼间便能跑完,很快,身为箭头的公孙明已然冲到了离南匈奴军骑阵不足二十步的距离上,而此时,自有一名自恃勇武的南匈奴军千夫长咆哮冲出了本阵,手持一柄狼牙棒,势若猛虎下山般径直向公孙明杀了过去。

    “杀!”

    敢以狼牙棒为武器的,皆是力大无穷之辈,在这等两军大决战之际,公孙明哪有心思跟那名南匈奴军千夫长一招一式地过过手,只听公孙明一声断喝间,双脚猛然用力一夹马腹,战马当即便吃疼地长嘶了起来,原本就快的马速陡然间便更快了几分,人马合一地便蹿到了那名南匈奴千夫长的面前,双手猛然一送,枪借马速,呼啸着便刺向了那名敌将的胸膛。

    “噗嗤!”

    公孙明这一突然加速实在是太过突兀了些,可怜那名南匈奴千夫长根本就来不及作出调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锋利的枪尖从其前胸捅进,又从后背穿了出去,剧痛袭来之下,当即便被疼得狂嚎了起来,只可惜公孙明根本无丝毫的恻隐之心,双臂只一甩,那名敌将残破的身躯便已被甩得横飞出了丈许之遥,再被后续涌来的两军骑兵一通子践踏,不多会便成了一滩烂泥。

    “挡我者,死!”

    一枪挑飞敌将之后,公孙明根本无心去关切那倒霉的家伙会有甚下场,纵马间飞快地调整了下重心,咆哮着便冲进了汹涌而来的南匈奴骑阵之中,手中一柄精钢长枪运转如飞间,所有胆敢冲上前来拦阻的南匈奴骑兵们无一不被挑上半空,竟是以一人之力,生生将南匈奴军骑阵撕开了道血口。

    “轰……”

    就在公孙明杀进了乱军之际,紧随其后的幽州铁骑也已赶了上来,与狂飙而来的南匈奴骑军重重地撞击在了一起,当即便暴出了一阵轰然巨响,人仰马翻间,也不知有多少双方的将士惨嚎着跌落马下。

    “呼厨泉老儿,留下头来!”

    南匈奴军虽众,奈何训练水准上本就远不及幽州铁骑,加之连连受挫之下,军心士气正自低迷无比,哪经得起三路幽州铁骑的狂猛冲杀,其前锋瞬间便被冲得个七零八落,而此时,狂猛突击的公孙明已然率部冲到了离呼厨泉的中军所在处不足三十步之距了,这一见到金狼旗下的呼厨泉正自舞槊迎面而来,公孙明的精神立马便是一振,大吼了一声,率部便径直向呼厨泉杀将过去。

    “小贼,老子跟你拼了!”

    呼厨泉自恃手下兵多将广,却不料连连在公孙明手下吃亏,心火本就旺得可以,这会儿一见公孙明纵马冲来,自是怒上加怒,但见其双目圆睁地咆哮了一声,纵马便迎上了前去,手中的长马槊一摆之下,已是借着马速,急速地捅向了公孙明的胸膛。

    “来得好!”

    槊长而枪短,若是彼此对刺,用枪者少不得要吃大亏,对此,公孙明心中可是有数得很,又岂会犯了这等低级之错误,但听其一声断喝间,双臂一振,一招“拨草寻蛇”便已攻了出去,准确无误地挑在了槊尖后头一尺之距处,而后双腕猛然一翻,一个借力打力之下,本已下沉的枪尖陡然便是一昂,有若毒龙出海般急速地撩向了呼厨泉的小腹。

    “铛!”

    呼厨泉能当上南匈奴的大单于,可不完全是子承父位之结果,当年为了夺位,可是曾挥军血洗了与其争位的几名兄弟,一身武艺也自相当之了得,这会儿虽是失了先手,却并未乱了分寸,但见其于间不容发之际,突然一横槊,硬是用槊尾挡住了枪尖的撩击之势,但听一声闷响过后,呼厨泉的身子虽是被震得猛然向后一仰,可公孙明也同样被反震之力震得手腕一沉,手中的长枪骤然一歪之下,已然来不及再攻出第二枪了。

    “呼……”

    一记硬碰下来,双方虽都不曾受伤,可从场面上来看,呼厨泉无疑是吃了些亏的,对此,一向心高气傲的呼厨泉又岂能咽得下这么口怒气,恶向胆边生之下,竟是行了个险招,只见其双手猛然一松,借着后仰之势丢弃了马槊,右手往腰间一抹,便已将弯刀拔了出来,后背在马背上用力一撞,借势反弹而起,手一挥,一道无匹的刀光便已急速杀向了公孙明的肩头。

    “主公小心!”

    “主公,快躲!”

    ……

    呼厨泉这等行险之招一出,纵马跟在公孙明身后的凌锋等亲卫们顿时全都急红了眼,奈何距离所限,要想冲上去援手已是来不及了,惊呼声里难免便透着浓浓的惶急之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