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八面埋伏(二)
    并州军的战斗力本来就不及幽州军,夜袭不成反遭埋伏之下,军心士气顷刻间便已荡然无存,自然更不可能会是幽州军的对手,三路夜袭部队根本就不曾组织起甚有效的抵抗,瞬息间便被幽州军杀得个落花流水,无论是邓升还是张续、牛遥,到了这般田地,都只剩下策马狂逃的份儿了,至于手下将士的死活么,他们都已是顾不得那么许多了的。

    “报,禀使君大人,不好了,贼军有备,我军三路兵马皆中敌埋伏!”

    为了能毕其功于一役,郭援此番可是下了血本的,不单一口气派出了三支夜袭部队,更是早早便将全军都集结在了营前的空地上,就等着前方发回得手之消息,便要挥军发起总攻,以求能一战尽歼幽州军主力于此地,只可惜他等来的不是己方得手之喜讯,等到的却是己方三路夜袭部队皆惨遭埋伏之噩耗。

    “该死!全军听令:点起火把,杀上去!”

    郭援本就是个暴脾气,这一听己方三路夜袭部队皆中了埋伏,登时便怒了,根本不曾细想个中之蹊跷,大吼了一声,这就要率部上去与幽州军搏命了。

    “东翁且慢,贼军有备,必定还有埋伏,此际断不可与战!”

    祝奥就策马立在郭援的身旁,这一听得郭援如此下令,登时便慌了神,哪敢有丝毫的耽搁,紧着便从旁打岔了一嗓子。

    “嗯?尔安敢慢我军心?”

    郭援正值火头上,哪管祝奥此言是否出自好心,手一抖,锋利的斩马刀便已架在了祝奥的脖子上。

    “东翁息怒,东翁息怒,您要去救前军亦可,然我军大寨也自不能不守,还请东翁留一半兵马在此,也好稳住我军之根基。”

    被雪亮的刀锋这么一逼,饶是祝奥胆子不小,也自不免被惊得个面色惨白不已,然则纵使如此,他到底还是不敢放任郭援盲目出击,也就只能是苦口婆心地恳求了一番。

    “哼,给尔一万兵马稳守大营,其余各部随某来,击贼,击贼,击贼!”

    尽管正在火头上,可听得祝奥所言有理,郭援倒也不曾再固执己见,丢下句交待之后,便即跃马横刀地冲了起来,数万大军有若奔雷般直向幽州大营方向狂冲而去。

    “快,弓箭手全都上营前栅栏防御,其余各部打起火把,每人两支,拉开距离!”

    见得郭援不管不顾地便挥军冲了出去,祝奥心底里的不祥之预感顿时便大起了,但却并未放弃最后的希望,扯着嗓子便连下了数道命令,旋即便听口令声此起彼伏地暴响不已间,三千弓箭手飞快地缩回到了大营之中,依栅栏列阵戒备,至于其余七千将士则是拉开了稀疏的阵型,每人两支火把,一边呐喊着,一边可着劲地摇动着,极尽虚张声势之能。

    “嗯?”

    随着郭援所部的出击,原本正自追杀溃兵的幽州军三支部队立马便被拦截了下来,两军摸黑便是一通自乱战,一时间也自难以分出个高下,而此时,公孙明已然登上了中营处的一座瞭望塔,抬眼向并州军大营方向望了过去,入目便见并州军大营前无数火把乱晃,眉头不由地便是一扬。

    “主公,贼军营前留兵不少啊,看来要全歼贼军于此怕是不易了。”

    不止是公孙明瞧见了并州军大营前的动静,庞统同样也察觉到了不对。

    “嗯……,箭已在弦上,岂能不发,且看子奂所部打得如何再行定夺也罢。”

    并州军留营部队越多,于幽州军来说,要想一举破敌的难度自然便越大,对此,公孙明也自不免有些担心,奈何眼下战局已开,要想临时更易部署实非易事,与其忙中出错,还不如按部就班来得强,纵使不能一举灭敌,也足可重创并州军一回了的,一念及此,公孙明也就没再打算对原有之战术安排作出更易。

    “主公英明。”

    这一见公孙明主意已定,庞统也就没再多言啰唣,目光很快便转向了并州军的后营方向。

    “突进去,给我烧!”

    两刻钟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两军大营间的激战依旧在持续着,兵马相对较少的幽州军尽管是乘胜而来,士气正旺,却依旧难敌并州军主力的狂猛进击,渐渐已呈不支之状,可就在此时,一彪步骑突然从暗夜中奔腾而出,有若利箭般杀向了并州军的后营,为首一员大将赫然正是高览!

    “敌袭、敌袭……”

    高览所部兵马足有一万之数,个中骑军虽只有三千,可这一冲将起来的声势却无疑浩大得很,把守后营的并州军岗哨们立马便被惊动了,刹那间,告急的呼喝声、号角声便即暴响成了一片,可惜啥卵用皆无,没旁的,主力都已被郭援带走了,剩下的兵马又基本上都在前营处虚张声势着,后营里也就只有三千余辎重营的老弱病残,根本没啥战斗力可言,纵使发现了幽州军的大举杀来,也无力组织起有效的抵抗,很快,随着栅栏被幽州军先遣队砍倒,大批的幽州步骑便已若潮水般冲进了并州军大营之中。

    “不好,全军都有了,跟我来,撤往南深泽城,快撤!”

    前营处,祝奥本正满脸忧愁地观察着前方的战事,冷不丁听得己方后营一片大乱,心顿时便沉到了谷底,自知难有作为的情况下,他根本就不打算率部去救后营,第一时间便下了撤兵之令,试图抢先赶到南深泽城,以保障己方主力不致于被幽州军全歼于此。

    “使君大人,不好了,我军大营着火了!”

    战场上,依仗着兵力上的绝对优势,并州军已然占据了上风,郭援正自意气风发地冲杀个不休,冷不丁却听其身后一名亲卫狂乱地嚷了一嗓子。

    “什么?该死,快,吹号,命令各部即刻向南转进,撤,快撤!”

    郭援循声回头一看,立马便发现己方后营处已然火势冲天,此际就算回军去救,也已然来不及了,心不由地便是一慌,哪敢再战,怒骂了一声之后,策马便往南面狂逃了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