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巧取瓶形寨
    瓶形寨,以周围地形如瓶而得名恒山如屏高峙。南有五台山巍然耸立,海拔都在一千五百米以上。这两山之间只有一条不甚宽的地堑式低地,瓶形寨所在的平型岭是这条带状低地中隆起的部分,形势极其险要,由晋西北通往幽州的古道便是从瓶形寨穿城而过,自汉初以来,便一直是边关重镇,黄巾之乱时,瓶形寨落入了乌恒族峭王阿骨鲁所部的掌控之中,只不过阿骨鲁对此寨并不甚看重,仅仅只将其当成了个抽税的关卡看待,别说对残破的关墙进行修缮了,连守卫都没派出多少,究其根本是因天下大乱之际,各州间的商贸基本断绝,商旅稀疏得可怜,在收不到太多税的情况下,阿骨鲁自然不会去在意瓶形寨之得失。

    堂堂边关重镇落得个潦倒税卡之下场,无疑是件极其可悲之事,而这等情形居然延续了十数年之久,直到公孙明突然崛起于幽州,又大肆向周边走私食盐之际,瓶形寨的重要性立马便再度凸显了出来,阿骨鲁为了确保自身之利益,不单大肆加固关城,更调集了部落中的大批兵马把守此寨,只可惜他的努力并未能获得回报——毗邻的南匈奴汗庭也瞄上了食盐走私的惊人之利,呼厨泉大单于派其右贤王利庭盾率两万大军突然发起了袭击,一举击溃了把关的乌恒族军,将瓶形寨纳入了南匈奴汗庭的掌控之中,在此寨中常年驻有三千兵马,并着万夫长鲁阿契于寨中坐镇,负责与幽州方面的食盐贸易,每年所得之利多达十数万贯之巨。

    小小一座军寨而已,居然能得如此巨利,不可谓不惊人,为确保万全故,鲁阿契在防御事宜上,自是不敢掉以轻心了去,关上日夜皆守备森严不说,关门也自常年紧闭着,唯有幽州方向的郑家商队到来之际,方会开启,至于其它闲杂人等么,别说通关了,敢往关城方向靠,绝对格杀勿论。

    “呜,呜呜,呜呜……”

    七月初五,巳时三刻,瓶形寨的关墙上突然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号角声,然则众守军将士们不单不曾慌乱,反倒是兴奋得雀跃不已,没旁的,概因正自迤逦而来的大队车马中飘扬着的赫然是郑家商号的旗帜,哪怕郑家商队的到来比预定的交割日期提前了几天,可众匈奴士兵们却根本不曾在意,一切的一切只因郑家商队素来慷慨,每回交割完了货物,总会好生犒赏一下守关将士,财货啥的倒也就罢了,有没有都无所谓,可郑家商队每回赠送的美酒却是守关将士们万分割舍不得的最爱,买都没处买了去,每两月才能尝上那么一回,这叫嗜酒的草原汉子又怎能不激动万分的。

    “打开关门!”

    不止是下头的兵丁们兴奋异常,鲁阿契也同样乐得个喜笑颜开,扬手间便已咋呼了一嗓子,自有下头人等轰然应诺之余,手脚麻利地便将紧闭着的关门推了开来。

    “呼嗬、呼嗬……”

    关门方才刚开,这都还没等鲁阿契率众前去迎接远道而来的郑家商队呢,远处的谷道中突然扬起了一阵烟尘,呼啸声大起间,一拨乌恒族骑军已狂飙而来。

    “不要管货物了,撤,快撤。”

    见得身后动静不对,郑家商队诸般人等显然都被惊着了,根本无人敢回身迎战,呼啦啦地便全都丢下车马,狼狈万状地向关城处狂逃不已。

    “该死的乌恒狗贼,来人,吹号,全军出击!”

    乌恒骑兵并不算多,也就一千二百余众而已,可冲锋的速度却是极快,瞬息间便已赶到了郑家商队丢弃的大量车马处,但并未去追歼郑家商队人等,而是乱哄哄地下了马,将那三百余辆大车推着便要往谷道外逃了去,一见及此,鲁阿契登时便怒了,咆哮了一嗓子,大步流星地便冲下了关城,率手下三千将士有若奔雷般地便向乌恒骑军冲杀了过去。

    在大量的财货面前,乌恒骑军尽管兵力较少,可仗着都是骑兵,自是不肯稍有退让,一见得关中守军冲杀而来,毫不示弱地便迎上了前去,一场短兵相接的血战就此开始了,双方杀得个难解难分,却是无人注意到郑家商队那三百余众已趁机冲进了关城之中。

    “动手!”

    瓶形寨中的主力都已随鲁阿契出击了,也就只有寥寥数十名士兵分散在关门以及城头上,尽管瞧见了郑家商队人等的奔逃而来,也自不曾放在心上,并未有丝毫的戒备之心,却不曾想郑家商队人等方才刚冲进了关城,便听一声大吼响起中,众商队人等突然纷纷抽出了腰刀,毫不客气地便将把门的士兵全都砍翻在地。

    郑家商队人等的发难实在是太过突然了些,加之商队人等皆是军情局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之士,措不及防的南匈奴士兵根本无力抵抗,很快便被郑家商队人等杀了个精光,随着关门的紧闭,瓶形寨已然落入了郑家商队的掌控之中,而此时,正跟乌恒骑军杀得个难解难分的南匈奴将士们居然不曾发现关城已然易手。

    “呜,呜呜,呜呜……”

    乌恒骑军的战斗力并不甚强,尽管都是骑兵,可战不多久,便已被鲁阿契所部杀得个阵脚大乱,眼瞅着已力不能支之际,却听一阵凄厉的号角声暴然而响间,东面谷道中烟尘滚滚大起,一面铁血大旗下,赵云赫然已率数千骑军狂飙而来。

    “撤,快撤!”

    尽管尚未瞧见来敌之真面目,可只一看那烟尘的规模,鲁阿契便知来敌断不是己方所能抵挡得了的,又哪敢再战,呼啸了一声,率部便往关城处狂逃了去。

    “快开城门!”

    “开门,快开门!”

    ……

    南匈奴军这么一逃,先前被杀得狼狈不堪的乌恒骑军立马便来了精神,在后衔尾狂追不止,直杀得南匈奴军死伤惨重不已,可怜南匈奴溃兵们好不容易逃回到了关城之下,却见城门居然已然关上了,顿时便全都急红了眼,狂呼乱嚷声当即便响成了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