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雁门关破敌(二)
    天下间从来没有攻不破的雄关,哪怕雁门关险峻无比,号称天下九塞之首,奈何自打落入南匈奴军之手后,已是近十年不曾修缮过了,城防工事早已残破不堪,尽管张武所部下死力抢修了数日,可惜尚未竣工之际,呼厨泉的大军便已突然杀到,以致于关中来不及储备足额的檑木滚石,近三日的高强度大战下来,五千将士的折损虽不算太大,依旧有着四千可战之兵,可在南匈奴军疯狂强攻以及真假夜袭不断的骚扰下,全军将士的体力已然到了极限,战至申时将至,城防已是处处告急,不断有匈奴军勇士突上城头,尽管都不曾真正形成突破口,可这等兆头无疑很是不妙。

    “第五队,上!”

    尽管城破的兆头已现,然则呼厨泉对进展显然还是不甚满意,甚至不等第四队的死士折损殆尽,便已是冷声断喝了一嗓子,旋即便听号角声连天震响不已间,又是一拨为数三千的南匈奴军狂呼着战号,从本阵中狂飙而出,急速地向山顶处的雁门关狂冲了过去。

    “儿郎们,援军须臾即至,死战不退,杀,杀,杀!”

    张武乃是幽州军中最擅守城之辈,当年在曹军时,可是没少打守城之战,经验何其之丰富,只一看南匈奴军的援兵又杀了上来,立马便知若是没有意外,城防必将不保,一念及此,张武的双眼立马便泛了红,一边挥刀拼命地劈杀着从云梯上冒出头来的南匈奴军士兵,一边声嘶力竭地狂吼着,试图以此来鼓起军心士气。

    张武的以身作则不能说没有效果,可惜却并不能持久,随着南匈奴援兵的赶到,雁门关最危急的时候到了,先是左边城墙处被悍不惧死的南匈奴军撕开了一道长达六丈左右的突破口,紧接着,右边城防也已告急,不断有杀红了眼的南匈奴军士兵冲上城头,与守军将士疯狂地杀作了一团。

    “呜,呜呜,呜呜……”

    幽州军将士们都已到了强弩之末,尽管依旧在奋力厮杀着,却怎么也无法堵住两翼城墙上的突破口,眼瞅着事已不可为,张武脑海里不由自主地便转起了弃城而逃的念头,然则没等他将此想法付诸实施,却听关后的谷道中突然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号角声。

    “儿郎们,主公到了,杀啊,将贼子打下城去!”

    一听响动不对,张武立马抽空回了下头,入眼便见谷道中烟尘滚滚大起,显见是大批骑军正自汹涌而来,精神立马便是一振,紧着便狂吼了一嗓子。

    张武这么一吼,两军将士顿时便全都陷入了极致的疯狂之中——于幽州军将士们来说,只要能坚持到主力抵达,就意味着此战的最终胜利,而于南匈奴军而论,若是不能赶在幽州军主力赶到前拿下城门,那就意味着三日来的所有牺牲全都白费了去,到了这般田地,双方将士都豁出去了,同归于尽者当真不在少数,短短一炷香不到的时间里,双方竟各有三百余将士倒在了血泊之中,城上城下皆是尸山血海,惨烈得无以复加!

    “全军都有了,下马,上城!”

    张武所部到底是疲兵,尽管因着主力将至而鼓起了余勇,但却并不能持久,很快,随着兵力之折损的加剧,两翼城墙先后失守,残部已被挤压到了城门楼附近,眼瞅着败亡在即之际,高览终于率五千精锐骑军从南门处狂飙而进,一进抵北城处,只听高览一声咆哮之下,已是飞身跃下了马背,一马当先地冲上了城。

    “鸣金!”

    高览所部虽说是千里奔袭而来的,可就体力来说,较之苦战了许久的南匈奴军将士还是要强上一截,更别说军中还有着高览这等绝世勇将在,只一个冲锋,便将正在围攻张武所部残军的南匈奴将士杀得个落花流水,前后不过一炷香不到的时间而已,便已将南匈奴军再度赶下了城去,这一见破城而入的战机已失,呼厨泉尽自不甘得很,却也只能是悻悻然地下了收兵之令,很快,随着号角声的暴然响起,遭受重挫的南匈奴攻城部队便就此溃败回了本阵……

    在打退了南匈奴军之后不多久,公孙明便已率主力赶到了雁门关,但并未出关邀战,而是就在关城后方安下了大营,并派出数千将士打扫战场,将阵亡的双方将士分别埋葬在左近的山脚处,对此,南匈奴军也自不曾出兵骚扰,后退两里,也自安下了大营,一夜无事。

    “报,禀主公,南匈奴派来了名使者,正在关门外求见。”

    次日一早,用过了早膳之后,公孙明正自盘坐在沙盘前,默默地推演着下一步的作战计划,却听一阵脚步声响起中,一名轮值校尉已大步从堂下行了进来,冲着公孙明便是一礼,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传罢。”

    用不着见,公孙明也知南匈奴使节必定是来下战书的,可也不甚在意,无可无不可地便吭哧了一声。

    “公孙将军,我们又见面了,别来无恙否?”

    轮值校尉应诺而去后不多久,便见凌锋陪着一人从堂下行了进来,赫然又是南匈奴右日逐王挛鞮拔兰,但见其满脸倨傲之色地冲着公孙明一拱手,蛮不在乎状地便招呼了一嗓子。

    “战书呢,拿来。”

    公孙明显然没兴趣跟挛鞮拔兰扯淡,也就只是冷冷地看了其一眼,面无表情地喝令道。

    “我家大单于听闻将军已至,特着某前来邀将军明日一早会猎关前,分一雌雄,不知将军可敢为否?”

    挛鞮拔兰此番受命前来,不光是来下战书的,还负有激怒公孙明之任务,故而先前方才会作出一派桀骜无礼之模样,可被公孙明的冷眼这么一扫,心不由地便虚了,愣是没敢乱放厥词,而是就此掉起了文来。

    “奉陪到底,送客!”

    公孙明根本没在意挛鞮拔兰的态度之转变,甚至不曾去拆看呼厨泉的来信,拿起了搁在笔架上的狼毫,蘸了下墨水,就在信函的背面写上了个硕大的“战”字,而后随手便丢还给了挛鞮拔兰,满脸的不耐与嚣张之神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