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虚虚实实(一)
    “……”

    袁绍本以为自己都已将和谈的条件开得如此之宽松了,达成不难的情况下,众谋士们应是会踊跃自荐才对,却不曾想回答他的居然是一派的死寂,榻旁站着的逢纪、郭图等人全都在装着木头人,个个低眉顺目,就是不跟袁绍对上一下眼神,显然都不以为此番和议有达成之可能。

    “嗯?”

    静静地等了片刻之后,见始终没人肯站将出来,袁绍的脸色渐渐便阴沉了下来,虽不曾大发雷霆,可一声冷哼里却已满满皆是寒意了的。

    “父亲,孩儿愿去南深泽走上一趟。”

    袁尚到底年轻气盛,加之自忖与公孙明交情极厚,此际见得众人皆不肯出头,心火顿时便起了,但见其一扬眉,便已昂然从旁站了出来,朗声自荐了一句道。

    “不可,万万不可!”

    袁尚话音刚落,也没等袁绍有所表示,就见逢纪已是满脸惶急之色地从旁抢了出来,连道着不可。

    “元图此言何意啊?”

    尽管不曾公然明示过,可袁绍心中早已将袁尚当继承人看待了的,又岂肯让袁尚去公孙明处冒险,只不过这等言语,他却是断不能直接说出口来的,毫无疑问,逢纪的出言打岔,恰恰正中其之下怀,当然了,为了袁家的体面,该表演时,袁绍也自不得不好生演上一回。

    “主公明鉴,公孙明其人素性狡诈,乃世之枭雄也,此番来势汹汹,其意不善啊,恐不会念及与主公的翁婿之情谊,三公子若是去了其营中,却恐被其扣为人质,一旦如此,我军投鼠忌器之下,战况必艰,故不可为也,还请主公三思则个。”

    袁绍病重,来日显然已是无多,逢纪如今效忠的目标早已转到了袁尚身上,自是不能坐视袁尚去胡乱冒险的。

    “元图此言差矣,去岁官渡一战后,错非那公孙明出兵帮衬,青州便已不保,一旦曹贼所部过了黄河,邺城恐都将危矣,今之交恶应是别有误会,若能解释清楚,应可彼此和睦如初焉。”

    郭图可是恨不得即刻将袁尚往死里坑了去的,又哪管真实情况究竟如何,只管跳出来跟逢纪唱上一把反调。

    “公则所言甚是,大半个月来,公孙明屡次移文我邺城,提请主公稍稍管束郭援所部,给那刘数留一线之生机,某等也都以为万不可强渡滹沱河,以免激怒公孙明,却不料郭援竟是置若罔闻,一意孤行,以致于公孙明为自保故,也自不得不悍然挥军南下,这才有了目下之危,故,某以为当得设法消解其之怒火,方可保得我大军之万全,若不然,后果实不堪设想啊。”

    辛评同样也是巴不得袁尚去公孙明处送死的,睁着眼睛说瞎话也就属再正常不过之事了的,也亏得其能说会道,谎话都说得个条理清晰,就宛若是真心在为袁家大业着想一般。

    “嗯……”

    袁绍对公孙明的战略意图也自有些拿捏不定,可有一条他却是清楚的,那便是郭援断然不会是公孙明的对手,若不赶紧设法求和,郭援所部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便会落得个全军覆没之下场,而一旦并州军有失,袁家的大业也就垮掉了一多半,真到那时,公孙明就算原本无意,也会起了南下邺城之心思,一念及此,袁绍求和之心顿坚,只是对该退让多少却还是有些拿捏不定,自不免便有些个头疼了起来。

    “主公,某愿往南深泽一行,还请主公恩准。”

    袁绍这么一沉吟之下,逢纪可就不免有些急了,偏生审配不在,他独自一人要面对郭、辛二人,难免势弱,唯恐袁绍真被二人给蛊惑了去,不得已,也就只能是硬着头皮自荐了一句道。

    “好,元图愿去,老夫无忧也,但消能令公孙明退兵,诸般事宜皆好商量,事不宜迟,元图且自即刻赶去南深泽好了。”

    袁绍对逢纪还是很信任的,尽管心中尚未考虑清楚应退让多少,可不管怎么说,首先要稳住公孙明才成,一念及此,袁绍也自不曾再有所犹豫,紧着便应允了逢纪的请求。

    “诺!”

    袁绍的决断既下,纵使心中忐忑得很,可逢纪也自不敢有所流露,紧着应诺之余,匆匆便退出了主房,自去准备相关事宜不提……

    “诸公,刚接到冀州急报,公孙小儿突然率十万大军南下,先袭取了井陉关,又于南深泽重创了郭援所部,如今两军已形成对峙之格局,袁本初恐无能为矣,老夫有意先取青州,再徐图渡河北上,诸公以为可行否?”

    相较于时下的割据群雄来说,曹操的情报体系无疑最为完善,他得知常山郡有变的消息也就只比袁绍迟了半日而已,这一听说公孙明已然挥军南下,曹操可就稳不住神了,紧着便将众谋士们都请到了丞相府的书房中,见礼一毕,也自无甚寒暄之言,紧着便将议事的主题道了出来。

    “明公,窃以为此事急不得,那公孙小儿非不欲吞并袁家,所顾忌者无外乎是丞相您,此獠深谋远虑,实非等闲可比,今,若是朝廷发兵青州,公孙小儿定不会坐视,纵使不亲提大军赴援,也必会与袁家媾和,如此,郭援所部势必会得空南下,如此,我朝廷大军恐难速胜,一旦形成僵持,国力消耗必巨,最终只会平白便宜了坐山观虎斗的公孙小儿,此万不可不防啊。”

    这一听曹操有意兴兵青州,荀攸可就稳不住神了,赶忙从旁进谏了一番。

    “嗯……”

    曹操对幽州军的战斗力以及公孙明的用兵之奇诡也自忌惮得很,此际听得荀攸这般说法,心下里也自不免有些忐忑,问题是他又不愿错过了眼下这等趁火打劫之良机,左右为难之下,一时间也自不知该如何决断才是了的。

    “明公何须急于一时,且先看南深泽一战之结果如何再定也不为迟么,依某看来,此一战应不会拖得过久,数日内必见分晓。”

    见得曹操愁眉不展,郭嘉登时便笑了起来,一派风轻云淡状地便给出了个判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