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利庭盾的覆灭(五)
    南匈奴人生活在北方那等苦寒之地,民风自是彪悍得很,哪怕是连败之军,也自不乏敢战之死士,随着利庭盾一声令下,还真有不少将士呐喊着冲上了梯道,试图将立足未稳的幽州军先头部队压下城去。

    有勇气固然是好事,但绝不意味着能心想事成,无他,攻上了城头的幽州军将士也同样不缺血勇之气,而论及攻守之训练水准以及步战之能,又远在南匈奴军将士之上,加之地利已然落到了幽州军一方,饶是南匈奴军将士悍不惧死地拼命向城头上冲,又哪经得起幽州军居高临下的狂猛攻杀,别说突上城头了,战不片刻,就连梯道都守不住了,愣是被不断有援兵加入的幽州军杀得个节节败退。

    “咯吱吱……”

    随着敢战的勇士接连战死,南匈奴军的士气很快便垮了下去,加之利庭盾这个主帅也早已不知去向,众南匈奴军将士们的抵抗勇气很快便见了底,被幽州军只一冲,就此彻底溃散了开去,巳时末牌,随着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响起,崞县的北城门已被幽州军士兵们奋力从内里推了开来。

    “跟我来,进城!”

    城头血战爆发之际,赵云早已率五千铁骑越过了投石机部队所在处,来到了离城墙不足七十步之距处,待得见城门已然洞开,赵云自是不会有丝毫的犹豫,一声断喝之下,率部便发起了冲锋,急若星火般地便杀进了城中……

    “快,跟上!”

    利庭盾早就起了弃城而逃的心思,自然不肯坐以待敌,几乎就在北城门沦陷的同时,他已率三千近卫一路狂奔到了西门处,在喝令守城将士打开城门之后,便即高呼了一声,一马当先地便冲出了城门,而后高速转向了南面,试图趁着幽州军尚未合围的空档就此逃出生天。

    “呜,呜呜,呜呜……”

    幽州军在西门虽是不曾部署军队,可却是没少派出游哨,毫无疑问,利庭盾的弃城而走虽是果决,却根本无法瞒得过那些游哨的侦稽,这不,利庭盾所部的先头部队方才刚冲出了城门,凄厉的号角声便已暴然狂响了起来。

    “骑军都有了,跟我来!”

    号角声就是命令,早已在南门处等得不耐至极的高览立马便来了精神,一声咆哮之下,率五千精锐铁骑便疯狂地向西面狂冲了去,与此同时,已然移动到了城墙西北角附近的吕旷所部五千骑兵也开始了冲锋,绕城直往西门杀了过去。

    “冲过去,不要恋战,杀啊!”

    利庭盾虽是先逃,奈何城门洞的宽度有限,加之还须得绕路,在速度上,自是比不得高览所部的迅捷,全军这才刚完成转向呢,高览所部已然从南面冲了出来,一见及此,利庭盾的瞳孔不由地便是一缩,只是眼下他已无路可走了,只能是咬紧牙关暴吼了一嗓子,率部便发起了狂猛的突击。

    “两军相逢勇者胜,跟我来,杀,杀,杀!”

    这一见利庭盾率部直冲而来,高览也自顾不得整顿队形了,一拧马首,一个急转之下,咆哮如雷地便迎向了滚滚而来的南匈奴骑军。

    “幽州铁骑,有我无敌,幽州铁骑,有我无敌……”

    从骑兵战术的角度来说,仓促转向的幽州军无疑极为的不利,纵使如此,众幽州军将士们也自无一丝一毫的惧色,高呼着战号便发起了狂野的反冲锋。

    “老贼,受死!”

    擒贼终归须得先擒王,其余南匈奴将士逃了也就逃了,可利庭盾此人却是断然不能放过的,此一条,高览显然是心中有数得很,只见其在冲刺中飞快地调整着方向,挥舞着精钢长枪便径直向利庭盾杀奔了过去。

    “上,给本王杀了他!”

    利庭盾年轻时倒是有些勇力,可如今么,早被酒色掏空了身子,这一见高览咆哮而来,哪敢上前迎敌,一边打马避让,一边喝令紧随其后的三名亲卫将领赶紧上前截击。

    “啊哈!”

    “看打!”

    “杀!”

    ……

    三名南匈奴军大将皆是利庭盾之嫡系心腹,忠心可嘉得很,哪怕有些畏惧于高览的凶恶形象,可还是齐齐策马冲上了前去,挥舞着手中的刀枪,便要给高览来上个三面合击。

    “滚开!”

    高览心急着要去干翻利庭盾,哪有心情跟三员敌将多加纠缠的,但听其一声大吼之下,双腿猛地一夹马腹,座下战马当即便长嘶着蹿了出去,快逾闪电般地突进了三员敌军的核心,不得三员敌将展开攻势,高览便已紧着攻出了霸烈无比的一枪,于电光火石间,便将正面冲来的那员敌将挑得扎手扎脚地飞上了半空,而后么,也没管左右两员敌将是怎个反应,人马合一地便向正自慌乱拨转马首的利庭盾冲了过去。

    “啊呀呀……”

    利庭盾根本就没想到高览竟然来得如此之快,见势不妙之下,当即便慌了神,只听其一声怪叫,仓促间猛然一送臂,手中的蛇矛便已高速刺击了出去,只不过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显然都不怎么够看。

    “受死!”

    饶是利庭盾已是抢到了先手,可就其所刺出的这等软弱无力之枪势,高览根本不曾放在眼中,但听其舌绽春雷般地一声断喝,双臂一振间,手中的精钢长枪便已若蛟龙出海般地暴刺而出,准确无误地格在了利庭盾的枪柄上。

    “铛!”

    可怜利庭盾武力值最多不过六十而已,哪经得起高览这等强势的一击,双方疼痛欲裂之下,手中的蛇矛便已被震得飞上了半空。

    “噗嗤!”

    没等利庭盾从惊愕状态中醒过神来,就见高览双腕一翻,手中的精钢长枪借力打力地便往前一捅,毫不容情地便刺穿了利庭盾的胸膛,再用力一甩,利庭盾那残破的身体便已横飞出了丈许之遥,又重重地砸进了乱军丛中,被蜂拥而来的两军骑兵们好一通子的乱踩之下,登时便成了一滩肉泥。

    “不降者,死!”

    一枪挑杀了利庭盾之后,高览并未就此收手,而是一往无前地便冲进了南匈奴军的骑阵之中,手中的精钢长枪运转如飞一般,将胆敢冲将上来的南匈奴将士们全都挑成了空中飞人,竟是以一己之力,冲得南匈奴军骑阵大乱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