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堂堂之阵(四)
    “骑军都有了,跟我来,突击,突击!”

    “骑军出击,杀啊!”

    “幽州铁骑,天下无敌,杀啊!”

    ……

    在平原之地上,能对付骑军的也唯有骑军了,趁着并州三支骑军阵型被己方弓箭手的覆盖攻击打乱了节奏的空档,高览、吕旷、吕翔几乎同时下达了攻击之令,刹那间,幽州军的三支骑军也都发足狂冲了起来。

    “轰……”

    并州骑军本来就不如幽州铁骑精锐,彼此间无论是在单兵素质还是战术配合能力上,都有着不小的差距,更遑论三支幽州骑军的兵力远在对手之上,又是趁敌乱而攻之,两下里这么一对撞下来,在轰然巨响声中,并州铁骑瞬间便被冲得散了架,后续跟着冲上来的步军更是不堪一击,战事方才刚开打,并州军的败像便已是毕露无遗了的。

    “鸣金,撤,快撤!”

    郭援原本以为己方大军兵力虽略少,可训练有素之下,未见得便会输给幽州军,却万万没想到这才刚开战呢,己方便已处在了绝对的下风,眼瞅着形势不对,郭援哪敢再将中军投进大乱一片的前线,紧着一拧马首,慌乱不堪地便率中军两万五千兵马急速向大营方向狂撤了去,他这么一逃之下,原本就已力不能支的三路出击部队顿时便陷入了崩溃状态之中,大批的将士丢盔卸甲地掉头便逃。

    “弓箭手掩护,放箭,快放箭!”

    并州军这等兵败如山倒的样子一出,幽州军自是不肯善罢甘休,衔尾便是好一通子的狂砍乱杀,可怜那些腿脚稍慢的并州步骑无不被砍翻在地,一路逃一路死,战损之巨着实惊人得很,好在郭援早前安排了一万步卒在前营栅栏处戒备,随着留守的祝奥一声令下,大量的箭矢从营中腾空而起,以覆盖射击的方式,将己方掉队的部队连同幽州军前锋一道罩进了其中,惨嚎声四起间,并州军拖后部队固然死伤惨重不已,而追击在前的幽州骑军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不得不缓下了追击的脚步。

    “快,关上营门,布上鹿角,各部弓箭手皆上营前栅栏御敌!”

    尽管已逃回了大营,可郭援依旧不敢掉以轻心了去,也自不顾后方还有数千掉了队的己方士兵尚不曾逃进大营,惶急无比地便狂吼了起来。

    “鸣金!”

    敌已有备的情况下,以步骑强攻敌大营完全就是个赔本的买卖,这等蠢事,以公孙明之智商,自然是不会去干的,只听其一声令下之后,中军处的数面金锣立马便暴响了起来,正自杀得性起的三路幽州军将士们自都不敢违令,很快便全都退回到了出发阵地处。

    “全军止步,传令下去,着赵猛即刻率投石机部队前置,用燃烧弹轰击敌营前栅栏!”

    尽管已是大胜了一场,然则公孙明却并不甘心就这么收兵回营,匆匆整顿好兵马之后,便即率部向前挺进,直逼近到离并州军大营只有两百五十余步的距离上,方才抬手止住了手下兵马。

    “快,去取生牛皮来,蒙住栅栏!”

    祝奥先前虽是一直留守大营,可却是在高大的瞭望塔上亲眼目睹了幽州军的燃烧弹之威,这会儿一见幽州军又将投石机部队派到了前方,自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紧着便咆哮了一嗓子。

    “各投石机位准备了,上燃烧弹,给轰开敌营前栅栏!”

    尽管已然瞧见了并州军在营前栅栏上加蒙生牛皮的行动,然则赵猛却并未放在心上,待得投石机阵地就绪之后,紧着便断喝了一声。

    “嘭、嘭、嘭……”

    随着赵猛一声令下,幽州军的两百余架投石机再度轰鸣了起来,尽管命中率不高,可依旧有六十余枚燃烧罐重重地砸在了并州军加蒙的生牛皮上,另有四十余枚则是呼啸着落进了大营之中,余下百余枚则砸在了营前的空地上。

    “鸣金!”

    两百余枚的燃烧罐这么乱纷纷地一落地,自然是又炸起了一团团的火光,数息之间,并州大营的营前栅栏内外当即便烧成了一片片的火海,可惜的是效果显然不甚佳——落入大营中的那些燃烧弹倒是取得了一些杀伤,可拢共也就只有十数名倒霉的并州士兵被烧死烧伤而已,至于那些砸在生牛皮上的燃烧罐么,固然是在生牛皮上好生燃烧了一阵,将那些生牛皮烧得个焦黑处处,可也就仅此而已了,并未给并州军造成多大的损失,一见火攻难以奏效,公孙明虽不甘,却也只能就此收兵了,没旁的,概因限于产能,幽州军拢共也没带来多少的燃烧弹,显然不能就这么轻易浪费了个精光。

    “呼……,来人,给大将军去信,就说我军突遭公孙小儿暗算,损兵折将不少,请大将军尽快派军来援。”

    见得幽州军缓缓退了回去,郭援紧绷着的心弦这才算是松了下来,可依旧不敢大意了去,紧着便呼喝了一嗓子,竟是不顾脸面地要找袁绍讨要救兵了的……

    “报,禀主公,我部与幽州军战不利,郭使君特派末将前来向主公求援,现有告急信一封在此,请主公过目。”

    邺城大将军府的内院主房中,刚接到井陉关已失的袁绍强撑着病体,斜躺在榻上,正自与逢纪等人商议着对策,冷不丁却见一名校尉匆匆从外而入,几个大步便抢到了榻前,冲着袁绍便是一个单膝点地,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什么?快,快递上来!”

    尽管早就知晓郭援所部不会是幽州军的对手,可真听得郭援所部战败之消息,袁绍还是忍不住惊呼了一声,霍然便坐直了身子。

    “唉!彦武(郭援的字)何其鲁莽哉,其军危矣,诸公谁敢去幽州军中走上一趟,但消能让公孙明退兵,甚条件都可商榷了去。”

    只略略一翻战报,袁绍立马便知郭援并未说实话,对其所部的下场自是更不看好了几分,自不免便惶急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