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堂堂之阵(二)
    “某乃匈奴千夫长阿布提花是也,来将可敢通名?”

    南匈奴虽已归附大汉多年了,可本质上依旧是各个小部落组成的游牧民族,民风彪悍无比,各部落间争夺水草牧场之际,可是没少大打出手,个人勇武向来很有市场,阿布提花显然就是中毒极深者,这不,彼此都要死战了,此獠居然还有心玩甚来将通名报姓的把戏,实在是很有些个令人哭笑不得。

    “蠢货,死罢!”

    高览出阵是要杀人的,哪有甚心情跟一无名蛮夷玩那么些玄虚,纵马冲上前去,毫不客气地便给了阿布提花一枪。

    “哇呀呀……”

    这一见高览如此轻视自己,阿布提花登时便怒了,怪叫了一声,抡起大斧猛力便是一个斜劈,自忖力大之下,竟是不避不让地迎上了高览的枪势。

    “唰、唰、唰……”

    高览有心要在两军阵前立威,又岂肯跟阿布提花这等蛮夷一招一式地缠斗个不休,见得阿布提花抡斧劈来,双臂陡然便是一振,枪刺到半途,只见枪尖一缠之下,瞬息间便幻化出了七道枪影,于电光火石间连袭阿布提花的周身要害,这一招正是高览的拿手绝活——七杀枪!

    “铛、铛……,噗嗤、噗嗤!”

    阿布提花勉强也算是身经百战之人,在草原上自是没少与其它部落勇士争锋,胜率还是颇高的,于草原上也自小有名气,只不过他所遇到的都是跟他一类的蛮勇之辈,交手之际也都是大开大阖的硬碰,力大者为王,还真就不曾遇到过高览这等神妙的枪法,这会儿一见势头不对,哪敢还顾得上伤敌,赶忙将斧柄一横,拼尽全力地连接了高览五枪,可第六、第七枪却是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之外,结果么,自然不甚美妙,只听两声闷响过后,阿布提花的右肩以及左大腿处各中了一枪,尽管有着重甲的掩护,可还是不免被锋利的枪尖开出了两个血窟窿。

    “啊……”

    剧痛袭来之下,阿布提花顿时便慌了神,一丢手中的宣花大斧,拼命地一点马腹,便要往斜刺里狂逃了开去。

    “噗嗤!”

    饶是阿布提花的反应都已是快到了极点,奈何他的反应早在高览的预料之中,这都还没等阿布提花座下战马起速呢,就见高览的双臂猛然一收在一送,锋利的枪尖便已刺穿了阿布提花的咽喉,可怜阿布提花的惨嚎声顿时便就此打住了,其魁梧的身子不甘地在马背上晃荡了几下之后,终于一头栽落了马下,手足只胡乱地搐动了几下,便已就此没了声息。

    “混蛋,上,给本将杀了他,杀了他!”

    郭援本意是要用斗将来提振士气的,却万万没想到自告奋勇的阿布提花如此不经打,居然一个照面便被高览挑落马下,当即便被气得个眼冒金星,暴怒之下,竟是不管不顾地狂吼了起来。

    “高贼休走,看某杀你!”

    “高览老儿,受死!”

    ……

    高览成名极早,一向被认为是仅次于颜良文丑的冀州军名将,并州诸将大多原本都是从冀州军调去之辈,自是都清楚高览之勇非比寻常,然则不服其的也自大有人在,这不,郭援的咆哮声未停,军中便有两骑同时冲出了本阵,个中一人是左翼主将夏昭,另一人则是郭援的亲卫偏将左恒。

    “高将军勿慌,吕某来也!”

    见得高览在两军阵前扬威,吕旷的手可就不免有些发痒了,待得见对面两将杀出,他也自顾不得请示上一下,咆哮着便向场心处冲了过去。

    “杀!”

    这一见吕旷高速冲来,夏、左二将自是都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彼此对视了一眼之后,立马左右分开,个中夏昭直接向着高览冲将过去,抡刀便是一记狠劈,而左恒则是迎上了吕旷,枪势如虹般地与吕旷厮杀成了一团。

    “蟊贼敢尔!”

    高览就是一大杀胚,先前虽已挑杀了阿布提花,可战意却没见半点消退,此际一见夏昭鼓勇而来,不单不惧,反倒是乐开了怀,只见其高速纵马便冲向了夏昭,厉声断喝间,手中的精钢长枪也自狂猛无俦地挥击了出去。

    无论是夏昭还是左恒,敢于出阵与高览对战,自然不是等闲之辈,论及武艺,远比已战败身亡的阿布提花要高出了老大的一截,勉强也能算得上是勇悍之将,只不过二人的勇仅仅只是相对于并州军本身而论的,距离绝世武将这么个级别,其实都还有着段不小的距离,一开始还可以靠着血勇之气跟高览、吕旷二将周旋上十数个回合,可也就仅此而已了,很快便皆被高、吕二将压得只剩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鸣金,快鸣金!”

    郭援虽是不甘军心士气被夺,可这一见夏、左二将皆已落在了绝对的下风上,也自不免急红了眼,唯恐再折损两员大将,也就顾不得去忌讳己方士气是否会遭重挫了,紧着便下达了鸣金之令。

    “嗖!”

    左恒本就不是吕旷的对手,越打越是心惊胆战,此际一听己方阵中响起了鸣金之色,又哪敢再战将下去,趁着又一回对冲而过之机会,一拨马首,便要向本阵逃了回去,却不料吕旷早有防患,但见其飞快地将长枪往得胜钩上一搁,飞快地顺出了腰间箭壶里的大铁弓,瞄着左恒的背心便是一箭射了过去。

    “啊……”

    吕旷的箭术极其之了得,当初可是差点将公孙明都射杀当场的,此际全力一箭射出,可怜左恒光顾着逃命,根本不曾有所提防,待得惊觉不对时,再想要躲已然是迟了,竟是被一箭射穿了后心,一声惨嚎之下,人已是无力再稳住身形了,竟是一头便栽下了马去,翻滚了几圈之后,一口气接不上来,竟是口鼻喷血地死在了当场。

    “老子跟你拼了!”

    夏昭也想逃,然则都还没等他寻到空子呢,就见左恒已是惨死当场,心不由地便慌了,也自不敢就这么将背心暴露在高览的面前,只能是牙关紧咬地跟高览再度狠斗成了一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