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先礼后兵(三)
    刘数所部都是被并州军打怕了的残军,旁的本事没有,逃命的功夫却绝对属第一流,加之又有先逃的优势,可着劲地撒腿狂奔出了十数里之地,竟不曾被并州军拉近过距离,当然了,要想甩开并州军的尾追也自没丝毫的可能性,此无他,从南深泽城到蠡吾城一带都是平原之地,就连座小土坡都没有,地势平坦如纸一般,在这等情形下,饶是刘数所部都已是拿出了吃奶的力气在飞奔了,却依旧无法令红了眼的并州军放弃衔尾狂追。

    为了保命,刘数所部固然是头也不回地狂逃着,而为了报仇,并州军同样是奋力狂追个不休,两支大军就这么接连狂奔了三十余里,到了此时,刘数所部在训练上的不足可就不免暴露了出来——常山郡原有的精兵不是死在了官渡一战中,便是被成均葬送在了方城外,如今刘数所部的常山军都是新招之兵,大多都是刚放下锄头没多久的农夫,要说力气倒是有的,可耐力上却明显有着不够看,一开始靠着股疯狂劲,还能逃得飞快,可如此长的距离下来,绝大部分的将士都已到了力竭之时,而反观并州军,尽管也不曾打过几回血战,可在训练上,却是一直秉承了冀州军的严格,无论是体力还是耐力,显然较之刘数所部要强了老大的一截,随着刘数所部溃逃速度渐缓,并州军赫然已追到了离刘数所部不足一百五十步的距离上。

    “呜,呜呜,呜呜……”

    耳听着身后马蹄声急,刘数所部将士都已是绝望到了极点,大部分将士的脑海里其实都已在转着是否要赶紧跪地求饶了的,可就在此时,一阵凄厉的号角声突然在大道两侧不远处的林子中暴响了起来,旋即便见大批幽州军步骑从林子中狂冲而出,左侧赵云、右侧黑耶明,各率两千骑兵、三千步兵,有若两支铁钳般狠狠地夹向了并州军的中段。

    “该死,不要乱,稳住了,贼子不多,跟我来,杀上去!”

    见得两路伏兵突然杀出,正自狂奔中的并州军顿时便乱作了一团,倒是张琰还有些胆略,并未慌了手脚,大吼了一声,率亲卫队便往左侧狂冲了过去,试图靠着个人之勇武来稳住军心。

    “杀!”

    这一见张琰居然率部向自己冲杀而来,赵云的眼神瞬间便是一凛,哪会跟其讲甚客气,纵马冲上了前去,一声断喝之下,手中的亮银枪已若奔雷般便刺向了张琰的胸膛。

    “呀……”

    张琰在并州军中一向有着骁勇善战之名声,论武艺,也就只比郭援稍差了一筹而已,素来心高气傲得很,自以为了不得,此际见得赵云枪到,竟是不打算避让,但听其一声怪叫之下,双臂一振,同样拼尽全力地挥出了一枪。

    “铛!”

    张琰虽狂妄,可手底下还是有那么点真本事的,攻出的那一枪无论力量还是速度,皆颇有可取之处,若是换了个寻常的对手,还真有可能被其的威猛所震慑住,可惜他遇到的人是赵云,这就注定了他可悲的下场——双枪方才刚一对撞在了一起,张琰便觉得双手的虎口陡然便是一疼,这都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呢,紧握着的长枪便已被震得飞上了半空。

    “着!”

    一枪格飞了张琰的长枪之后,赵云并未就此收枪,而是双腕猛然一翻,原本因对撞的反震之力而被稍稍抬起的长枪陡然便是一个下沉,枪势刁钻无比地便撩向了张琰的小腹。

    “啊……”

    面对着高速袭来的枪尖,张琰总算是醒过了神来,一见情形不妙,心顿时便慌了,赶忙在耍出铁板桥的同时,拼命地用左脚一踢马腹,试图躲开被挑落马下之命运。

    “嘶拉……”

    张琰的反应倒是不慢,也确实躲过了被捅穿小腹之命运,奈何赵云的枪速实在是太快了些,纵使张琰都已是拼尽了全力,可到底还是没能完全避开枪尖的划击,身上的甲胄当场便被划出了一大道的口子,不仅如此,其小腹到胸口处也都被锋利的枪尖划拉出了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立马便从伤口处狂飙了出来,剧痛袭来之下,可怜张琰忍不住便惨嚎了起来。

    “受死!”

    饶是张琰惨嚎得凄厉无比,可惜赵云却并未有丝毫的恻隐之心,枪势方才刚划过张琰的前胸,就听赵云一声大吼之下,双腕一振之下,本已走空的亮银枪只一颤,便已若鞭子般抽击而下了,尽管因着强行变招之故,枪上所附的力道其实并不甚足,可对于因疼痛而重心失衡的张琰来说,无疑是致命的一击,只听“啪嗒”一声闷响过后,张琰魁梧的身子便已稳不住马背了,竟是被抽得翻滚在了地上,当即便被汹涌而来的两军骑兵好一通的乱踩,瞬间便成了一滩的肉泥。

    张琰这么一死,原本紧随其后的那些亲卫骑兵们顿时便全都慌了神,有心想逃,可惜先前冲得太快了些,此际与幽州铁骑间的距离已近,根本没办法再作出避让的动作,只能是硬着头皮往上冲,结果么,自然不会有甚意外,只赵云一人便已杀得众并州骑兵人仰马翻,更别说两千幽州铁骑疯狂冲杀而来,只一个冲锋而已,跟随张琰出击的三千于步骑便已被冲得个七零八落。

    “追上去,不降者,皆杀无赦!”

    追击而来的并州军兵马虽多,奈何主将已死,骤然遇袭之下,兵无战心、将无斗志,哪堪两路幽州伏兵的肆意冲杀,很快便陷入了崩溃状态之中,大批的将士丢盔卸甲地沿着来路向渡口处狂逃不已,一见及此,赵云自是不肯善罢甘休,率部便在后头紧追着不放,不断地以骑军之分进合击,将溃逃中的并州军切割下一大快,与步军配合着将包围圈中的并州将士或杀或擒地吃个干净,如此反复再三下来,待得两军先后冲到渡口附近时,近三万的并州军竟是被蚕食得只剩不足半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