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连战连捷(九)
    “该死,是贼军,挡住,快挡住!”

    厉涕厄喝了酒之后,思绪明显有些跟不上趟,直到张彪率部冲上了城头,这才反应了过来,赶忙一把抽出腰间的弯刀,大呼小叫地勒令手下将士赶紧迎敌,问题是先前众南匈奴将士们都在张弓搭箭着,这冷不丁要弃弓出刀,又岂能顺遂了去,于是乎,整个城头上顿时便乱成了一片。

    “杀!”

    见得城头上的守军如此慌乱,张彪自不会有丝毫的客气可言,挥刀连杀了数人,脚下不停地便冲到了厉涕厄的身前,一声大吼,手中的弯刀便已狂猛地劈了过去。

    “啊哈!”

    这一见张彪如此疯狂地扑击而至,厉涕厄的瞳孔不由地便是一缩,哪敢站着不动,急切间也自咆哮了一嗓子,反手挥刀便是一劈。

    “铛!”

    厉涕厄的武艺本就远不及其父,加之酒后难免乏力,这一刀又是仓促挥出,自无法用出全力,尽管准确地挡住了张彪的刀势,可硬碰之下,吃亏却是难免,竟是被张彪劈得踉跄后退了数步,重重地撞在了城碟上。

    “给我死!”

    尽管有些意外厉涕厄的力量如此之弱,可在这等战决之际,张彪也自没功夫去细究根底,一个箭步便冲到了厉涕厄身前,再度劈出了全力的一刀。

    “啊呀呀……”

    面对着张彪不依不饶的追袭,厉涕厄登时便乱了分寸,一声怪叫之下,拼死又挥出了一刀,试图卸开张彪的刀势,反应倒是不慢,只可惜他的手腕先前便已被震伤,这会儿出刀之际难免有些力不从心,刀速明显慢了一拍,并未能架着张彪的斜劈之刀锋。

    “噗嗤!”

    于战场上,疏忽便意味着死亡之下场,可怜厉涕厄怪叫声未停,便已被张彪一刀从肩膀直劈到了胸口,魁梧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便是一倒,竟是就此惨嚎着跌下了城去,当场便摔得个粉身碎骨。

    “突击,杀光蛮子!”

    一刀击杀了厉涕厄之后,张彪根本不曾向城下望上一眼,咆哮着便挥刀又冲向了乱作一团的南匈奴守军们,不管不顾地便是好一通子狂砍乱劈,紧随其后的三百余幽州军勇士同样无甚怜悯之心,刀光霍霍间,人头滚滚落地,只一个冲锋而已,便将守军将士杀得个落花流水,而随着张武率后续部队赶到,群龙无首的南匈奴守军就此陷入了崩溃状态之中,死的死,逃的逃,仅仅一炷半香不到的时间而已,战略重镇雁门关已落入了幽州军的掌控之中……

    “快开城门,快开城门!”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不说雁门关的战事如何,却说利庭盾率残部一路逃向广武城,沿途虽不曾再遭埋伏,可幽州军的主力却是始终在其身后穷追不舍,更有数千幽州弓骑仗着马快,不时地冲上来用箭雨招呼溃逃中的南匈奴军,历经千辛万苦之下,利庭盾好不容易率残存的四千余骑逃回到了广武城下,偏偏此际的广武城东门却是紧闭着的,这可把利庭盾给急坏了,竟是不顾自个儿右贤王之尊,亲自冲到了城门楼前,仰头狂吼了起来。

    “放箭!”

    利庭盾这么一咋呼,原本死寂一派的城头上终于有了反应,只不过并不是利庭盾所期盼的那般——但听一声断喝响起中,城头上突然冒出了大批的幽州军弓箭手,毫不客气地冲着城下便是一通子乱射,当即便令措不及防的南匈奴骑兵们惨嚎着倒下了一大片,就连利庭盾本人都身中了三箭。

    “该死,撤,快撤!”、

    利庭盾命大,尽管连中了三箭,却都不曾被命中要害,这一见广武城已丢,而幽州军主力也已急追而来,利庭盾哪敢在这等险地多逗留,甚至不敢逃向道路崎岖的雁门关,只见其一拧马首,忙不择路地便往崞县(今之原平县境内)方向狂逃了去……

    “报,禀使君,不好了,公孙明突率数万大军袭取了瓶形寨、卤城,又以狡计谋夺了广武、雁门关等诸城,南匈奴右贤王利庭盾挥军与战不利,全军溃散,只余四千余骑退守崞县。”

    天将午,苇泽关的城守府中,一身华服的高干正自好整以暇地用着膳,冷不丁却见一名浑身大汗淋漓的报马从堂下疾步而进,径直到了席前,这才冲着高干便是一个单膝点地,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啊……”

    这一听报马如此说法,高干的双眼不由地便瞪得个浑圆,一声惊呼之下,手中的银筷子竟是“叮当”一声落了地。

    “使君大人,公孙明所部已大聚于广武,不日必将南下,我太原危矣,还请将军早作决断。”

    见得高干失惊若此,前来禀事的报马自不免便有些个沉不住气了,紧着便又进言了一番。

    “嘶……,来人,快,去将二弟唤了来!”

    自打设伏全歼了前来夜袭关城的赵猛所部之后,高干本以为并州应是能无忧了的,却万万没想到公孙明居然会分兵走瓶形寨,更不曾料到看似兵强马壮的利庭盾所部居然败得如此之快,又是如此之惨,更为麻烦的是雁门关既已落入幽州军的掌控之中,南匈奴这个盟友显然也已是指望不上了的,兵力空虚无比的并州又哪堪幽州两路大军之夹击,形势至此,已可谓是危在旦夕了,一念及此,高干忍不住便倒吸了口凉气。

    “小弟见过兄长。”

    高干既是有令,自有一名随侍在侧的亲卫紧着应诺而去,不多会便见一三十出头的文士施施然地从堂下行了上来,此人正是高干的堂弟高柔,字文惠,善治法,富智计,向为高干之心腹谋士。

    “二弟,出大事了,先前报马来禀,言称公孙小儿已秘密率军袭取了瓶形寨,又大破南匈奴右贤王所部,连下卤城、广武、雁门诸城,如今利庭盾那蠢货只余四千余骑退守崞县,事急矣,二弟可有甚教我者?”

    高干对高柔一向信任有加,值此事急之际,自是不会对其有甚隐瞒,也自顾不得回礼,面带愁苦地便将紧急军情简略地陈述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