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八面埋伏(一)
    寅时将至,残月早已隐没不见,星月无光之下,大地一派的漆黑,唯有相隔三里半的两军大营中还有着些火把在风中明灭不定地燃着,万籁寂静间,三股黑衣蒙面人突然有若鬼魅般从暗夜里闪了出来,几无声息地便来到了幽州军大营的栅栏前,鬼鬼祟祟地转悠了一阵之后,便见三股黑衣蒙面人中各有一人匆匆向南面隐了去,而此际,幽州军大营中兀自一派的死寂,无论是往来巡视的巡哨们还是站岗的哨兵们,都不曾发现这三支来意明显不善的黑衣蒙面人之行踪。

    “突击,杀进敌营!”

    “冲起来,杀啊!”

    “全军突击!”

    ……

    三名黑衣蒙面人隐没于暗夜后不多久,就听呐喊声暴响而起间,三支人衔枚马裹蹄的大军突然发起了冲锋,中路邓升、左翼张续、右翼牛遥各统两千骑兵、五千步军,有若巨浪卷地便向幽州军大营冲杀了过去。

    “敌袭、敌袭……”

    三路并州军这么一冲将起来,声势自是浩大已极,幽州军大营中的岗哨们立马便全都被惊动了,刹那间,告急的呼喝声、号角声便即骤然响成了一片,不仅如此,偌大的营地中,也自响起了纷乱的呼喝声。

    “杀进去,放火,给我烧!”

    三路并州军中,邓升所部冲得最快,风驰电掣般便到了幽州军中营前,事先便已潜伏到位的众黑衣蒙面人赫然已用大斧劈开了营前栅栏,夜袭大军几无阻碍地便闯进了幽州军大营之中,随着邓升一声令下,幽州军中营的前半部分立马便燃起了冲天大火,不旋踵,幽州军大营的左右两营也都先后有火光冲天而起……

    “将军快看,起火了!”

    南深泽城一带地势平坦已极,哪怕隔着几近二十里之遥,可幽州军大营的火势方才一起,一名策马立于吕翔身旁的亲卫立马便察觉到了不对,紧着便低呼了一声。

    “好,全军都有了,跟我来,突击!”

    吕翔率三千精锐铁骑在南深泽城东南里许开外早已待命多时了,等着的便是这么个信号,而今见得北面天空通红一片,哪还能按捺得住,一声大吼之下,率部便向不到四百步处的并州军渡口营地狂冲了过去。

    “敌袭、敌袭……”

    三千铁骑这么一冲将起来,声势自是浩大已极,渡口营地中的并州军岗哨们立马便被惊动了,狂呼乱吼声、号角声当即便暴响成了一片,不算大的营地里顿时便是一阵大乱,可惜已然来不及了——吕翔早就派人潜伏到了营前栅栏处,马蹄声方响,二十余名手持利斧的幽州军士兵立马便是一通子狂砍,很快便将不算太厚实的营前栅栏砍出了道宽达十余丈的豁口,三千铁骑毫无阻碍地便冲进了并州军的渡口营地中。

    这根本不是一场战斗,而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屠戮,哪怕营中的并州军有着五千之众,可在这等暗夜遇袭之际,却又哪有甚抵抗之力,被幽州铁骑只一冲,便彻底陷入了崩溃状态之中,无数的乱兵有若无头苍蝇般在营中四下乱蹿个不休,哀鸿遍野,可惜杀得兴起的幽州军将士浑然没半点的恻隐之心,刀劈枪刺,直杀得并州军将士死伤惨重不已。

    “报,禀将军,不好了,不好了,城外大营正遭敌夜袭,形势恐危……”

    南深泽城的城守府中,守将赵彪正自酣睡如雷间,却见一名轮值军侯跌跌撞撞地闯进了卧房之中,气急败坏地便狂嚷了一嗓子。

    “什么?快,来人,披甲,着令全军集结,上城防御!”

    这一听渡口大营遭敌夜袭,赵彪顿时便乱了分寸,忙不迭地翻身而起,面色煞白不已地便狂吼了起来,旋即便听号角声连天震响中,整个南深泽城已是一派的兵荒马乱。

    城南一处空宅院中,幽州军大将张毅早已率五百将士严阵以待多时了——幽州军之所以能天降神兵般地出现在此处,并非是从城门进来的,而是走地道潜入了城中——地道并非是幽州军所挖,而是宅院的主人南深泽刘家祖辈所构建,一头在城中的宅院后花园中,另一头的出口则在刘家城外的别院中,专为避难之用,去岁幽州军占据南深泽城之际,刘家便已暗中归附了公孙明,此番为避战乱,刘氏一族举家逃去了幽州,为求立功,故将地道的存在合盘托出,张毅所部方才能悄无声息地进了城。

    “快,冲出去,沿长街一路向北!”

    几乎就在赵彪下令集结兵马的同时,张毅也在下达着出击之令,不旋踵,便见两扇紧闭着的府门洞开间,幽州军敢死队已然冲上了大街,一路向城守府方向狂奔而去。

    “混蛋,尔等……”

    因着忧心城防之故,赵彪匆匆披挂整齐之后,片刻都不敢迁延,领着亲卫队便冲出了城守府,正自准备沿长街向南城赶去,却不曾想这才刚走没几步,入眼便见一条火龙正自从南城急冲而来,赵彪压根儿就没想到这支部队会是敌军,误以为是己方不知那一营的兵跑错了方向,心火自不免便大起了,但见其一抖马缰绳,策马便冲上了前去,张口便欲斥骂上一通。

    “杀!”

    赵彪是睡眼朦胧地懵懂着,可张毅却是瞧得个分明无比,尽管不知来者究竟是谁,可一见此獠甲胄鲜亮,又是策马而行,明显就是并州军中大将,又岂肯放过这等唾手可得之大攻,这都还没等赵彪将话说完了,张毅便已大吼了一声,操刀便虎扑了过去,手起刀落,一刀便劈在了赵彪的腰腹之间。

    “啊……”

    张毅的刀实在是太快了些,赵彪毫无防备之下,根本就来不及作出反应,待得惊觉不对之际,为时已晚,锋利的刀锋瞬息间便将其从腰部斩断,可怜赵彪的下半截身子还稳在马背上,上半身却已轰然砸在了地上,偏偏一时又死不了,直疼得满地乱打滚,凄厉的哀嚎声响得个惨绝人寰。

    “上,杀光贼子,一个不留!”

    一刀已然见功,然则张毅并未就此收手,但听其一声咆哮之下,率部便向那些傻愣住的并州军将士冲杀了过去,可怜赵彪的亲卫队也就三十余人而已,哪堪如狼似虎的幽州军将士们的疯狂劈杀,瞬息间便被汹涌而来的幽州军将士彻底淹没了去……

    “放箭!”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不说南深泽城一带的战事正自如火如荼间,却说邓升一路狂飙突进地杀入了幽州军的中营,四下纵火狂烧,看似进展极其顺遂,可很快,邓升便发现苗头有些不对了——那些燃起了大火的众多帐篷里居然没见有溃兵逃出,心头不由地便是一沉,张口便欲下令赶紧撤退,只可惜已经来不及了,但听一声有若雷震般的咆哮声突然响起间,无数的箭雨已是铺天盖地般地向并州军将士覆盖了过去。

    “中计了,撤,快撤!”

    箭雨是如此之密集,可怜众并州军将士根本不曾有所防范,一下子就被射倒了一大片,就见邓升本人也挨了两箭,好在其身着重铠,伤势倒也不算太重,只是心却已是沉到了谷底,哪敢再在这等险地多逗留,忙不迭地一拧马首,高呼着便要往营外逃了去。

    “休走了贼子,杀啊!”

    邓升的反应倒是很快,可惜根本没啥卵用,这都还没等众并州军将士从骤然遇袭的惊悸中醒过神来,就听如雷般的咆哮声响起中,张武已率大批幽州军将士从后营中汹涌而出,毫不客气地便是一通子狂杀,可怜众并州军将士惊魂未定之下,哪有甚还手之力,当即便被杀得个鬼哭狼嚎不已,不止是邓升所部如此,袭击左右两营的并州军也同样遭遇了幽州军的埋伏,死伤无算之余,三路并州军夜袭部队全都陷入了崩溃状态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