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雁门关破敌(一)
    蛇无头自然不行,随着利庭盾的战死,残存的南匈奴军也就再没了死战到底的勇气,而随着吕旷所部的从后袭杀而来,南匈奴骑军彻底陷入了崩溃状态之中,战事至此,已然没了悬念,只不过下马投降的南匈奴军士兵却并不甚多,除了战死当场的千余人之外,余者全都分散成了小股人马,四散而逃了去,对此,幽州骑军自是不肯纵寇为患,也自分散将开来,四下里搜杀南匈奴乱兵,一开始战果倒是不小,可随着夜幕的到来,地形不熟的幽州军不得不暂时放弃了追剿残敌的行动,甩下步军,紧急向雁门关转进,此无他,南匈奴大单于呼厨泉已率十二万大军赶到了雁门关外,正在挥军强行攻关。

    “大单于饶命,饶命啊,末将愿率部再攻一次,还请大单于给末将一个将功折罪之机会罢,求您了……”

    午时四刻,天热得慌,纵使端坐在华盖下,也自不免被热出了一身的大汗,然则呼厨泉却是根本不曾在意,但见其好整以暇地端坐在几子后头的马扎上,手持着金樽,不紧不慢地饮着酒,任凭跪在几子前头的一名败军之将如何呼嚎,也自不为所动。

    “砍了,第四队,上!”

    好一阵子之后,樽中的残酒终于饮尽,呼厨泉面无表情地将酒樽往几子上一搁,连眼皮都不曾抬上一下,便已是轻描淡写地吭哧了一声。

    “大单于不要,不要啊,末将……,啊!”

    呼厨泉此言一出,那名败军之将顿时便吓坏了,赶忙磕头如捣蒜般地苦苦哀求着,可惜边上侍立着的金帐狼骑卫士却根本不为所动,三人齐齐抢上了前去,两人将那名败将的双手一反剪,另一名卫士抽刀只一挥,一声短促的惨嚎过后,一颗斗大的人头已然落了地,大股的鲜血从脖颈的断口处狂喷而出,溅起足有两丈来高,而后便化为血雾,飘飘洒洒地落了一地。

    “都给老子看清楚了,攻不下关城,老子就是这么个下场,但,在此之前,老子定会先砍下尔等的狗头,不想死,就给老子打起精神来,杀上关去,全军出击,杀啊!”

    不等那名败将的无头尸体轰然倒下,就见一名满脸络腮胡的中年千夫长一个箭步抢到了兀自在翻滚的首级面前,一哈腰,将滴血的人头拽在了手中,回身面向排列在左侧的出击部队,一抬手,将首级高高地举了起来,骂骂咧咧地作着战前动员。

    “呼嗬,呼嗬,呼嗬……”

    面对着血的刺激,三千出击将士的双眼立马便全都泛了红,战号声如雷般暴响中,齐齐发足向沟注山上的雁门关狂冲了去。

    “嘿。”

    饶是出击部队士气如虹般高涨,可呼厨泉却根本不曾在意,仅仅只是淡漠地冷笑了一声了事,没旁的,只因这些奉命攻关的部队皆非其嫡系,不是被强征入伍的汉民,便是那些归附在南匈奴汗庭帐下的杂胡,哪怕死得再多,呼厨泉也不会有半点的心疼。

    “贼军又上来了,贼军又上来了……”

    南匈奴军的出击部队这么一冲,正在城头上瞭阵的守军岗哨们立马便被惊动了,当即便全都扯着嗓子高呼了起来。

    “快,都起来,弓箭手上前御敌!”

    接连苦战了两日,今早到眼下又已接连打退了南匈奴军三次狂攻,全军上下皆已是疲惫得不行,即便是张武这个主将也都已是血染征衣,手足沉重得有若灌了铅一般,纵使如此,这一听告警声起,张武还是第一时间便翻身跃起,一个大步便抢到了城碟处,往外只一张望,便即高声下了道将令。

    “嗖、嗖、嗖……”

    南匈奴军的冲锋速度极快,有若潮水般便蔓延到了半山腰处,而此时,檑木滚石早已用尽的幽州军不得不紧着发动了一拨箭雨之覆盖,可惜效果并不佳,无他,只因南匈奴军在连番攻城的挫败中早已学乖了,前面几排士兵全都顶着巨大的特制木盾,如此一来,幽州军的箭雨虽密,却也难取得甚大的战果。

    “竖云梯,抢城!”

    随着南匈奴军的冲近,幽州军弓箭手的攻势愈发猛烈了起来,不断将箭矢射向南匈奴军盾阵无法遮挡到的后队处,也确实给了南匈奴军不小的杀伤,但这却无法遏制住南匈奴军的发狠冲锋,很快,但听率部出击的那名南匈奴军千夫长一声大吼,近三十架云梯便已被高高扬起,又重重地向城头靠了过去,与此同时,千余南匈奴军弓箭手也自飞速地列好了阵型,用一拨凶狠的箭雨覆盖,压制住了城头的幽州军弓箭手。

    “呼、呼……,咣当、咣当……”

    就在南匈奴军的云梯即将靠上城碟之际,城碟后方突然杀出了一柄柄的木叉子,当即便有近半的云梯被叉子叉得个正着,随即便听一阵断喝声暴响不已间,一架架被木叉子叉住的云梯基本都被城上守军的翻转用力给弄得歪斜着砸落城下,纵使如此,也依旧无法阻止杀红了眼的南匈奴军士兵们的抢登行动。

    “上,将贼子打下去!”

    云梯一靠上了城碟,嗷嗷直叫的南匈奴军士兵立马飞速地沿梯直上,而此时,负责掩护的南匈奴军弓箭手们则是不息体力地拼命拉弓放箭,不求准度,只求密度,箭雨的密度之大,竟是生生压得幽州军将士难以冒出头来,很快,率先抢登的南匈奴军士兵的脑袋便已从城碟处探了出来,到了此时,南匈奴军弓箭手们也自不得不停下了疯狂的箭雨攻势,空档这么一出,早已戒备良久的张武自是不会错过了去,但听其一声令下,众幽州军将士们立马挥舞着刀枪冲上了前去。

    战事一开始便是白热化的惨烈,一方握有地利之绝对优势,另一方则是养精蓄锐多时的生力军,双方各不相让之下,惨嚎声从一开战时起,便不曾消停过,大批的两军将士尸体从城头上翻滚而下,人命在此时,有若草芥般不值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